“文藝兵”楊洋首演硬漢 圓了當特種兵的夢

徐紀周執導,楊洋主演的《特戰榮耀》正在熱播中,該劇以年輕面孔呈現青年軍人的成長,生動地展現了部隊新兵熱血磨礪的真實生活。

作爲流量擔當,楊洋無疑是《特戰榮耀》最大的看點畢業解放軍藝術學院的“文藝兵”楊洋的用心演繹和精準把握,也受到觀衆的認可。近日,楊洋接受了北京青年報記者的專訪,分享了他首次參演軍旅劇的感受和角色背後的故事

演軍人有先天優勢

劇中,楊洋飾演燕破嶽作爲一名全能型“刺頭兵”,在經歷數次艱鉅任務的錘打後,最終融入集體,成爲一名優秀的特種兵。爲什麼會選楊洋來演,導演徐紀周曾透露,“這部劇就是根據楊洋的個人特質度身定製的”。提到導演的說法,楊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向記者解釋道,“導演說爲我定製應該是指角色上的一些細節,但是燕破嶽身上的堅持、勇敢、不服輸是我們軍人都有的品質。”

軍藝的培養加上3年文藝兵的經歷,使得楊洋在軍旅題材上具有先天優勢。在“形”上,楊洋與劇中角色完美貼合,五官端正身姿挺拔,不管是訓練服、作戰服,甚至是灰頭土臉的造型都能給觀衆帶來極大的沉浸感,從而讓觀衆相信他所飾演的就是一位歷經錘鍊的特種兵。

在“神”上,楊洋飾演的燕破嶽眼神中充滿堅定和信念感,尤其是對人物不同階段的心理揣摩和把握更加到位,比如在訓練中燕破嶽是對自己要求嚴苛的“卷王”,一心只求上進、只想變得更加強大,而在私下兄弟相處時楊洋又恰到好處地呈現了大男孩應有的狀態

體能是最大挑戰

作爲演藝生涯中第一部軍旅題材的作品,楊洋坦言,“壓力一定是有的,因爲這不止肩負着一個角色的使命,還肩負着中國軍人的形象。”

雖然當過文藝兵,但是楊洋心中一直有個想當特種兵的軍旅情結。在他看來,軍人犧牲小我,保家衛國,是最偉大、最可愛的人,“文藝兵和特種兵之間還是有距離的,我這個文藝兵心裡就是有一個特種兵的夢,我也希望自己能像特種兵那樣勇敢、強大、奉獻。”

爲了更真實地詮釋角色,楊洋改留寸頭,曬黑皮膚努力健身,不僅顛覆了觀衆對他固有的小生印象,更展現了當代軍人無悔奉獻的精神面貌。

特種兵訓練極其辛苦,高強度的訓練也出乎了楊洋的意料,“開拍之前我以爲他的成長和性格細節會是難點,事實上開拍後才發現體能方面纔是最大的挑戰。”雖然楊洋之前也有過站軍姿、握槍等訓練,但是爲了確保戰鬥動作、軍姿儀態上的嚴謹專業,他與其他演員一起提前進入訓練基地,要完成劇中每一個訓練科目,比如搏擊、射擊等項目都是一邊拍攝,一邊練習,並且每天拍完之後還要繼續強化。

9個月的拍攝週期,一直與自己的體能極限作戰,回想起這次“魔鬼訓練”般的拍攝經歷,楊洋收穫頗豐,“一方面體能真的成長了,另一方面也磨練了我的意志,因爲真的拍攝了很長時間,每天都是高強度的訓練,精神和肉體都是極度緊繃的。”

更願意沉下心來做自己

在《特戰榮耀》中,楊洋從偶像演員到硬漢的轉變,給觀衆帶來不小驚喜,不少人認爲這部劇算是他的轉型之作。不過,在楊洋看來,30歲的自己並不會因爲年齡而去刻意轉型,“其實我沒有給自己定義過什麼‘型’,所以不會有轉型之類的想法,至於什麼年齡演什麼角色,應該是我和角色之間的相互選擇、相互成全。”

出道14年,楊洋嘗試過很多不同風格的角色,並不拘泥於單一題材的作品。在他看來,“有感覺的角色、有想法的故事,會讓人更有空間去發揮和演繹”。他還強調,“如果有合適的角色我一定會去挑戰”,但更多的是保持一顆“隨緣”的心態,去遇到自己喜歡的角色。

對於自己的演藝道路,相較於剛入行時的懵懂和不安,現在的楊洋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剛入行的時候什麼都新鮮都想嘗試,但其實未必適合我,現在我的方向會更明確”。隨着年齡和經歷的增長,他看待很多事情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我更願意沉下心來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