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空降兵部隊向合成化體系化轉型

集羣傘降。吳昊天

從臨近機場起降到跨區千里機動,從建制序列編組到作戰模塊編組……相隔10年,在同一片大漠打響的兩場迥然不同的空降作戰演習,讓空降兵某部營長甄守寬感慨萬千。

10年前,甄守寬是一名空降作戰的步兵排長,帶領步兵排傘降衝鋒;10年後,作爲一名空降作戰的合成營長,他指揮6支兵種力量,對目標實施多維打擊。甄守寬的戰場角色之變,映射着空降兵部隊走過的強軍10年。

乘着新時代東風,空降兵實現了力量重塑、換羽高飛。2017年,基於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對空降兵建設運用的戰略考量,空降兵部隊規模結構調整,實現了歷史性重組。按“體系融合、模塊整合”理念對指揮、作戰、保障等各類要素進行重新編組集成,形成編制更合理、裝備更先進、機動速度更快的空降合成部隊,從“傘兵集團軍”加速邁向“合成飛行軍”。

奮鬥強軍,不負使命。這支部隊用實際行動迴應着統帥的關切:2017年,“國際軍事比賽”賽場,我空降兵官兵一舉奪得12項課目中的11個第一;同年,空降兵戰車方隊全新亮相朱日和沙場閱兵,接受統帥檢閱;2019年,國慶70週年閱兵,空降兵戰車方隊首次編入陸上作戰模塊,展現了空降兵在我軍作戰體系中的角色之變。

力量編組“脫胎換骨”,作戰能力“換擋提速”。對此,空降兵某旅旅長李柯感觸很深:“過去遇到任務,需要上級給我們加強兵種專業分隊。”如今,他的底氣足了:依託信息系統火力力量、特種力量、飛行力量綜合運用,作戰指揮更加順暢;隨着航空投送、空地突擊、指揮控制、引導打擊等新型武器裝備不斷列裝部隊,作戰支撐更加有力。去年深秋,該旅從駐地機場出發,整建制空降到塞北草原,着陸後迅速收攏集結,與專業藍軍展開對抗,有效檢驗和錘鍊了體系作戰能力。

空降兵部隊向合成化、體系化加速轉型,也改寫着“一兵一卒”的戰場軌跡。多年前的一次空降演練中,“黃繼光英雄連”班長姜法帶領的戰鬥班組在進攻中“掉隊”,困境之中全部“陣亡”。在前不久的一場作戰能力評估檢驗中,姜法所在的攻擊隊偏離預定空降場,誤入“敵”後。他們隨機應變,運用信息化裝備快速引導火力打擊,成功扭轉戰場態勢。

一次次“從天而降”,一次次“砥礪鋒刃”。“西部・聯合-2021”演習,國產運輸機編隊進入預定空域,空降兵在無氣象資料、無空中引導、無地面標識條件下躍出機艙;智能保障體系演練,空降合成分隊成功運用無人運輸機展開補給……隨着使命任務變化,空降兵突出空降合成、空中突擊、作戰支援等新質力量建設,實現了由傳統傘降作戰向立體突擊作戰、單一力量結構向多元合成結構轉變。

寫封信給黃繼光,聽我們的誓言在迴盪。告訴他,我們和他一樣,挺起了軍人胸膛……”《寫封信給黃繼光》這首軍歌,在空降兵部隊的軍營廣爲傳唱。當激昂的旋律響起,官兵們豪情滿懷:“先輩們在抗美援朝戰場上不畏強敵,以‘捨身堵槍眼’的英雄壯舉,詮釋了中國軍人的戰鬥血性。我們一定賡續英雄血脈,苦練打贏本領,確保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魏兵 蔣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