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上高原一年啦!”

圖①:訓練歸來的女兵

圖②:快樂的時光

圖③:雪山頂的駐訓生活

圖④:雪山上的跋涉

圖⑤:集合時的回眸一笑。

我到過掛在雲端哨所,感受過雪山達阪的險峻,見過夜色下璀璨的星河,走近一羣最可愛的人。如今我也成爲“他們”,心底涌動着對祖國最清澈的愛。

――摘自哈薩克族女兵迪麗達・加沙熱提的日記

再一次仰望星海,導彈射手上等兵交巴吉心間,一年來駐守高原的點點滴滴,此刻如星辰一般閃耀。

第一次在高原扛導彈,她眼前一黑,癱坐在地上……這個哈薩克族姑娘不曾想到,那些在平原上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訓練課目,在這裡每變換一次位置、每挪動一次導彈,都會令她呼吸急速、心跳加快。

倔強的靈魂不會向困難屈服。這一年走過風雪、走上氧氣稀薄的山巔,每一次與困難“交手”,首先要戰勝的,都是自己;戰勝自己,首先要戰勝自己“內心的恐懼”。當交巴吉能夠扛起一枚導彈,儘管已耗盡全身力氣,她仍爲自己感到驕傲。

“一年了,我做到了。”駐守高原一年,在堅守的道路上,每一次艱難跋涉,每一次風雪砥礪,都讓女兵們品嚐到了戍守高原的滋味――“有點甜,有點澀,有點幸福地要起飛……”

女兵們說,堅守,就是他們最驕傲的青春底色。

邂逅

陽光照着山頂的積雪,戰術基礎動作考覈場上一片“火熱”。一聲哨響,上等兵吳詠旋飛快地臥倒在地,匍匐着快速通過鐵絲網,在加油聲中咬牙衝過終點。

“21秒!”這位來自廣東的00後女兵,再次刷新個人紀錄。聽到這個成績,她高興得一下子跳起來,靈動的眼睛笑得眯成一道彎月。緊接着,她卻又捂着臉,蹲在地上……戰友們擁上來,聽到的是小姑娘“嗚嗚”的哽咽聲。

這是激動的淚水,是努力之後幸福的淚水。

當兵前吳詠旋到過最遠的地方,離家不過100公里。去年,當她從氣候宜人的南國來到風雪漫漫的高原,這個數字變成“5600公里”。

走上高原,小姑娘最大的感受是寒冷,刺骨的寒冷。爲這,她不止一次躲在被窩裡流淚。她想念遠在廣東的家,那個可以穿裙子、喝汽水的家鄉。

小時候因爲喜歡《中國國家地理》這本雜誌,曾經無比嚮往高原風景,如今“在高原留下來”變成嚴峻的考驗……吳詠旋陡然明白:走進軍營,那一身軍裝帶來的榮耀也是一種責任;前方的路,她必須硬着頭皮走下去。

從家到高原,跨越數千公里,吳詠旋遇到了生命中最艱難的挑戰,也擁有了生命中溫暖的邂逅。

又是一次考覈,衝過終點線,這個曾經讓她哭着說“太難了”的課目,如今被輕鬆拿下。“良好”的成績雖然不能排到女兵中的前幾名,她卻格外高興:“這次考覈又提高了。”

初上高原的3個月,以前愛哭又愛笑的吳詠旋變得平靜了許多,她仍然愛笑,有時還會哭,但是心裡的淚點笑點已然提高了“標準”:眼淚和歡笑,只爲勝利而流。

銀河之下站哨,頭頂是一片璀璨,吳詠旋時常會想起那句“網絡流行語”:“軍人的身後是萬家燈火”。每當流星劃過天幕,她依然像小時候那樣暗暗許願,只是如今的願望大多與成長有關。

作家塞繆爾・厄爾曼曾說:“青春是堅強的意志、熾熱的情感,青春是生命源泉自在涌流。”當青春邂逅高原,女兵們都在期待遇見更好的自己。

上高中時,上等兵代倩父母告訴她,祖國西部的雲端哨所駐守着一羣軍人,那裡是離天最近的地方。成年之後,面對父母鼓勵的眼神,她開啓了一段向着“離天最近的地方”衝鋒的歲月。

敢於衝鋒,因爲心中有夢。這位大學生報名參軍,“屢敗屢戰”,直到第3次才成功入伍,並且如願來到條件最爲艱苦的高原。初入軍營,身體素質較弱的她成爲貼着“努力標籤”的姑娘,作爲導彈射手,她舉着比自己還高的發射筒,一動不動地保持數十分鐘……也正是因爲努力,她成爲最快適應高原環境的女兵。

上等兵交巴吉小時候,曾經經歷過一場火災。在她和家人危難的時候,在附近駐訓的解放軍叔叔將他們救出火海。勇敢,從此成爲這個小姑娘的座右銘。到了高原,素質高又肯吃苦的交巴吉成爲女兵中的佼佼者,“因爲邂逅迷彩綠,我才能邂逅高原。”

在交巴吉內心,邂逅高原,成爲她內心最大的幸福。

讀懂

作爲一名通信兵,上等兵張丹丹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巡線的經歷――連綿雪山,寒風像刀割一般,海拔越來越高,她感覺每走一步都走在生命的極限邊緣。

路的艱險程度,超過了她以往走過的所有路。一腳下去,雪就沒過膝蓋;一不小心,就會踩空滑倒。最難的,莫過於接續線路操作。光纜極細,需要用手鉗把線剪開,將每一股線頭剝離出來,再放進光纜接續盒裡熔纖,一次操作需要20分鐘以上。

索性摘掉手套,張丹丹任由夾雜着雪渣的寒風像刀一樣“割傷”手指。一雙手很快麻木了,她硬是咬着牙堅持下來。

“如果感覺辛苦,說明你正在加速奔跑。”張丹丹格外欣賞這句話,特別是走上高原之後。如今,張丹丹已是一名“金牌通信兵”,接續線技術更加嫺熟,對所巡線路也更加熟悉,在她看來,所有辛苦都是豐盈生命的過程,只有敢於吃苦才能稱量出青春的重量。

讀懂高原,也就讀懂了青春。初上高原,進駐點位開啓“安營紮寨”工作,女排長王玲利集合女兵說,“姑娘們,我們也要頂起半邊天……”說話間,她扛起僞裝網“噌噌”爬上房頂。她身後的女兵們也有樣學樣,拿着鍬鎬在凍土上一下一下地鑿。

半個月時間,王玲利帶女兵們“扛”過了最初的適應期。半年後實彈射擊,導彈女射手們一舉打出“滿堂彩”。

河南籍下士李婷婷,曾是連隊報話業務尖子,多次代表連隊參加重大通信保障任務。上高原後,李婷婷給自己訂了一份“魔鬼訓練計劃”――將各級“密語表”“通聯代碼”背得滾瓜爛熟。那次比武,她一舉奪得報話專業第一名。

“一年前的你是誰,昨天的你是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你是誰,明天你將成爲誰。”走上高原一年,上等兵郭淑婷成爲女子導彈班的訓練尖子。

“‘敵’機快,我的導彈更快!”訓練場上的她英姿颯爽,信心滿滿,考覈成績打破連隊保持多年紀錄。站在宿舍窗前,望着窗外的連綿雪山,這個小姑娘耳畔彷彿聽到花開的聲音。

上等兵閆宇晨一直有個夢想――在高原見到綠色。她讓家人從老家東北寄來土壤,在臉盆中種了一株綠蘿。午飯後,把那盆綠蘿放在窗前曬太陽,晚飯後給它澆水、施肥。

半年時間過去,那株綠蘿已經綠得發亮。女兵姑娘們在閒暇時間都來和這株“喜人的樹”合影。

綠色,希望――在女兵心中,這綠色是一種獨屬於她們的“倔強青春”。就像她們自己說的那樣:“讀懂高原,我們選擇心有暖陽的生活,那是一種蓬勃向上的青春。”

熱愛

去年秋天,上等兵李婷婷軍考落榜。面對“走留路口”,她沒有猶豫,選擇留隊換上下士軍銜,繼續堅守。

“遺憾,就是隻有一次生命獻給祖國。”走上高原的日子,這句電影裡的經典臺詞,一次次迴盪在李婷婷心頭。

“當年這句臺詞,給人的印象是震撼;如今再次品味這句臺詞,我深深理解了這句話中所蘊含着的熱愛。”李婷婷說。

李婷婷是一名通信兵。一年時間,她隨隊上門檢修,幾乎跑遍了這一帶所有的哨所、點位。她發現,越是海拔高的哨所,官兵們的笑容就越質樸、越親切。“清澈的笑,因爲熱愛。”在李婷婷看來,讓戰友們不畏艱苦並甘之如飴的,正是他們內心深處純淨的精神世界。

在某邊防連,李婷婷記住了寫在連隊顯眼位置的那句話:“軍人站着是一面旗,倒下是一座碑!”戰友們告訴她,這也是哨所之魂。

“爲什麼不是我?”這是衛生連下士霍小雨,昔日寫在日記本上的疑問。

上高原前,團裡舉行“年度十大鐵騎傳人”頒獎,看着一位位先進典型上臺領獎,這位志氣高遠的小姑娘,內心羨慕不已:“我也要站在耀眼頒獎臺上。”

走上高原,霍小雨拼命訓練。她是醫療救護員,不僅把專業技術練成了看家本領,還主動請纓成爲連隊唯一一名女駕駛員,在去年上級組織的比武中,她參賽3個課目取得“1個第一、2個第二”的好成績。

“越努力,越幸運!”今年初,霍小雨如願走上領獎臺,接過榮譽的接力棒,她笑得無比燦爛。那天晚上,她把自己領獎的照片貼在日記本上,照片裡的姑娘臉龐有點“高原紅”,身材也不復入伍前消瘦的模樣,她卻特別得意:“女軍人的美,只有懂得熱愛的人才懂。”

“對不起,我想留下來……”那天手握電話,上等兵陳新新對遠方的男朋友說出了心裡話。入伍之初,陳新新曾和男朋友定下“兩年之約”。守護高原一年,反覆思考之後的她選擇了“悔約”。

“高原上星空璀璨,守望星空的人內心純粹亦如繁星。”陳新新好幾次給男朋友發信息說,“如果能留下來,我就會成爲其中的一員。這種純粹的生活值得奔赴和堅守。”

守在高原,每一個人都是天空中閃耀的星星。

爲了留下來,延續堅守的夢想,這羣可愛的女兵,有人放棄了未竟的學業,有人放棄了與愛人的花前月下,有人放棄了迴歸大城市的優越生活……在很多姑娘心裡,“留下來”這個抉擇其實並不艱難,因爲她們――熱愛!

今年初的“留隊意願摸底”中,12名服役期滿的女兵姑娘,已有10人選擇留隊。“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那天訓練,女兵們身手矯健地爬上眼前最高的山峰。站立在羣山之巔,大家情不自禁地唱出了這首歌。

悠揚婉轉的歌聲,飄蕩在喀喇崑崙高原上空,爲雄壯偉岸的羣山平添一份驕人的色彩。

也許,在這羣女兵眼裡,沒有一座高山比喀喇崑崙更壯美。她們日夜守護的喀喇崑崙,就是最美的風景,值得用青春、用更多的付出去拼搏,去熱愛。(陳典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