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唱衰臺灣,莫做金絲雀

最近我們的外長上CNN受訪,一鳴驚人的話不僅是若沒有美國持續的軍事支持,臺灣將容易被北京武力併吞,而且是須防止「中國以爲能在一夜之間(overnight)佔領臺灣」。

我們以前批當時的國防部長,不該講一旦臺海生變,外援來之前只能支撐兩個禮拜,現在外長講的時間更少了,我們難道差到沒有美援對岸就以爲我們不堪一夜之擊,到底是大陸過份自大,還是自己唱衰臺灣?

更糟糕的是:我們的「求救訊號」並未得到美國即時力挺,反而第二天就被國務院潑了半盆冷水。沒有正式聲明,只是不具名官員重申在《臺灣關係法》下,對我提供足夠的防禦物資及服務的承諾;沒提美軍是否來援,反鼓勵我們要增加國防預算,自行發展阻卻大陸軍事野心的能力。

美方最近老是這種提法,等於要我們多買美製武器,而《臺灣關係法》中同條,以和平以外的方式決定臺灣的未來將是美國的「嚴重關切」,反而極少聽到了。「唯武器論」能解決多少問題呢?以現在的募兵制及年改的影響,能有足夠的善戰兵源及良好的士氣使用這些武器嗎?

我們的外交官在任何時候都會被問到兩岸問題,馬政府時期,根本扯不到兵臨城下,但也居安思危,於是一般的答覆是:我們都認識到大陸仍是最大潛在威脅的來源,但也是臺灣最大的機會之地,而我們要做的,就是把「威脅極小化、機會極大化」。另外還可以加上3個臺灣對大陸之「最」,就是最大的實際投資來源地、大陸以外最瞭解並最能影響大陸之地,並表示願跟美國分享經驗。

這樣的說法,不但體現了我們的尊嚴及重要性,使臺美關係不致一面倒,也多能得到各方的肯定。2015年美國主管兩岸事務亞太副助卿董雲裳就演講說,臺美關係從未如此之佳,因素之一就是相互密切合作,使兩岸關係得有「穩定管理」。

外長的談話預警了臺海未來的軍事衝突,但外交危機,卻是真實與現在,而擺明了美國也幫不上什麼忙。邦交頻斷及參與國際組織碰壁之外,美國的航空公司現在也加入了矮化臺灣行列臺中東亞青運主辦權被東亞奧會剝奪,美國也無能爲力。

奧會模式本來也是妥協的結果,但當年政府的氣勢智謀皆不同於今,敢在瑞士洛桑法院告國際奧會,逼致庭外和解,奧會且爲我們改了憲章,1981年3月23日與我奧會簽了協議,其第一條就以我仍爲國家奧會(NOC, 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只是名字中華臺北(簡稱CTOC)。第四條是國際奧會承諾將協助CTOC申請加入與國際奧會有關的國際運動聯盟或恢復會籍,協定前言明言不得因政治因素有所歧視。

所以現在我奧會至少可據以逕向國際奧會申訴,正名公投可否成案均不知道,我奧會爲民間團體亦不必然受其拘束,東亞奧會怎可就據以取消我主辦權?如易地舉行,我隊應仍有參賽權。這樣先保障青年選手參賽的機會。

我們都知翻案不易,但政府至少要拿得出有力論據,不是隻會發聲明譴責或罵在野黨。令人驚訝的是,在蔡總統支持東亞青運的英文推文上,居然說現在更須全球團結以應對中國的崛起,而臺灣是「煤礦坑裡金絲雀」(Taiwan is the canary in the coal mine)。這是一種英文裡的喻意,因爲以前煤礦工常須攜帶金絲雀鳥籠下坑,以預警毒性氣體,一見金絲雀無聲息或死亡,礦工即知須逃命。但今天這是什麼比喻,即使僅意指我們願爲全球提出對中國的預警,但這是以本身的犧牲爲警示的,而他人反得逃,這是我們要的臺灣前途嗎?

實際上,如果我們當初得與大陸簽署協定,共同開發資源,則也可成爲礦主之一,怎麼會淪爲礦工的金絲雀,還拿來博寵外人呢?(作者爲前任駐美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