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勝有聲 旅日畫家陳芃宇用潑墨與留白贏得掌聲

陳芃宇赴日學畫8年,以潑墨結合日本膠畫,創造自己獨特風格作品「當我離開的那一天」畫出主人離校腳踏車陰影,獲日本第44回創畫展獎勵賞。(劉秀芬攝)

「我的作品通常先有標題纔開始構思畫面,因爲除了畫面之外,能與觀者對話的最後一個管道,就是作品標題。」陳芃宇與作品「Good morning」合影。(劉秀芬攝)

受到日本畫風影響,陳芃宇許多畫作都是大尺寸作品。(劉秀芬攝)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畫藝術學系碩士陳芃宇,2012年爲了憧憬的夢想,赴日本筑波大學留學,學習日本畫領域,而她融入中國水墨與留白畫風,受到日本畫界讚賞,更多次獲得大獎

陳芃宇在拿到博士學位後後,目前任職於多摩美術大學,趁着暑假將留日8年畫作運送回臺,8月9日至9月8日于于新營文化中心展出,分享她的創作理念與感受,希望帶給大家更多的想法,將制式化技法拋開,創作出自己的繪畫語言

陳芃宇「生活的日常餘白-陳芃宇膠彩畫個展」展出她留日8年來的生活記憶,分成4大主題,分別爲「憧憬」、「成長」、「旅程」及「希望」共計30餘件。陳芃宇說,剛到日本時,首先感受到日本美術教育與臺灣的不同,老師指導以啓發爲主,她從沒看過老師現場畫畫過。

而她初到日本,嘗試着在日本繪畫生態中找出屬於自己的風格時,「用墨」是她第一個想法,以她在臺灣接受的水墨畫訓練融合日本的膠彩畫,以蕾絲、花等女性化象徵圖案畫出的「緣‧遠」,參加比賽就入選。

有別於日本畫派飽和滿版的畫風,陳芃宇畫裡的「留白」原本也讓指導老師心驚驚,「無聲之中勝有聲,很能代表留白表現」陳芃宇說,選擇這樣的表現,是受到東方繪畫留白觀念與近代日本繪畫的影響。

此外,求學期間,陳芃宇除了繪畫上的精進以外,更多的是獨自一人承受所有的喜怒哀樂,從生活周遭的經驗中找尋創作靈感。她第一年時爲了賺學費,到牙醫診所當助理,診所窗外就是稻田,很像臺灣風景,引起她的鄉愁,也成爲她創作的靈感。記憶當下,隨手紀錄,每件作品都敘述着陳芃宇的每一個感受的時刻,每一個想述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