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分鐘看完一部劇”如何才能不侵權?

“6分鐘看完《甄�執�》”“一分鐘帶你看完美劇版《甄�執�》”“假如《甄�執�》這樣演”……在短視頻平臺搜索這部曾經的熱播劇,立刻有許多精剪劇集成套推送到眼前,讓人應接不暇。

如今,短小精悍、內容多元的短視頻快速流行,成爲大衆生活不可或缺的休閒方式。“X分鐘看完一部劇”,分析解說、搞笑翻拍影視劇集等短視頻推送,更是以濃縮精彩片段吸引大量關注。但經典劇集在新媒體下的版權延展,讓此類短視頻成爲一把“雙刃劍”,在給人們帶來休閒便利的同時,引發的版權糾紛也不容忽視。

知識產權文化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中央財經大學文化經濟研究院院長魏鵬舉指出,在數字時代,數字版權如何得到有效保護既是值得關注的問題,也是亟待解決的難題

自2018年9月9日至2022年2月28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共受理涉網著作權糾紛案件107982件。其中涉短視頻著作權糾紛案件2812件,佔北京互聯網法院全部涉網著作權糾紛案件的約2.6%。案件中,被訴侵權行爲仍以複製型侵權爲主,共2633件,包括切條長視頻、搬運短視頻、添加背景音樂等。

2021年4月一個月內,“X分鐘看完一部劇”便遭到影視行業兩次聯合抵制,多家影視行業協會、視頻平臺、影視公司,還有幾百位藝人發佈聯合倡議書,呼籲短視頻平臺推進版權內容合規管理,清理未經授權的內容。2021年12月15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網絡短視頻內容審覈標準細則(2021)》。針對近年來日益嚴重的短視頻侵權問題,2021版《細則》第93條標準規定,“短視頻不得未經授權自行剪切、改編電影電視劇、網絡影視劇等各類視聽節目及片段。”

那麼,“X分鐘看完一部劇”一定是侵權行爲嗎?針對如何界定具體侵權問題,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判監督法官宋鵬給出了專業解答:“如果短視頻製作者未經權利許可截取式使用電影作品畫面,畫面的串聯展示了電影作品中的關鍵情節或敘事脈絡,並將短視頻通過網絡來傳播,可能導致‘劇透’,甚至導致對權利作品的市場替代,從而損害電影作品權利人利益,此種利用方式很可能被認定構成侵權。如果適當引用少量畫面,且使用是爲了對該電影作品進行評論或者說明其它問題,則可能構成合理使用,無需經過著作權人許可,也無需支付報酬。”

除去被訴諸法律手段維權,“X分鐘看完一部劇”惹了“衆怒”,細究背後原因,既有知識產權問題,也有“長短視頻”之間的生存博弈。當觀衆只從短視頻去管窺一部影視劇時,讓內容生產方及播出平臺“又愛又恨”。

除此之外,也有一部分觀點認爲,短視頻將長視頻進行二次創作後,並不只是一味“收割”流量,也能爲長視頻導回更多流量、收穫更多關注。

對此,魏鵬舉強調,不能把知識產權絕對化,也不能把知識產權和知識分享對立。保護和認定知識產權,是爲了更好地創新。“X分鐘看完一部劇”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共享推廣的作用,有助提升影視劇的IP價值。另一方面,要在現有的法治環境下保護好影視劇的知識產權,爲內容剪輯設置門檻。如,在特定的規範內,對剪輯內容有一定的限制。同時,要註明內容來源、作者等。

基於對網絡新業態未來發展空間的重視,長短視頻發展現狀,受到業界關注。同濟大學上海國際知識產權學院教授許春明認爲:“網絡視聽產業當中長視頻與短視頻爭議實質及最終能解決的真正出路,在於合作機制共治機制的建立。”

長短視頻正在搭建合作通道,積極尋求版權治理破局。3月中旬,抖音對外宣佈與搜狐就二次創作達成合作。這是繼樂視視頻與快手合作之後,長短視頻平臺之間的又一合作之舉。同時,影視劇集版權方也將視角放在短視頻二次創作上,一方面開發版權作品的短視頻內容,另一方面發起廣泛的短視頻徵集活動,佔領內容先機,讓影視劇IP產生更大影響力

在版權治理破局中,新的業態正悄然成形。促進長短視頻平臺的有效合作,才能共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