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行攻 略 篇

高原反應不可怕,去青年旅舍就對了第一次進藏,既興奮又怕受傷害—興奮的是終於來到神往已久的神秘之地,害怕的是高原反應,已被妖魔化的高原反應是令很多人對西藏望而卻步的最大原因之一。

文接B2版)

一樓,便有租車的。老闆卡戒留着長髮和長鬍須,典型的在西藏呆久的內地形象,笑起來眼睛就瞇成一條縫,翡飛一樣。一輛單車租一天30元,押金300元。也不知爲什麼,翡飛跟卡戒講價,要求押金少一點,兩輛500元,卡戒樂了:「哪有講價講押金的。」他這麼一說,我們也納悶了,我們爲啥不砍租金呢?肯定是在高原上,腦筋遲鈍了。

先騎去布達拉宮拿了預約參觀券,又去對面藥王山,那兒是拍攝布達拉宮全景的最佳地點。接着去了大昭寺小昭寺。大昭寺廣場上,有許多朝拜藏民,磕着長頭,一次又一次全身拜倒在地,雙手地聲此起彼伏,耀眼的陽光下,經幡指向天際,一切如此真實。

等待進入大昭寺的藏民,在大門左手邊排着長長隊伍購票遊客則從右邊直接進入。我和翡飛,見到有導遊團隊便「蹭」過去聽講解,「蹭」了兩個導遊之後,覺得意猶未盡,尤其不明白那些藏民,排着隊挨個進入每一個小房間,添酥油口中唸唸有詞,到底是在做什麼,心裡都在想什麼,在祈求什麼?

遇到美麗卓瑪幸運

遇到了美麗的卓瑪,在那些衣着樸素藏人當中,提着精緻的酥油壺、穿着藍色長袍、梳着長長大辮子、大大眼睛的卓瑪,幾乎肯定是個貴族。我們跟着她,和藏民一樣地排着隊,一間一間地拜佛、隨喜。依次介紹小房間裡的佛像,與導遊照本宣科地介紹歷史不同,卓瑪說的,是藏傳佛教的故事,以及這些佛像在藏人心裡的地位,因爲有她的介紹,才知道藏王松贊干布佛像那間裡的柱子,是藏民心中的祈願柱,難怪這間排隊特別慢,因爲每個藏民都會把頭輕輕靠在柱子上好一陣子,默默地祈願,卓瑪說,在這根祈願柱祈願,只要是好的願望,都會實現。從大昭寺出來之後,我們去了小昭寺。

小昭寺人不多,也非常小,在二樓拍了拍照,和翡飛在寺外的甜茶館喝甜茶。甜茶的味道特別像臺灣的奶茶,味道更濃純一些。有趣的是,這家甜茶館裡的客人,都是藏族婦人,三位在茶館裡玩撲克牌,另外一位帶着一個小孩,只是靜靜地喝茶。喝完甜茶,見天色尚早,便決定騎去色拉寺不料地圖上看着色拉寺離小昭寺很近,實則很遠,騎了足足有2個小時,抵達時已趕不上看最著名的色拉寺辯經了,佛殿也都關門所幸,遇上了拉瓦康參一西多吉,他不僅拿來鑰匙,打開門讓我們參觀,又邀請到他的小屋子裡聊天、喝甜茶、吃「糌粑」。

儘管他只能說簡單的漢語,卻聊得很開心,透過他,得以一窺藏傳佛教僧人的生活面貌。從色拉寺出來,天色已黑,等到騎回到東措,已是晚上10點多,卡戒說,擔心死了,還以爲我們倆有高原反應,進了醫院呢。「真好,還有人擔心我們。」不料,卡戒卻說:「哪呀,我是擔心我的車呢。」愛開玩笑的卡戒,後來成爲我們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