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對話未有進展 俄與西方分歧難解

新華社莫斯科1月14日電 (國際觀察)系列對話未有進展 俄與西方分歧難解

新華社記者黃河

近期圍繞烏克蘭問題俄羅斯在與美國舉行戰略穩定對話之後,又分別於12日與北約和13日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歐安組織框架下與西方開展對話,但這些對話均未取得實質性成果

分析人士指出,俄羅斯與以美國爲首的北約在烏克蘭問題上存在根本性分歧。而作爲重要當事方的歐洲國家因對俄偏見、自主不足、立場不一等原因,也未能在推動對話取得進展方面起到應有作用。如果各方不能達成共識,歐洲安全形勢將難有根本性改善,甚至不排除持續惡化的可能。

對話沒有成果

俄羅斯-北約理事會會議12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總部舉行。閉門會議持續約4個小時,但雙方未取得實質性共識。

外交副部長格魯什科在會後表示,此次會議暴露出雙方在一些基本問題上存在大量分歧。關於俄方最爲關切的北約東擴問題,他重申,北約應向俄提供不再東擴的法律保障。但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會後表示,北約願與俄就軍控問題開展對話,但不會允許俄阻撓烏克蘭加入北約。

一天後,歐安組織常設理事會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舉行了會議。俄羅斯、美國和烏克蘭均是該組織成員,烏克蘭局勢以及俄與西方關係再次成爲會議焦點。儘管俄美代表表達了對話意願,但因烏克蘭問題引發的外交危機未能得到緩解。

美國常駐歐安組織代表卡彭特表示,美方有對話的意願,同時也在爲危機可能進一步升級做準備。俄常駐歐安組織代表盧卡舍維奇在會後對媒體說,西方國家對俄方提出的關於烏克蘭和歐洲安全建議的反應令俄方感到失望,但俄不會放棄外交努力。

此前,俄美於10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了戰略穩定對話。從結果看,俄與西方的連續三輪對話均未能取得實際成果。

存在根本分歧

近期,俄羅斯和以美國爲首的北約圍繞烏克蘭和北約東擴等問題矛盾不斷加劇。俄烏在邊境地區部署大量軍事力量。西方不斷渲染俄羅斯“入侵”威脅,俄方則強調北約擠壓俄安全空間。

俄方一直尋求北約以法律形式保證不再東擴,不把烏克蘭等國納入北約,並於去年12月向美方提交了包含這些內容的相關條約草案。在本週的三輪對話中,俄方重申了這一要求,同時表示希望歐洲夥伴摒棄視俄爲對手的危險邏輯

專注研究北約問題的比利時作家米歇爾科隆認爲,美國曾承諾北約不向俄羅斯方向擴張,俄方提出的要求很合理,“這是正常的要求,是在追求和平”。

但從俄與西方三輪對話的結果來看,俄方希望就安全問題在戰略層面得到北約積極迴應,但北約回絕了俄方訴求,只願與俄開展軍事技術談判。俄高等經濟大學歐洲和國際綜合研究中心副主任蘇斯洛夫說,如果俄選擇就軍事技術問題與北約協商,不僅意味着間接認同北約對烏克蘭的“開放政策”,也意味着俄放棄自身在戰略層面對安全問題的基本主張,這是俄方不能接受的。

俄羅斯國際事務理事會主任科爾圖諾夫指出,俄與北約在歐洲安全的概念界定、保障方式和公平性等方面存在根本性分歧。

歐洲難解困境

俄羅斯與以美國爲首的北約在烏克蘭問題上劍拔弩張,導致歐洲面臨嚴峻安全困境。不論是北約還是歐安組織,歐洲國家都是重要組成部分,但它們卻未能通過與俄對話推動局勢走向緩和。分析人士指出,這有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是歐洲國家因冷戰歷史對俄羅斯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見。冷戰期間,蘇聯一直被描繪爲試圖侵略歐洲的邪惡力量,對蘇聯繼承者俄羅斯的“恐懼”深深根植於歐洲人記憶之中。隨着近年來俄與西方關係惡化,這種“恐懼”重新滋長,歐洲對俄難以建立信任

二是歐洲尚未實現戰略自主。儘管歐盟日益強烈地表達追求“戰略自主”的意願,但在安全問題上至今仍依賴美國提供“保護傘”。歐盟在軍事上無法獨立,導致其在西方與俄安全對話中分量不足,只能在圍繞烏克蘭問題的國際博弈中被邊緣化

三是歐洲各國對俄立場不一。德國等“老歐洲”國家對俄雖有擔心,但也與俄開展經濟尤其是能源合作,加上重視自身獨立性,因此對俄態度較爲理性中東歐一些“新歐洲”國家則普遍視俄爲威脅,對俄態度強硬,更加依賴美國。歐盟領頭羊德國去年又發生政府更迭,使歐洲少了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各國對俄立場更加難以統一。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歐洲國家不能與俄就安全訴求達成共識,在覈心問題上找到妥協點,歐洲安全形勢將難有根本性改善,甚至還可能持續惡化。一旦爆發衝突,直接受害者不會是美國,而將是歐洲國家。(參與記者:任珂、李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