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直播“百大主播計劃”火熱進行,彰顯“直播錄播一體化”強有力趨勢

(原標題:喜馬拉雅直播“百大主播計劃”火熱進行,彰顯“直播錄播一體化”強有力趨勢)

爲了進一步賦能平臺主播,打造多元化內容生態,近日,喜馬拉雅直播發起爲期一年的"百大主播計劃",提出培養100位百萬粉絲主播、尋找100種獨特的聲音,旨在挖掘優質的音頻內容創作。

我們採訪了喜馬拉雅三位"百大主播計劃"的十強主播,挖掘他們在聲音創作背後的故事和生活。

聲音"黑馬"

"低音安九"是傳統電臺主持人成功轉型爲有聲書主播的典型代表。

擁有獨特的低音聲線,加上對懸疑類題材十分喜愛,在喜馬拉雅講故事、講一個好故事,成爲了"低音安九"(下稱"安九")一直以來所堅持的事。

2008年,安九從播音主持專業畢業,順利進入了地方電臺任電臺主播工作,一做就是十年。晚間上班,凌晨下班,對着麥克風侃侃而談,起初還有些許的興趣和喜愛,但隨着時間拉長,那份成就感在十年裏被熬夜、情緒接收慢慢磨滅。

這個在別人眼中十分穩定又體面的工作,帶給安九的卻並不快樂,"我覺得特別孤獨。"

由於節目內容偏情感化和內向化,安九往往需要先把真心交給話筒,想象在話筒那邊有聽衆在傾聽,但事實上,"我就像是自己在跟自己對話,不知道誰能夠接收到我的情緒。"

長時間的自我情感交流讓安九情緒耗盡,整夜失眠讓他的精神狀態也直線下降,在那段時間裏,喜馬拉雅是他日常放鬆心情的重要調劑品之一。

2018年,在一位前同事的介紹下,安九瞭解到原來喜馬拉雅上不僅能聽音頻、聽直播,用戶自己也可以上傳作品和直播。他毅然辭掉了電臺工作,開始嘗試在家直播。

"起初特別不習慣。"不同於電臺的自己說、自己聽,喜馬拉雅直播更強調互動性和陪伴感,"大家會給你發彈幕、留言,你所說的話都可以很直觀地接收到反饋,而且是即時的。"對於安九來說,那個起初只有兩個人的直播間是與衆不同的。

因爲鮮明的聲音特點,很快,安九的直播間里人數多了起來,也是在這個時候,直播間裏的粉絲給安九提出了新的想法——有聲書。

用聲音講故事,在緊張刺激的劇情裏,安九一個人擔任多個角色,是熱血沸騰的追擊警察、是藏匿於案件背後的大BOSS......憑藉演藝風格多樣和明顯的角色區分,吸引了大批粉絲的關注,僅一年時間就漲粉超過10萬,併成功簽約喜馬拉雅,一舉奪下了"百大主播計劃"第一季的冠軍。

目前,安九的代表作品《重案刑偵筆錄》在喜馬拉雅上的收聽量已超過2400萬,"希望接下來能夠多點時間錄更多的書,給到喜歡我作品的粉絲和用戶朋友們。"

從一名傳統電臺主持人到喜馬拉雅簽約主播,安九的生活從電臺變成了直播、錄製有聲書,緊張刺激的故事內容跨越的時間和空間,爲許多人呈現出一個天馬行空的聲音世界。

爲熱愛音頻直播的主播們提供了一個可以儲存創作、展示自我的平臺,這是喜馬拉雅幫助主播的第一層破圈。

"小"藝術大破圈

在成爲喜馬拉雅的主播之前,"悟空_玄"(下稱"悟空")從事的是一份特殊的職業——奢侈品護理師。現在,他已經完成了從奢侈品護理師到全職有聲書主播的美妙轉身。

平時工作只跟器械打交道,"只要你護理的功夫好,不需要有多麻溜的嘴皮子,總有人找到你。"以至於悟空常被朋友和家人叫做"悶葫蘆",至今都有很多人不敢相信這麼一個"悶着"的人,竟然能做成主播這件事。

和大多數主播一樣,悟空接觸到喜馬拉雅也是從作爲一名用戶開始的。

"當時因爲有一段時間我老婆的工作特別忙,我的(奢侈品護理)工作趨於穩定,所以每天晚上帶小孩兒的任務就交給我了。"一日三餐,白天陪玩兒,小孩子的精力總是無限的,但對於悟空來說,最大的難題莫過於夜晚入睡的講故事的。

爲了哄孩子睡覺,悟空開始尋找一些有聲書讀物,"她(女兒)都不滿意,還是哭鬧着想讓我給她講故事。"

就在這個時候,悟空開始發現,原來喜馬拉雅上還可以自己上傳有聲書,"當時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想着說那就錄下來可以放給小孩兒看,完全沒有意識到其他的用戶也可以去聽。"

直到一次偶然,"打開APP一看,發現好多人在給我留言,讓我錄一些別的內容。"抱着試試看的想法,悟空開啓了他的音頻道路。

挑選了自己喜愛的古典故事,爲了更貼切故事情節,悟空選擇了融合北方評書和南方評話的播講技巧進行錄製。

一本書錄完接着一本,"簡直一發不可收拾。"他暢遊在虛幻怪誕的故事裏,體會着與現實截然不同的世界,悟空享受着這份工作帶來的快樂。

彼時,悟空毅然停掉了手裏的奢飾品護理工作,全身心投入到古典故事的有聲書錄制裏,甚至在幾個月後,爲了更好地表現故事內容,他徹底停掉有聲書和直播,開始了長達8個月的評書學習。

"這些評書裏的古典故事,它區別於我們現在很多純恐怖、純懸疑、純煽情(的情節),而是在一種娓娓道來中,讓你知道人和人該怎麼相處。"

受文藝市場的變動影響,評書成爲了一門越來越小衆的藝術,"接觸 的 越多,我就越爲這門藝術感到可惜。這是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我沒有能力去拯救,但我希望可以盡我所能、盡我所會地去把它(古典評書)還原出來,讓它也可以很新潮、年輕人也可以喜歡。"

如今在喜馬拉雅上,悟空擁有了一批自己的粉絲。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年齡最大的一位聽友,90多歲的一位爺爺。其實一開始是他的孫子是我的聽友,後面聽到之後,就讓他孫子把我的作品拷下來放到U盤上給老爺子聽。"悟空的聲音微微哽咽,"老爺子覺得,聽到我的作品就好像回到了他的小時候,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肯定。當時我就跟這位聽友說,等老爺子百歲大壽,我一定去北京,給老爺子面對面地講一段。"

據平臺數據顯示,悟空目前在喜馬拉雅上的代表作品《奇異罪案偵緝實錄》收聽量已超2100萬。

通過音頻直播,將古典故事、評書藝術等知識內容進行進一步傳播,這是喜馬拉雅在知識傳播上的第二層突破。

"聲音可以連接每一個人"

"這裏是暖聲電臺,我是歸期。希望用我的聲音,傳遞給你內心的力量和溫柔。今天的你過得好嗎……"

這段溫柔低沉的男聲,是喜馬拉雅情感主播"歸期_SoMo"在《歸期暖聲電臺》中令人最熟悉的開場唸白,每期的內容也一如他所介紹的,講述生活的平凡點滴,引起共鳴。

不同於"低音安九"和"悟空-玄"聚焦播講有聲書,主播"歸期_SoMo"(下稱"歸期")屬於情感賽道,他的電臺作品創意主要來自於豐富的生活經歷,並以情感、生活、職場等爲話題進行分析,雖然去年剛入駐喜馬拉雅,但近一年的收入已近百萬,起勢迅猛。

截至目前,歸期已經制作有7個情感類電臺專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專輯《歸期暖聲電臺》累計播放達142.4萬。

在入駐喜馬拉雅之前,歸期已經從事了近6年的情感陪伴師工作。因此,多緯度的情感連線和情緒梳理,粉絲的煩惱和故事都可以在他的直播間裏傾訴、抒發。

因爲多年前的一場事故,歸期右眼失明,左眼只有30%視野範圍,"聲音就是我最重要的傳遞愛和內心力量的方式。"有粉絲在歸期主頁的評論區留言:"幾個月前偶然聽到了歸期的電臺,現在已經習慣聽着他的聲音入睡了……"

在歸期看來,"聲音可以連接每一個人,無論是有話題性的討論、還是隨意 的 聊聊天,人都可以得到心情的緩解。"

也是基於這樣的想法,歸期開啓了連線專欄,在1年多裏,他直播連線人數已達到上千人,此外還推出了《解憂電臺》充當聽衆樹洞。

配合獨有的嗓音質感,有網友表示,聽完歸期講完一個故事、或者講完自己的看法,感覺自己當下都會輕鬆很多。

而對於不滿足於直播傾訴、電臺收聽的用戶,歸期也在線下開設了一個針對於有情感傾訴需求用戶的工作室,採用一對一連線的形式,目前已幫助人數達到近百人。

可以看到,在喜馬拉雅上,音頻直播在給主播們帶來知名度、粉絲、收入的同時,它的力量也伴隨着主播的成長而不斷增大。

主播的個人價值通過聲音得以實現,並逐漸成爲改變社會的重要力量,這是喜馬拉雅的第三層破圈。

錄播直播一體化,打造多元內容

從展示自我、分享知識到發揮社會影響力,主播們在喜馬拉雅用聲音創作內容、傳遞知識、分享生活,塑造了一個個天馬行空的世界。在豐富平臺內容生態的背後,也和喜馬拉雅的 策略 推動有關。

2020年9月,喜馬拉雅直播發起了爲期一年的"百大主播計劃",提出培養100位百萬粉絲主播、尋找100種獨特的聲音,旨在挖掘優質的音頻內容創作,通過提供億級專屬流量與短視頻運營扶持,助力主播出圈和商業變現。

其中,此次接受採訪的三位主播"低音安九"、"悟空_玄"、"歸期_SoMo"均成功進入第一季"百大主播計劃"十強。

喜馬拉雅工作人員表示,自百大計劃上線來,有越來越多聲音創作者涌入喜馬拉雅直播。僅第一季活動主播,在首月開播月收入就破萬元,主播最高收入約可達十萬,有多位主播已成爲平臺的穩定直播主播。

音頻主播可以通過直播快速變現,又可以留在平臺內繼續內容創作,用錄播的形式把作品留存下來,通過提出並鼓勵"錄播+直播"雙重形態,錄播漲粉、直播變現,錄直一體化已成爲喜馬拉雅平臺獨有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

另一方面,喜馬拉雅在近年來也致力於將直播與各個業務線打通,與有聲書、情感、娛樂、音樂相融合,以幫助錄直主播獲得更多站內流量及扶持。

目前,喜馬拉雅上已聚集超1000萬活躍主播,全平臺超6億用戶,活躍用戶日均使用時長超170分鐘。大量的優質內容音頻生產者是喜馬拉雅發力音頻直播的先天優勢,錄直播一體爲主播職業化發展提供了一條長遠可行的路。

基於對這樣的認知和定位,喜馬拉雅直播先後啓動了春生計劃、主播訓練營、百大計劃等,計劃到2021年,將喜馬拉雅的1000萬名主播的錄直主播比例從10%提升到30%。

與此同時,出於平臺大量的個體內容創作者特性,喜馬拉雅也搭建起一套主播成長體系。

主播成長體系建設共分爲三個方面,包括主播能力模型,主播成長產品化以及精細化內容運營,集合助力主播出圈。

通過與第一批聲音機構合作和打樣作用,爲機構探索出一條可復刻的孵化路徑,從而在平臺孵化更多音頻主播。目前,已有多個聲音機構享受到了第一批紅利,如叄拾、異常生物、唬頭幫等機構,平臺錄直月收入可達千萬。

此外,針對優質公會、MCN機構和聲優工作室,平臺更推出包括錄書版權、流量扶持、主播輸送等在內的六大專項賦能扶持政策;以叄拾公會爲例,旗下優質主播有一種侃侃、一刀蘇蘇、喜道公子等,一年多時間漲粉超200萬,作品播放量累積過百億。

相比於直播短視頻,"耳朵經濟"仍被視爲極具潛力的藍海市場,在內容競爭愈發激烈的當下,可以預見,喜馬拉雅依託其豐富的音頻資源和平臺生態優勢,在音頻直播浪潮中對於聲音創作的佈局,將讓音頻內容創作者大量涌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