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建設中如何彰顯建築設計之美

“在中國超速城市進程的年代,城鄉差別被急劇放大,鄉村成爲被年輕人厭棄和遺忘的角落。但在最近幾年裡,這一趨勢正被悄然扭轉。隨着高速城市化進程趨於平緩,城市內卷化競爭日趨激烈,鄉村逐漸重新成爲被年輕世代關注和期許之地……”在日前舉辦的首屆大學生鄉村振興(陽泉建築設計大賽啓動儀式上,清華大學建築學副教授周榕這樣說。

這場比賽由中共陽泉市人才辦、清華大學建築學院聯合主辦,陽泉市農業農村局、鄉村復興論壇承辦,將面向國內外建築師公開徵集作品。近年來,陽泉在發展壯大新型農村集體經濟助力鄉村文旅方面進展顯著,但依然面臨着信息資源匱乏、人才配置不足等問題。這場比賽要求選手對新型農村集體經濟發展進行創意設計,最大限度激活建築內生價值,在山西乃至全國積極探索校企村“四位一體”助力鄉村振興的路子

如何利用已有條件尋找發展機會,與現代化生活接軌,讓鄉村與周邊城市相融合? “互聯網的‘扁平效應’讓鄉村與城市間的信息差距、認知差距和思想差距快速縮小,城市和鄉村之間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日益變得一體化。在今天已經沒有什麼單純的鄉村問題,一切鄉村問題都不得不被放置在城鄉一體化網絡中進行摸索。”啓動儀式上,周榕的一番話引發了業內人士思考,並圍繞上述問題展開學術探討。

中央美術學院建築系主任何崴提到了“鄉愁與城市夢”的概念。他認爲,城市精英對垂直髮展的城市高密度逐漸厭倦,對水平發展的田園嚮往,促使部分城市人迴歸。“‘圍城故事’並不陌生,這種錯位互動爲攻堅生產提出了新的挑戰,城市人心中的鄉村是懷舊鄉愁,鄉村人的夢想是享受城市的資源和生活品質。城市人返鄉是療傷,鄉村人進城是圓夢。”

清華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產業園區中心主任廉毅銳認爲,鄉村振興中最重要的部分是產業。應該帶着“引入產業—落地產業—振興產業”思維,把鄉村建設作爲迎接產業的載體。“事實上,產業是一個無關建築學多少近親關係的宏大體系,建築設計作爲狹窄門類無法包打天下,又並非置身於旁觀。每一個設計者,都需要追問自己一個問題——這座房子,建設至此地與產業有何互動可能?”

在很多時候,鄉村建築不僅是一種空間藝術,還是一種社會設計。何崴認爲,應具備三重作用——容器酵母燈塔。容器對應功能;酵母旨在“以點帶面”,以微介入方式激發周邊活力;燈塔是榜樣,並作爲一種標誌和媒介,讓“遠方”看到這座鄉村的改變。

鄉村建設中建築以及建築師應該發揮哪些作用?“在鄉村建設過程中,應做到輕、快、靈。這裡最重要的是做到‘靈’。也就是說,在建設過程中建築師發現經驗不對等,要及時地作出改變與調整。”廉毅銳說。

對於建築師來說,應該更加重視公衆參與,強調與在當地工匠的密切合作,樂於以一種輕鬆、自由,甚至是幽默的態度,將日常空間、日常材料、日常工藝、日常行爲進行適度地陌生化,並與色彩、光影緊密結合,塑造具有戲劇性敘事性的空間。

“建築師要腳踩大地,雙手沾滿泥巴,甘於去做一個田野裡的匠人。”北京觀築景觀規劃設計院首席設計師孔祥偉朋友圈有這樣一段話:美麗的石頭會說話,萬物皆有靈,依照石頭的特性來砌築,與工匠師傅聊天才知道料石裡有大量的魚籽石紅籽石,就把這些石頭挑出來,把自然的肌理放在外面,這也讓牆體有了豐富的表情和質感……

何崴也深有體會:在鄉村建設中,建築師不能做到“百分之百”。很多時候,建築師看圖紙研究需要佔50%,有30%需要到現場實地看,這樣可以保證基本的建築標準;剩餘的20%需要在建築過程中自由發揮,可能有些會是意想不到的驚喜。“很多時候,需要當地工匠們的真實表達,不能低估他們的審美。如果100%的‘控制’,那就失去了鄉村建設的意義”。(文/光明網記者 李政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