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課本封面由二孩變成了三孩?媽媽也不打扮了?人教社闢謠

(原標題:小學課本封面由二孩變成了三孩?媽媽也不打扮了?人教社闢謠

開學沒幾天,網絡上就開始流傳着熱心家長們對語文課本的“新發現”:一年的時間,課本封面由二胎變成了三胎,媽媽也不打扮了,頭髮隨便一紮,衣服還是去年那件,只是舊了。多了個娃,爸爸也不在家下棋了,估計爲了養家加班掙錢去了。

家長們口中的兩個封面分別是統編語文教材五年級上冊、六年級上冊封面。這段“看圖說話”因爲貼近“三胎”的社會熱點,迅速引發了衆多網友的共鳴、轉發。

人民教育出版社在其公衆號上進行了“闢謠”:五年級上冊封面上被網友們誤認爲“爸爸”“媽媽”的其實是“小哥哥”“小姐姐”;二胎、三胎的解讀不過是網友們的自行聯想。

人教社介紹,語文小學階段的封面內容,選擇中國傳統文化中與孩子貼近的題材爲表現點,分別是風箏、糖葫蘆、皮影、布老虎、泥塑、端午、臉譜、對聯、圍棋、剪紙、國畫寫生、宮燈12種題材,來對應小學的12冊教材。畫面中,孩子都是主角;畫面符合兒童年齡特點和認知水平,同時適當兼顧與教科書使用時節相對應。比如,五年級上冊語文課本的封面上,四個孩子圍坐在石桌旁下着圍棋;六年級上冊的封面上,孩子們正在進行國畫寫生。

三孩政策都出臺了,近半上海市民卻不願生二胎!日韓出生人口均創歷史新低,爲何難逆轉生育下跌?

三孩政策都出臺了,但人們還在糾結要不要生二胎!

近日,國家統計局上海調查總隊對上海市民進行了生育意願調研報告顯示,申城半數受訪者理想子女數量爲一個。

圖/新華

近半上海市民不願生二胎

近半數受訪者理想子女數量爲1個,具體來看,在不考慮政策因素情況下:

■49.3%的受訪者理想子女數量爲1個

■11.4%的受訪者不想要孩子

■2.7%的受訪者希望生育3個及以上

大多數人覺得個人精力及時間分配影響生育觀念,在影響生育觀念的主要因素中:

■個人精力及時間分配是最重要因素,佔比62.8%

■其次是工作職業及經濟實力

■之後是社會保障體系及養老需求

經濟條件是生育多胎的主要掣肘:

有48.6%的受訪者表示不想生多胎的主要原因家庭經濟情況不允許。

多數家庭撫養子女支出佔到家庭總收入的平均比例超過40%,比例較一孩家庭高8.9個百分點。

其中,80.9%的受訪者認爲孩子的教育費用是最主要的經濟負擔。

多孩生育意願羣體特徵:

調研還顯示,多孩生育意願羣體爲高收入、中年羣體、自身非獨生的受訪者。

其中,家庭年收入30萬元以上的高收入羣體中有49.3%希望生育2個及以上孩子。

根據數據測算,受訪者理想生育年齡爲28歲。

他國警示:日韓出生人口持續減少高托育率爲何難逆轉生育下跌?

8月下旬,韓國日本相繼發佈人口出生數據。

其中,8月24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日本出生人口爲40.5029萬,同比減少2.568萬。8月25日韓國統計廳發佈的《2020年出生統計(最終版)》,2020年韓國新出生人口27.23萬人,同比減少10%。

這些數據幾乎都創下歷史新低。與之相比,歐洲部分國家卻出現出生率的反彈。比如,挪威今年上半年新生兒數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157個,漲幅爲4.4%。德國從2020年12月到今年2月,出生人口較上年同期增長0.8%。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日韓兩國均出臺多項措施來刺激出生率,其中在托育政策上,兩國都給予近乎免費的托育政策。這導致兩國托育率均超過30%,其中韓國更超過55%,在亞洲國家中名列前茅,但這並未阻止兩國生育率的下行。

“面對生育率持續走低所帶來的一系列經濟社會問題,近年來日本和韓國政府陸續出臺了很多刺激生育的政策措施。”清華大學博士後、北京理工大學的助理教授史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然而遺憾的是,由於生育政策調整錯過了最佳時機,再加上政策力度不夠以及執行、落實不到位,政策實施效果並不明顯,致使近年來兩國生育率下滑態勢沒有得到逆轉。”

最新數據顯示,日本和韓國的低生育率情況並未得到扭轉。

其中,日本厚生勞動省公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上半年,日本出生人口爲40.5029萬,同比減少2.568萬。上半年初步統計結果,創下2000年以來新低。此前公佈的數據顯示,2020年日本全年出生人口爲84.0832萬,創下歷史新低。

韓國的情況也並不妙。2020年,韓國新出生人口27.23萬人,這是韓國年度出生人口首次跌破30萬人,較2001年(出生人口55.99萬人)減少一半。

日本和韓國並不“孤單”。今年5月份,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發佈的初步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出生率和生育率均創下歷史新低。巴西全國自然人登記協會統計顯示,今年第一季度巴西新出生人口數比去年同期驟減24%。此外,2020年巴西新生兒數量較2019年大幅減少17萬。

不過,整體來看,日本和韓國的總和生育率已經在世界發達國家中排名靠後:聯合國人口基金會今年4月14日發佈的《2021年世界人口情況報告》顯示,韓國總和生育率爲1.1,在198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98位,連續兩年倒數第一。此外,日本也僅爲1.4左右。

爲此,日本和韓國不斷出臺政策,希望改變生育率下行的態勢。其中一個重要的政策,就是大力扶持托育。

今年7月,聯合國人口基金駐華代表處與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共同對兩份聯合國人口基金兩份報告進行中文版的發佈,其中在《應對低生育率的政策:有效性如何?》的報告中,指出提供廣泛可得、可及和高質量的托育、托幼服務,且在產假結束後立即開始,服務日常開放時間應與父母的工作時間一致,這些都是維持較高生育率的必要條件。

國研中心的一份研報指出,日本2006年通過《認定兒童園法》,提出在保育所的基礎上建立認定兒童園,將0-5歲兒童的保育和教育進行合併,建立起“幼保一體化”的托育服務體系

此外,保育費用方面,日本除了對監護人根據家庭收入狀況承擔一定比例的徵收金,其餘部分均由公費承擔,其中國家財政負擔二分之一,省級和市級財政各負擔四分之一。

韓國的托育更爲發達,韓國政府在2013年通過了《嬰幼兒保育法修訂案》,將無償托育對象由就學一年前的幼兒擴大至0-5歲的嬰幼兒。此外,根據經合組織的數據,韓國的托育率超過55%,在亞洲國家中排名前列。

“在日本,孩子從幼兒園、保育園開始,到小學和初中階段全部免費。而韓國政府給予新生兒家庭一次性現金補貼,還設立了產假、父母育兒假等制度。另外,韓國政府爲多子女家庭第二胎及以上孩子免除大學學費,擴大助學金領取範圍。”史薇表示。

而在減免教育費用之外,史薇指出,日本很多城市還實施新生活支援計劃,爲年輕人發放婚房購置金、租金和搬家補貼,鼓勵年輕人適齡婚育。在住房保障上,韓國政府增加廉租房和公租房供給,爲多子女家庭和低收入家庭提供住房。除了這些利好,兩國政府還在就業崗位、工作環境、女性權益等方面出臺了很多具體措施。

爲何包括免費托育等一系列政策,難以阻止日韓的生育率下行?

史薇認爲,托育服務作爲一個國家和地區的生育配套政策,研究表明,其實施效果會受到生育文化的調節。通常情況下,在具有正向婚育文化的地區,生育配套政策往往能起到顯著的刺激作用,而在負向婚育文化的地區,則不僅不能起作用,反而可能產生抑制生育的反向作用。

“日本、韓國當前的托育服務雖然大多以利好的免費或者半免費形式開展,其中韓國的托育率一度甚至超過50%,但近年來兩國生育態勢持續低迷,表明鼓勵生育的政策並沒有取得預期效果,其中深層次的原因在於,隨着女性受教育程度提高、大城市生活成本增加、就業、工作壓力增大等,導致不婚主義盛行,兩國大量年輕人不結婚、晚結婚。在婚內生育文化下,年輕人不結婚自然不生育,不生育談何托育。”史薇表示。

從今年上半年各國的托育率來看,也並非沒有亮點:環球時報在今年7月份報道稱,挪威上半年新生兒數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157個,漲幅爲4.4%。

此外,儘管美國的出生率下跌,但2020年總和生育率仍然超過1.6。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美國的托育更多采取市場化運作。國研中心的研報指出,美國兒童托育服務體系主要由日託中心、家庭日託點和居家式早教服務構成,以家庭爲基礎的托育服務是美國嬰幼兒照護的重要形式。

史薇指出,英美屬於典型的自由主義市場國家,兩國托育服務的供給主體以私營主體爲主,相對於瑞典、挪威這些福利國家,其托育服務費用相對而言更爲昂貴是不爭的事實。

“但長期以來,美國的生育率卻要比其他經濟發達國家高出不少,其原因是除了高收入階層和中產階層需要從托育市場上購買服務外,美國側重於對低收入羣體提供支持,大量現金援助、稅收減免、保育津貼等配套措施主要用於支持低收入家庭的父母和嬰幼兒發展,這客觀上使得低收入家庭生得起也養得起。”史薇表示。

從生育率來看,歐美國家刺激生育的政策也確實相對更爲有效。

史薇表示,比如德國很早就開始實施鼓勵生育的政策,目前德國婦女生孩子不僅可以享受產假和育兒假,在育兒期間還可以領取津貼。除此以外,德國針對女性員工在育兒期間的僱傭政策也不斷優化等等。得益於這些措施,德國的生育率近年來維持在每名婦女生育1.54個孩子,在歐洲處於中等水平,2021年略有上升,總和生育率達到1.6。

“與德國相似,挪威從上世紀70年代末開始陸續出臺一系列鼓勵生育的政策,比如育兒假、父母津貼、兒童福利金等,總的來看這些政策也是頗見成效的,挪威在歐洲裡面屬於生育率較高的國家之一,與2018年的1.6相比,2021年挪威的總和生育率上升爲1.7。”史薇表示。

目前來看,解決低生育率絕非是一個單一政策即可完成,而是需要從多方面共同努力。

上述聯合國報告指出,在過去30年裡,低於更替水平的生育率在全球蔓延。目前,全球有一半的人口生活在時期總和生育率低於2.1(即低於人口更替水平)的國家。

目前,高度發達國家將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至4%用於家庭支出,用於家庭的公共支出水平與時期生育率以及代際家庭規模有緊密的相關性。但是,家庭政策的大規模擴展往往會對生育率產生相當大的短期影響,但其對生育率的長期影響往往是有限的。目前來看,最有效的政策是能夠滿足男性和女性在不同生活狀況中差別化需求下的生育選擇。

此外,還需要密切關注生育年齡的年輕人,就業情況和住房情況如何。

上述聯合國報告指出,獲得經濟保障、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和獲得合適的住房通常被列爲爲人父母的重要先決條件。而在許多高收入國家,經濟的不確定性集中在年輕人身上,體現爲工作的日益不穩定和偏低的收入。此外,住房成本的上升進一步加劇了許多年輕人生活的拮据。

“許多人因此無法達到所謂組建家庭所必需的物質標準——穩定的工作、足夠的收入和合適的住房。其結果便是,住房獨立推遲、結婚推遲、生育推遲。”聯合國報告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