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站大舞臺  聚攏愛戲人(護文化遺產 彰時代新義)

圖爲大學生(右)與嵊州劇團青年演員共同演出。  王 蓓攝

核心閱讀

作爲全國第二大劇種,一直以來,越劇都有不少戲迷。在越劇的發源地浙江嵊州,依託嵊州市越劇博物館建設的中國越劇戲迷網,自2016年起在全國各地建起180餘個“愛越小站”,聚攏越劇戲迷,傳播越劇藝術,吸引更多人愛上越劇。

唱腔優美、造型悅目的越劇是全國第二大劇種,曾經火遍大江南北。然而,近年來,越劇也面臨着市場萎縮後繼乏人等問題。

在越劇發源地浙江省嵊州市,依託嵊州市越劇博物館建設的中國越劇戲迷網從2016年起,在全國各地建起“愛越小站”,聚攏越劇戲迷,傳播越劇藝術。6年來,從社區到大學,“愛越小站”已達180餘個,每個小站多則上百人、少則幾十人,既有老票友,也有新觀衆

組織專業培訓業餘演員也能上臺

走進嵊州越劇藝術學校的9號排練室,10多名學員正在排練《西廂記》。國家一級演員王桂萍一邊做示範,一邊糾正學員動作:“肩要放鬆,不能僵硬,端起來就沒了美感。”“舞臺就這麼大,腳下要有數,不能一口氣走到前臺。”大家學得有板有眼。

嵊州市越劇博物館副館長鄭孝斌說,這些學員來自全國各地的“愛越小站”,每天6小時課程,學習任務並不輕鬆,可下課以後,學員們仍常常圍着老師問個沒完。

“來這裡學習,我盼了幾個月。”來自遼寧大連的姑娘康樂喜不自禁。這期學員來自遼寧、湖南、湖北、江西等地。“越劇唱腔悠揚,姿態優雅,還能增強古典文化涵養,我越學越喜歡。”康樂說。

大連“愛越小站”的站長禮響也是這期學員。當天氣溫很高,禮響汗水涔涔,但話語間透着興奮,“我們來學習,就想排更多好戲,回去吸引更多觀衆。”

這些業餘愛好者,真能上臺演出?

“可別小看他們,越劇的特點就是易上手,易模仿。”鄭孝斌說,一些對自己要求高的戲迷,不滿足於自己學習,想方設法請教專業老師。所以,每年到嵊州藝校培訓的機會特別熱門,需要“搶票”。

“我們還不定期派老師去各地培訓,教唱腔唸白。怎麼用胸腹呼吸、如何發出純正的字音……這些只有面對面才能教會。”鄭孝斌說,越劇唱詞通俗、委婉動聽,動作直觀又充滿美感,經過培訓,學員都有明顯提高。

活動豐富多彩,聚攏各地戲迷

夕陽西下晚霞紅,驪歌聲聲催歸鴻……”臺上,《柳毅傳書》正在上演,不時引來臺下陣陣掌聲。這是重慶沙坪壩區第四十六期“羣星越劇秀”的現場,演員都是重慶“愛越小站”的成員

不僅是重慶,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浙江瑞安“愛越小站”的成員登上溫州的古戲臺,連演兩場;廣東深圳的“愛越小站”在“深圳市文化館”雲上直播號、抖音號直播新排大戲《追魚》。除了演出,聲樂唱腔提升課、名家表演藝術講解等活動也在各地舉辦……“各地‘愛越小站’全年的活躍度都很高!”鄭孝斌說。

重慶“愛越小站”依託沙坪壩區文化館羣星越劇團成立,成員們請來專業老師授課,排了近10部大戲,連續4年登上重慶科教頻道中老年春節聯歡晚會。“每演大戲,100多人的小劇場都滿滿當當,演出中沒人離場。”小站骨幹何德鳳很自豪。

“‘愛越小站’像磁鐵,聚攏各地的越劇迷,不斷擴大影響,讓更多人接觸越劇、認可越劇。這些僅靠專業劇團很難做到。”嵊州市文廣旅遊局副局長李煬說。

去年,嵊州新排了一出越劇現代戲核桃樹之戀》。全國巡迴演出時,各地的“愛越小站”成員畫海報、做推廣,成爲得力幫手。

今年5月27日,《核桃樹之戀》巡演到貴州遵義。一大早,貴州貴陽“愛越小站”的成員們就登車出發。“我們提前十來天就準備上了!”站長李珊很激動。劇團全國巡演,一路上都受到熱情接待。“他們是越劇戲迷,也是越劇生長的土壤。他們對越劇的熱愛和深情,經常讓我特別感動。”嵊州市越劇團演員部部長陳亞軍說。

更多年輕人加入“愛越小站”,對越劇的未來很重要。鄭孝斌說,目前在國內各大高校裡已經建立了92個“愛越小站”,成爲傳播越劇藝術的生力軍。

李曉燕浙江工業大學“愛越小站”負責人。“我們的‘愛越小站’不光吸納新生,還有一些早已畢業的師兄師姐,有活動時就會積極趕回學校幫忙。”李曉燕說。

分享藝術樂趣,當好戲迷“孃家人

“有這麼堅定的戲迷,真幸福。”王桂萍十分欣慰,“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他們能夠靜心學一門緩慢、古老的藝術,很難得。沒有觀衆,越劇就沒了基礎。”

“成爲戲迷的‘孃家’”是嵊州叫響的口號。52歲的陳琴是江西上饒人,2017年跟着票友到嵊州參加戲迷會,被大家的熱情感染。“參加戲迷會,讓我有種歸屬感,非常溫暖人心。”回去後,她在上饒成立了“愛越小站”,加入越劇戲迷大家庭。

除了每年暑假“搶名額”參加專業培訓,嵊州還不斷推出多種活動與戲迷互動。2020年夏天,嵊州組織“愛越小站”各地大學站的105名成員登上舞臺,與嵊州市越劇團演員一起演出,並在越劇藝術學校參加表演、唱腔、化裝、導賞等越劇體驗課。天津大學“愛越小站”的成員李彥反串了《碧玉簪》主角李秀英,驚豔全場。“戲迷的快樂,外人很難體會。這是一種精神寄託和享受。”鄭孝斌說。

有了小站,天南地北的戲迷就有了精神家園。今年5月18日,中國越劇戲迷網推出“越劇的力量”活動,各地“愛越小站”上傳視頻剪輯後形成一段兩個多小時的視頻。有戲迷給公衆號留言:“心情煩悶時聽一段越劇,憂悶就隨之而去。”

“在中國的戲劇百花園中,越劇不是雍容華貴的牡丹,更像是一朵絢爛奪目的小花,生命力頑強,很容易紮根,能夠長成一片。”嵊州市越劇藝校副校長夏言說。

在戲迷眼中,越劇就是他們共同的“蜜友”,學習、分享越劇,讓大家收穫了甜蜜的幸福感。雖然只是業餘愛好者,也似小蜜蜂一般爲越劇傳播貢獻着點滴力量。

絢爛的小花連成花海,蜜蜂盤旋留連。這樣的越劇,怎麼會變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