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力控股股價跌87%:總部全員降薪 副總裁級降70%

(原標題:新力控股股價跌87%:總部全員降薪副總裁級降70%)

9月20日,由富豪張園林控制的新力控股集團(02103.HK)下午3時38分起短暫停止買賣。停牌前,股價跌至至0.5港元/股,跌幅87.01%;盤中股價最低至0.37港元/股,跌幅91.85%。

澎湃新聞獨家獲悉,9月18日,該公司人事部門口頭通知集團總部員工全員降薪,其中副總裁級別降70%,總經理級別降60%,總監級降50%。另有新力控股集團區域公司員工向澎湃新聞確認,其所在區域目前尚未收到降薪通知。

推薦閱讀:

暴跌80%,新力地產崩了

鋒靂 陳齊樂

廣大A股股民正在享受中秋假期的時候,港交所上市的地產股遭到狙擊式拋售和單邊暴跌行情。其中狂跌超80%的新力控股,跳水曲線瞬間刷屏

截至下午3點37,新力控股(02103.HK)跌幅是87%,成交額,1.957億港元,合1.62億人民。

不到兩億元拋售,就能跌瘋的新力控股和他的港股流通盤,究竟是有多脆弱?

2億元,80%

新力控股的港股總股本是35.7億股。大股東張園林及其關聯方持有超29.7億股,超過了總股本的83%。公衆持股約6億股,只佔到16%左右。

截至9月20日下午緊急停牌。新力控股總成交量達到3.69億股,總成交額1.957億元。3.69億股,佔到新力公衆持股的超50%。

而且,新力在從3.8元跌到2元時,成交量還算風平浪靜,鉅額拋單主要在下午2點30左右,跌到2元以下的時候密集出現。這樣的拋售解釋成公衆股東集體行爲顯然十分勉強。大概率,是新力的大股東股票質押,被動爆倉,進而遭到強行平倉。

股價跳水的背後,新力的基本面在衆多房企中,風險近期早已頻繁顯現。

新力控股自江西南昌起步,其主要土地儲備集中於南昌與惠州兩地。因特別依賴信託融資,以激進的高槓杆財務策略擴大規模,新力控股在南昌本地有“江西小中樑”之稱。在該公司不長的發展歷程中,其曾數次身陷資金鍊斷裂的傳聞。

近期,新力控股多張商票延期或無法兌付,已經在票據圈引起了關注;同時,該公司位於廣東惠州的某地產項目融資屢次受挫,近期又被管理人叫停了打款。

雪上加霜的是,惠譽標普近期都將新力的評級下調爲負面。

新力控股已然缺乏新力。

省內業務省外做

近期被叫停打款的信託項目是西藏信託有限公司(下稱“西藏信託”)推介發行的“中保興瀚集合資金信託計劃”(下稱“中保興瀚項目”)。根據推介材料,該信託計劃是一款TOF產品,資金投向是“通過認購‘珠海中保興瀚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有限合夥份額,以股權方式投資於深圳安天房地產有限公司(下稱“深圳安天”)股權,並最終投資於新力惠州仲愷高新區項目”。作爲項目底層的地產基金的普通合夥人爲杭州中保乾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這是一家由中信集團、保利集團旗下信保(天津)股權投資基金與平安證券聯合發起成立的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機構。

(中保興瀚項目交易結構圖)

據知情人士,2021年8月初,中保興瀚項目啓動推介,不到兩週時間後,管理人西藏信託就叫停了打款,且沒有給出任何說明。公開工商信息顯示,2021年7月7日,深圳安天的股東深圳市藝晴房地產有限公司(下稱“深圳藝晴”)就已將所持49%的股份轉讓予珠海中保興瀚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稍早於上述工商變更,7月2日,西藏信託也進入了珠海中保興瀚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的股東名錄中。可以說,該項目實施的外部條件已經達成。

值得注意的是,這並不是新力控股惠州仲愷高新區項目融資第一次受阻。盡調及推介材料顯示,早在2021年2月4日,深圳藝晴就將深圳安天67%的股權過戶給了中國民生信託有限公司,並將剩餘的33%股權質押給了後者,但“因新力控股調整融資方案及民生信託額度原因,最終未提款”,民生信託計劃發行的項目宣告流產。

實施到股權變更階段後,同一個項目在不同信託公司手裡折戟兩次似乎並不常見,尤其對於慣用信託融資、且有大量存續信託債務的地產公司來說更是少見。新力控股集團的招股說明書顯示,截止到2019年4月30日,該公司信託融資借款的未償還總額爲人民幣141.12億元。其中,平安信託、國通信託、中建投信託、渤海信託、中原信託、陸家嘴信託、四川信託、國投泰康信託、民生信託等均與新力控股發生過業務往來,其借款金額從4800萬元(渤海信託)到10.3億元(平安信託)不等。此外,與中保興瀚類似,還有信託公司通過將資金投向有限合夥的方式爲新力控股輸血,招股書顯示,嘉興創麟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曾向新力控股借出一筆規模達到20億元,年利率高達15.46%的借款,而這筆資金實際上來自於五礦信託。

除了慣用信託融資外,新力控股還有一大特色,即合作方大多爲江西省金融機構。招股說明書羅列了45筆借款,其中僅4筆借款的債權人爲江西省內機構。其中,江西省金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筆借款3億元;江西省水利投資集團有限公司2筆借款合計6.8億元;江西省井岡山北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1筆借款4050萬元;三者合計10.205億元,僅佔全部45筆借款本金總額的7.24%。

一位南昌本地的非標從業者告訴鋒靂,雖然新力控股倚重非標融資,但“省內機構和他們的合作真的不多”。新力控股2020年年報稱,“江西省是本公司的發源地,南昌房企商品住宅成交本集團擁有絕對領先地位······截至2020年12月31日,本集團在江西省應占權益土地儲備面積爲467萬平方米,佔總應占權益土地儲備的約30.7%,其中南昌佔江西省應占權益土地儲備約76.6%”。既是本土企業,又有大量土地儲備,按理說,知根知底更方便開展業務、控制風險纔是,爲何本土金融機構與新力控股反倒鮮有業務往來呢?

延兌、停工、讓股權

值得注意的是,稍晚於西藏信託叫停項目打款,新力控股的商票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延期兌付或未兌付。

網站“匯票學院”(edu.wpb.work)8月24/25/26三天的“商票兌付信用記錄彙總”欄目顯示,新力控股旗下的南昌新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南昌新嵐”)作爲承兌人,其商票於8月5日到期,但直到18天后才兌付;南昌名門世家房產開發經營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名門世家”)作爲承兌人,其商票於8月6日到期,但直到20天后才兌付;江西運發實業有限公司(下稱“江西運發”)作爲承兌人,其商票於8月7日到期,但直到15天后才兌付;江西金麒麟置業有限公司(下稱“江西金麒麟”)作爲承兌人,其商票於8月9日到期,但直到14天后才兌付。同時,8月3日與7日到期的江西和之信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江西和之信”)的兩張商票,則截止到8月26日還未兌付。

上述五家子公司均爲新力控股旗下重要的拿地與項目開發公司。其中,南昌新嵐是新力江悅的項目公司,新力江悅已於2019年12月22日全盤售罄;名門世家是新力鉑園的項目公司,新力鉑園於2019年開始交付;江西運發是南昌新力城的項目公司,新力城首期於2020年底交付,二期計劃於2021年11月底交付;江西金麒麟是新力·禧園的項目公司,新力·禧園已於2019年9月交付;江西和之信是新力銀湖灣的項目公司,銀湖灣則早在2018年1月就開始交付。從時間節點來看,除了江西運發以外,上述項目應當均已實現了資金迴流。

而就在票據被爆出延期兌付不久之前,江西運發開發建設的南昌新力城也被爆出因資金問題施工方宣佈停工。承建方成都建工集團有限公司發佈了一則《停工公告》,稱,“由我單位施工總承包的南昌新力城三標段主體及配套建設工程項目,項目已完成大部分工作量,我司已完成產值約2.4億元,發包方(江西運發實業有限公司)已付金額約1.4億元。目前,發包方仍拖欠我司工程款約4000萬元未支付(不包含工程結算款)。鑑於發包方拒不認可我單位上報的合理索賠,前期拖欠的工程款也不支付,後期工程款又無法保障,因此造成我司無法支付下游單位的材料貨款及農民工工資,已導致大量供應商及施工班組起訴我司。2021年7月16日以後,供應商已停止供貨、農民工全部罷工。我司被逼無奈之下,被迫停工”。

蹊蹺的是,幾乎與上述事件同一時間發生,新力控股非上市公司體系的有家連鎖便利店開始“去新力化”。公開工商信息顯示,2021年8月11日,有家連鎖便利店的法人實體——有家實業有限公司的股東發生了變動,原股東新力科技有限公司將所持80%股份轉讓給了江西年月日貿易有限公司,而後者是今年8月6日剛剛成立的公司;同時,有家實業的另一名股東,持股20%的南昌尚力科技中心(有限合夥)則早在2018年6月就變更了工商信息,新力控股實控人張園林的配偶吳承萍退出了股東名錄。

不久前的上述行爲,其實都是新力的風險預警。

另一方面,9月3日,國泰君安更新了對新力控股的研究報告,新力控股(2103.HK)獲國泰君安維持“買入”評級,目標價4.8港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