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車市:一手車“焦灼”二手車“升溫”

記者近日實地走訪新能源車市時發現,受上游原材料、零部件等供給影響,不少新能源車主機廠普遍處於“焦灼”狀態,而二手車市場卻開始“升溫”。

業內人士認爲,隨着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的增加,未來新能源汽車後市場將迎來一片“藍海”。作爲高度電子化”的產品,新能源二手車在價值評估、產品標準軟件升級等方面具有傳統燃油車完全不同的特性建議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爲契機,完善相關標準,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新能源汽車大數據平臺,構建產品全鏈條追溯體系,推動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健康發展

新能源二手車“升溫”

“今年明顯感覺新能源二手車市場在‘升溫’。年後來賣場購買、諮詢新能源二手汽車的客戶每天有30到50人次,是年前的3到5倍,新能源二手汽車銷售量是去年的3倍,以30歲左右的年輕買家居多。”優信二手車(合肥)大賣場的新能源汽車負責人蔣永宏告訴記者,“今天,一輛比亞迪二手新能源車剛到賣場,就被客戶看上買走了。”

記者發現,二手新能源車線下銷售升溫,線上銷售同樣“熱鬧”。

瓜子二手車網站的一位銷售人員告訴記者,消費者可以線上看車,線下送車上門,還能提供分期付款。近段時間,在線上購買、諮詢新能源二手汽車的顧客明顯增多。小鵬、比亞迪、五菱宏光、特斯拉、歐拉黑貓品牌的二手新能源車成交量比較靠前。

“到今年底,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就沒有了,我們預測可能會促進新能源二手汽車的銷售,但沒想到市場升溫這麼快。”蔣永宏說。

“最近油價漲得快。按一度電5毛錢計算,電動車跑一公里大概花6分錢,使用成本是燃油車的十分之一。不少新能源新車價格上漲,提車還要等。綜合比較,我覺得一些性價比高的二手新能源車也是不錯的選擇。”剛入職不久的合肥市民李強告訴記者。

安徽省統計局貿易外經統計處處長黃冬蓮介紹,今年1月到2月,安徽省限額以上的新能源汽車零售額同比增加5倍以上,隨着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的增加,新能源二手汽車逐漸成爲車市的一支重要“生力軍”。

“焦灼”的一手車

疫情對新能源汽車的供應鏈造成了較大影響,新能源汽車的產能受到抑制,生產難以滿足訂單需求。”安徽江淮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乘用車分公司副總經理汪光玉告訴記者,“一方面芯片、原材料價格都在上漲,另一方面零部件供應不上,3月份我們只能滿足產能的50%,4月份情況更不樂觀。”

記者走訪發現,受上游原材料、零部件等供給側影響,新能源汽車主機廠普遍承受着成本和供應鏈的雙重“煎熬”,新能源“一手車”市場處於“焦灼”狀態。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今年以來,汽車使用量較大的鋼、銅、鋁、橡膠等都處在價格高位,且恢復週期難以確定,汽車生產企業經營成本居高不下,盈利空間被進一步壓縮。以鎳爲例,近期鎳價上行,帶動電池硫酸鎳價格上漲,由此產生的新能源單車成本提高了5000元至7000元,加上今年新能源汽車補貼進一步退坡,新能源車企成本壓力加大。

在原材料、電池、芯片等價格普遍上漲的情況下,新能源車企開始紛紛上調終端車型的售價,記者走訪發現,奇瑞新能源汽車全系車型每輛車價格上調了2900元到5000元,江淮新能源熱銷車型E10X每輛車價格上調了3500元。

一位汽車銷售人員告訴記者,除漲價外,受配件緊張影響,新能源整車企業的產品交貨期普遍延長,某些熱銷新車型需要4個月到6個月才能提到車。

“漲價毋庸置疑會抑制新車的銷售,但上游材料漲價太快,車企也扛不住了,某些品牌的新能源車漲了20000元/輛。可即便如此,汽車生產廠家也沒有多少盈利。”汪光玉說,“往年的4月到5月是汽車銷售旺季,但受今年疫情影響,之前確定的多場春季車展,現在都不能辦了,疫情對新車銷售的影響很大。”

在安徽省經濟和信息化廳汽車產業處處長馬翠兵看來,疫情下,新能源汽車供應鏈緊張的傳導反應,催熱了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而其背後,則反映了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接受度的提高以及旺盛的新能源汽車市場需求。

工信部數據顯示,2022年2月,我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滲透率爲19.2%。

業內人士認爲,當下,我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滲透率不斷提高,用戶需求已成爲牽引市場發展的主要動力。隨着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由“政策驅動”向“市場驅動”轉變,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由“冷”到“熱”、走出低谷是大勢所趨。

“二手新能源汽車是整個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生態上的重要一環。隨着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發展,相關基礎設施和服務體系在不斷完善,持續改善的新能源汽車消費使用環境,將進一步放大汽車消費對產業發展的拉動。”馬翠兵說。

重估新能源二手車價值

公安部統計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的保有量已達891.5萬輛。業內人士認爲,在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背景下,隨着新能源汽車市場保有量的快速提升,新能源汽車後市場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二手車銷售成爲其中重要的增長點。但與此同時,新能源二手汽車價值評估標準缺乏、殘值率低、相關數據不透明等問題依然是影響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健康發展的瓶頸。

優信集團首席戰略官文兵表示,與傳統燃油車相比,目前新能源二手汽車的存量還不多。雖然新能源二手汽車交易量的增速較高,但絕對值相對較低,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發展潛力很大,但目前尚處於發展起步階段

汪光玉認爲,新能源二手汽車的價值一度被嚴重低估,制約了新能源二手汽車的交易。同時,行業內對新能源二手汽車的電池、電機電控等沒有統一的評估標準,相關的評估人才也相對匱乏。雖然在新車價格傳導和技術進步等多重因素催化下,一度被嚴重低估的二手新能源汽車價值正在逐漸迴歸,但與燃油車相比,依然未到合理空間。

“作爲高度‘電子化’的產品,新能源二手車電池、電機、電控等歷史數據的公開透明,對於消費者權益的保障以及價值評估至關重要,但目前這些數據都掌握在汽車生產廠家手裡,廠家沒有公開歷史數據的動力,普通消費者和二手車經銷商就沒有渠道獲取相關數據。”井文兵說。

業內人士表示,構建供需互促、產銷並進的新能源汽車產業良性循環生態,對於拉動內需,促進經濟綠色低碳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在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發展起步階段,應依據新能源汽車的特性,加快完善二手新能源汽車的價值評估機制和標準體系建設,推動相關數據資源開放共享。

與傳統燃油車不同,軟件定義汽車已成爲新能源汽車的發展趨勢。新能源汽車的軟件升級不僅關係到車主的體驗感,也關係着駕駛的安全性,業內人士建議國家完善相關條款,在汽車OTA升級方面保障新能源二手汽車車主享受與首任車主同等權益。

對此,井文兵表示,行業要“以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爲契機,加快建立全國統一的新能源汽車大數據平臺,引導車企將新能源汽車的電池、電控、電機以及OTA升級等相關數據上傳,並對消費者公開,通過大數據賦能,構建產品全鏈條追溯體系,強化市場監管,從而推動新能源二手汽車市場的有序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