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透視-丟鞋學問大 拖鞋、高跟鞋下場不同

2008年伊拉克記者柴迪,在美國總統小布希告別記者會上,向小布希丟鞋抗議後,「丟鞋」儼然成了表達抗議的一種趨勢臺灣接軌「世界潮流」,從地方首長到元首,都曾受到丟鞋伺候;丟鞋行爲罰不罰?關鍵在於是否表達言論自由,還跟丟到人與否、丟什麼鞋有關

伊斯蘭文化中,向別人丟鞋,是一種帶有侮辱性質的行爲。抗議事件的丟鞋,既然是羞辱動作,有沒有丟到對方就有差別。如在公開場合丟中,就有公然侮辱刑責;對方是公務員,出席公開活動又屬執行公務的話,可能觸犯公然侮辱及妨害公務罪。

實務見解,陳抗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丟鞋屬意見表達,如此抗議的「附隨行爲」,就在言論自由保障範疇內。

只是,丟什麼鞋卻有不同結果,單純是質地輕軟的拖鞋、一般鞋子基本上沒有「殺傷力」,即使擊中也不致受傷,屬受言論自由保障的陳抗行爲,這正是許多案例會判無罪或認定不違反社維法,不罰的原因

但若是含有金屬包片工作靴、帶有尖銳金屬片,或酒杯高跟鞋,這些可能造成傷亡的鞋子,就不能算是言論自由保障,得依個案,有可能涉犯公然侮辱、妨害公務、傷害罪等刑責。

惟丟鞋若同時違反社維法和刑法,基於「一事不兩罰」的法理,如酒駕般,得先移送檢方柯文哲被獨派丟鞋違反社維法案法官裁定不受理的原因即在此。丟鞋抗議怎麼丟?才能達到目的又可避免刑責,箇中大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