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職業“考證亂象”爲何屢禁不絕?

“碳排放管理高級證書,兼職掛靠月入過萬”“收納整理師不限學歷門檻,10天速成取證”“家庭教育指導師崗位缺口數百萬,拿下證書就有了金飯碗”……春招旺季網絡上各類名目繁多的技能考證項目讓人眼花繚亂。

記者調查發現,部分線上培訓機構以新職業職業資格職業技能等級等名義隨意舉辦培訓、評價、發證活動收費、濫發證,不少剛畢業或準畢業的大學生被割“韭菜”。

隨着新職業涌現,相關培訓也日漸火熱,部分機構爲招攬生源打起了擦邊球,滋生出衆多亂象

一些培訓機構誇大效果亂宣傳,吹噓證書含金量及就業前景,承諾學員“包過”“包就業”“包掛靠”“有補貼”“考過即可月入過萬”。一些培訓機構巧立名目亂收費。除了輔導費、書本費、報考費、包過費,有的還推出消費貸,牟取額外收益。

上述行爲不僅誤導公衆、損害學員權益,也影響新職業、新工種社會認可度,爲害甚廣。

事實上,從報名、考試領證,部分培訓機構的“承諾”往往都有大量漏洞,但現實中相關案件依然多發、易發,原因何在?

隨着“放管服”改革深化,我國職業資格認定已經不再全部由政府或其授權單位認定發證,而是部分轉爲社會化等級認定,把人才評價權交給市場。由於技術技能類社會服務行業市場“蛋糕”不斷做大,利潤空間“水漲船高”,一些機構和單位便“乘虛而入”。

當前,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加入“考證大軍”,催化了考證培訓的熱潮,但市場上培訓機構良莠不齊,讓消費者難以辨別,相關糾紛呈上升趨勢。

在這些糾紛中,培訓機構往往異地經營比例高,而消費者多爲外地學員,僅通過網絡獲得相關信息無法實地對培訓機構的軟硬件設施進行考察。這給一些“空殼公司”留下機會,有部分案件中的培訓機構股東,在收取學員高額培訓費捲款跑路,造成判決生效後實際執行難,學員權益無法得到維護和救濟

在線培訓考證亂象已引起國家重視。近期,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開展了技術技能類“山寨證書”專項治理,重點查處是否存在違規使用有關字樣標識、是否存在違規培訓、違規收費,是否存在虛假或誇大宣傳,是否存在故意混淆概念、誤導社會的炒作和涉嫌欺騙欺詐違法違規情況。

在加強監管打擊同時,還應進行必要疏導。業內人士指出,我們雖然認可了新職業,卻並未建立起成熟的行業標準和培訓體系。大道不暢、小道必猖。這些現實“漏洞”亟待堵上。

此外,各地應該大力培育優質機構。在經營培訓場地教學師資等軟硬件設施方面設置一定標準和條件,建立合理的准入機制,加強源頭防範。對符合資質的單位要積極扶持,優化公共服務供給。

最後,剛畢業的大學生求職心切,在校期間對職業資格考試又知之甚少,很容易被誇大其詞的廣告宣傳所矇騙。相關政府部門應爲培訓市場打好基礎,及時更新發佈政策信息,同時加強與各高校的合作,對畢業生開展職業資格考試政策諮詢座談會交流會等活動,讓求職者對證書合法合規性和含金量心中有數。

(本報評論員向定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