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屠龍年代》 重回「大骨架」

蘇曉康當年以電視紀錄片河殤》引發中國青年思想熱潮數本報告文學書呈現他憂國憂民、知識分子的良心。流亡、車禍後,蘇曉康風格丕變,《離魂歷劫自序》、《寂寞的德拉瓦灣》寫下自己與妻子傅莉漫長復健生活

季季說,蘇曉康過去憂國憂民的大骨架,早已被大時代拆解掉,「以前他的作品揹負爲天下蒼生請命的大骨架,沉重而冰冷,現在他的筆下只有血肉血淚,一字一句柔軟而滾燙。」

「他曾說,到了最後,過去他所瞭解的中國、在他筆下被批判的中國早已消解,因爲車禍,做爲一個人最基本熱情責任,就是回到小小家庭裡了。」

然而,在即將出版的《屠龍年代》中,蘇曉康寫的是一九五○年代發生在中國的大饑荒水壩崩垮等事件。他笑說:「這些事沒人好好寫過,沒人敢寫,所以我又回到大骨架了。」

今日,蘇曉康與季季在臺北國際藝術村,有一場「大陸的八○年代文化熱」文學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