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藍方不滿自拍照被說成「私密照」 告學長妻妨害名譽結果出爐

▲許藍方控告學長妻子劉友臻涉嫌妨害名譽結果不起訴。(資料照/翻攝《許藍方博士Dr.Gracie》粉專)

記者劉昌鬆臺北報導

「最美性學博士」許藍方去年和已婚醫師康鈞尉傳出不倫戀,康妻劉友臻發聲明指「對方(許藍方)半夜傳給先生的私密照片」,讓許藍方不滿,單純的自拍照被媒體報導成裸身照,控告劉女爆料給記者涉嫌妨害名譽,但臺北地檢署勘驗照片等事證後認爲,劉女的聲明與事實沒有太大差別,22日處分不起訴。

《鏡週刊》2021年8月報導,自稱劉友臻的閨蜜爆料,公開許藍方和康鈞尉2020年9月間露骨對話,並透過《鏡週刊》發表聲明,「每當想到對方半夜傳給先生的私密照片及露骨對話、不經意看到社羣媒體跳出的影片畫面,皆讓我輾轉反側,夜不成眠,對我的精神造成極大的傷害,不得已只好委託律師對其提出訴訟。」

▲劉友臻曾發生明指許藍方傳送「私密照」給丈夫。(資料照/記者黃哲民攝)

許藍方始終否認與有婦之夫不倫,遭劉女提告求償300萬元,臺北地院7月間已判許要賠償50萬元。民事訴訟期間,許藍方則循刑事途徑,反告劉友臻就是爆料者,讓媒體寫她傳送「裸身照」,又聲明說她傳送「私密照」,實際上她只是傳「自拍照」。

檢察官調查勘驗許藍方與康鈞尉的手機,有許多女子照片,其中穿着較火辣的都不是許藍方,根據雙方對話內容,許藍方傳了1張穿着背心斜躺牀上的照片給康鈞尉,並傳送文字晚安寶貝」,這和劉女聲明所提「每當想到對方半夜傳給先生的私密照片及露骨對話」並無太多出入,此外,媒體記者作證,報導使用「裸身」並非劉女所述,是記者看完照片後自行撰文,因此以罪嫌不足等理由,處分不起訴劉女,另外記者被控妨害名譽部分繼續偵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