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明棋:美國退出QE對發展中國家衝擊不大

徐明棋

本站財經6月27日訊 2013年陸家嘴金融論壇於6月27-29日在上海召開,今日在“浦江夜話二:新興經濟體增長面臨的新挑戰新動力”分論壇上,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徐明棋表示,發達國家經濟政策調整,對我們產生衝擊不至於那麼大,尤其是美國量化寬鬆的退出,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而且根據我的判斷,可能還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徐明棋稱,歐美股市和發展中國家的股市波動,有着非常高的同步性。如果說資金流出發展中國家,流向發達國家,那應該是發展中國家股市下跌,發達國家的股市上漲,但沒有這樣。大的金融機構利用這樣的題材,不斷在金融市場上炒作,引起市場大幅度的振盪。只有大幅度振盪,他們纔可以從中獲得高額利潤,這對實體經濟會產生非常不利的影響,使得我們復甦的過程會變得更加緩慢。

文字實錄:

[徐明棋]很高興今天有機會大家交流觀點。前面的嘉賓都提到關於發展中新興國家面臨的挑戰,他們的觀點基本都非常接近,就是指出了主要的挑戰,實際上都是內延性的,我也支持這樣的觀點。爲什麼?發展中國家經濟現在面臨的主要問題,的確是他們內部結構的問題,以及前一階段高速增長所形成的資產泡沫問題,還有資源環境問題,包括社會問題。這些社會問題主要是收入分配不公引起的,我們觀察到,在巴西南非,一定程度上大多數新興市場國家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20:19:43]

[徐明棋]  剛纔王志浩教授也提到了,要解決這些問題主要還是要靠改革,要靠經濟結構的調整以及社會利益集團的調整,要有相應的政策。這是我們今天達成的共識,所以我做這樣的總結,最近大家看到沒有?一些經濟媒體大幅度報道新興市場國家形成最大的挑戰、面臨最大威脅的是關於發達國家經濟政策的調整,尤其是美國量化寬鬆的退出,導致資金紛紛要從發展中國家退出流向發達國家,從而引爆發展中國家前一個階段形成的資產泡沫,使泡沫破裂。市場大規模資金流出,導致這些國家出現經濟增長停頓的風險。 [20:21:29]

[徐明棋]  發達國家經濟政策的調整,對我們產生的衝擊不至於那麼大,尤其是美國量化寬鬆的退出,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而且根據我的判斷,可能還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現在,美國也購買850億美元的債券,只是預示到市場良好時退出,但現在市場過度反應。因爲現在經濟體當中,大的機構投資者、金融大鱷不斷在尋找可以炒作的題材。在經濟政策轉換之時,所存在的潛在影響放大了,可以成爲他們炒作的題材。恰恰是這些炒作,帶動市場羊羣效應帶來的衝擊可能面臨着挑戰。隨着大集團的投資報告經濟學家在主流媒體上發表看法,將會帶動這些國家本國國民投資的預期變化,形成重大的衝擊。在這樣的背景下,金融市場可能會出現“過山車”的大規模波動。我們已經看到,這個波動已經出現。 [20:23:32]

[徐明棋]  前一階段,一些學者報刊雜誌上發表看法,認爲這些波動就是因爲美國退出量化寬鬆之後,美國資產變得有吸引力了,所以資金從發展中國家退出,發展中國家股市大跌。但你仔細觀察一下,歐美股市和發展中國家的股市波動,有着非常高的同步性。如果說資金流出發展中國家,流向發達國家,那應該是發展中國家股市下跌,發達國家的股市上漲,但沒有這樣。大的金融機構利用這樣的題材,不斷在金融市場上炒作,引起市場大幅度的振盪。只有大幅度振盪,他們纔可以從中獲得高額的利潤,這對實體經濟會產生非常不利的影響,使得我們復甦的過程會變得更加緩慢。 [20:25:08]

[徐明棋] 實體經濟的投資者在面臨未來市場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背景下,它的投資意願會受到遏制,這樣的情況下,無論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從全球金融治理角度來說會越來越緊迫。我們需要一種合作,來遏制市場大規模的炒作,使得全球經濟的調整,包括危機之後的復甦能更有序的進行。否則,的確可能會產生重大的衝擊,並且可能在新興市場國家,在一些政策適當的背景下會引起個別國家出現金融危機。因爲歷史上曾經出現這樣的現象,很難說不會再發生。對中國來說,穩定我們的宏觀經濟政策,推動我們整個內部的改革和開放,將可能是應對這些外部衝擊最主要的政策手段謝謝。 [20:2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