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後分析-樑低空過關 須爭港民信任

2012年香港第四屆特首選舉選舉塵埃落定。選前一週,負責港澳事務國務委員劉延東南下深圳接見從香港各界選委和領袖做遊說工作;中聯辦亦四處向選委拉票支持樑振英。可見在流選說甚囂塵上之時,北京不敢大意。投票結果,樑振英得票只比最低當選門檻高出88票,可見北京在選前加大力度支持樑振英的做法正確,不敢輕忽唐營以4大地產商爲首的商官聯合體的反撲,否則選舉出現流選並非不可能。

3大問題橫亙面前

北京在這場較量中戰勝了香港的保守勢力:商官聯合體,但卻不算大勝,距離北京力保樑以700至800票當選尚有一段距離。香港商官聯合體並非一塊鐵板,原本是唐英年支持者的4大地產商之一的鄭家純在選後站到了樑振英陣營中,他表示爲香港繁榮安定着想支持新特首。但香港建制派在這場選戰中撕裂,要彌補並不容易。北京在選舉後期的做法亦激起部分港人反彈,增加對北京的不信任,認爲中聯辦過分介入香港事務,恐懼一國兩制會變一國一制,導致樑在選前最新民調中支持度跌至35%。

有幾個巨大問題橫亙在新特首樑振英面前,一是在低民望基礎上如何解決香港延宕多年的深層次矛盾,如香港地產霸權的存在;二是如何化解和唐營宿怨;三是如何釋除大衆對他個人的疑慮,他和北京的關係尤其他可能是地下共產黨員身分,使人擔憂香港的核心價值受到挑戰。

特首大位有如魔戒

樑振英縱使遭受過輿論的不同質疑,但少見質疑他的能力。他白手興家,並且能言善辯,一度被稱爲「魔鬼辯護士」。這也正是部分香港中產階級擔心憂慮之處,恐怕樑實行強人政治,成功推行一些不利於香港核心價值如法治、自由等法例和政策。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接受採時表示,特首權力十分大,缺乏制衡,「好多事情都可以黑箱作業、閉門造車,而我們不知道。」

香港特首之位猶如《魔戒》中的那枚戒指,爲爭奪這枚戒指,各方不擇手段,結果在傳媒的聚焦燈下揭露出不少真相。在長達數月的傳媒監察和砲轟下,每個參選人民意支持度在後期都走低。同時各大傳媒選邊站的行爲及發表大量捕風捉影、只見立場不見論據的文章的做法,亦使香港傳媒的公信力受到傷害。這次選戰的慘烈,對將來競逐特首大位的人提出了警示:不應心存僥倖、須早計劃、私生活檢點

挺唐的田北俊曾在電臺節目慨嘆:香港人要接受現實,迎接樑振英時代的來臨。但樑振英時代來臨前夕卻充滿着不信任氣氛,部分香港人對樑的懷疑和焦慮,隨着報章的推波助瀾日增。如何化解這種氛圍?如何提出大和解方案彌補體制中的裂痕考驗樑振英和團隊智慧

樑振英正式上任的日期是7月1日。他和香港人之間還有一個百日黃金時間;做爲民望最低的候任特首,如何在上任前恢復市民信任,將是首要任務。7月1日有多少香港人上街示威,將是樑的第一個考驗。

若樑在未來100天未能消除市民疑慮,那些支持樑當特首的組織和政黨在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將遭港人用選票懲罰,可預期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大勝,到時樑振英的施政會舉步維艱。(作者爲香港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