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大漠

涼州路上零星飄起了雪花。很輕,像柳絮兒。這樣溫軟的雪花,看着心疼。

到了馮家園子,雪愈發下得濃稠,涼州曠野一片蒼茫的白,雪花翻飛。遠處村莊白色羽毛鳥兒,孤單,渺小。

車停在老師門前車轍很快被雪覆蓋。大野裡白茫茫的,屋子裡爐火正旺。李老師已烤好了焦香土豆,等我們。

熱茶,烤得金黃糖蘿蔔包子蘋果山楂文學詩歌遠方

聽不到雪落聲音。掀開門簾,滿眼都是潔白。院子裡,路上,房頂上,都是雪,一朵一朵踩着大地氣息落下來。老師家的金毛犬跑來跑去。世界一下子寂靜。

喜歡的兩個節氣小雪大雪。好像很多很多的雪,就藏在這兩個節氣裡。時令一到,雪就熙熙攘攘趕往人間。今年涼州雪多,我們雪域高原反而少。我的朋友開玩笑說,你趕着一羣大雪路過烏鞘嶺,把天祝的雪趕到涼州了。

可是,這麼大的一場雪,我真的趕不動。

門外是老師的果園,一道柴扉,攔住一園子果樹,還有竹子,低矮的灌木。雪落在柴扉,沾溼了柴扉的衣裳

木頭柵欄雪地裡摟緊枯萎的藤蘿,還有凋零的朝顏花。園子裡幾間土屋頂上,已經被大雪攻佔。窗臺上也是雪,睡眼蒙��的樣子

雪,好像下在夢裡一樣迷幻,驚豔。

園子裡的果樹,枝椏乾枯,在大雪裡伸展開了,分不清是哪種樹,都一樣的疏朗枯淡,孤清寂寞。大雪蒼茫,天地混沌,而一園子樹,枯寒裡蘊藏着氣象萬千。

只有竹子是綠的,在雪天有一種清韻。雪就一點一點小心地壘滿竹子枝頭。一簇一簇的雪朵兒,裝作梨花的樣子盛開,怯怯的,不勝風寒。那枝椏,輕微地顫動一下,兩下,一粒雪也沒有掉下來。也沒有風。

一隻麻雀泊在木頭籬笆牆上,飢腸轆轆看着大雪發呆。幾隻鵝搖着身子,呃呃呃叫着,滿園子溜達。

馮家園子這個小村落,是空靈輕軟的水墨意境,是天地之間清美的大寫意。枯淡濃溼,筆無纖塵,別有一番逸韻。

偶爾有人踏在路上,咯吱咯吱的聲音也全是柔和的,細弱的。有點醉酒的醇,讓人聽了心生歡喜。

這雪,下得像一闋宋詞,婀娜,柔和,瘦而妖嬈。卻分明有些慵懶的意思。

屋子裡,紅泥火爐,一壺老茶,一碟卷糕。還有老師的書,輕輕捻動指尖書頁翻過去一頁,“嗤啦”響了一聲,聲音輕微。

心界空曠大音稀聲心空了,容得下一軸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的大意境,容得下十萬雪花降落在大漠

院子裡,人間煙塵氣息,都藏在一場大雪裡,不動聲色。如果有一點小小的詩意,就粘貼一枚雪花,讓風郵走,發表在大漠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