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劉中民:塔利班溫和化 面臨極端組織挑釁

專家認爲,塔利班捲土重來再次入主阿富汗,有可能變得更爲溫和。圖爲塔利班戰士喀布爾街頭巡邏。(美聯社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劉中民27日指出,阿富汗塔利班捲土重來,有可能變得溫和,但遏制「基地」、「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挑釁,是道難題。建立「伊斯蘭酋長國」,更再次凸顯伊斯蘭主義國家觀對國際體系衝擊,阿國內部「伊斯蘭國家」與外部「民族國家」的雙重身分,能否實現對接,既是塔利班的問題,也是國際社會的問題。

劉中民透露,阿富汗局勢並未因塔利班速戰速決再次入主喀布爾而變得明朗,一方面重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的國家定位,一方面不斷展現包容、溫和的形象。到底是新瓶裝舊酒權宜之計,還是脫胎換骨改變?現行以民族國家爲單元世俗化國際體系又該如何接納「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這種特殊國家?

劉中民認爲,塔利班溫和化主要是改變過去具有明顯政治性、強烈排他性暴力性、極強欺騙性等三個特徵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即有可能放棄過去一些極端做法。但也面臨在內部如何統一共識、彌合強硬派溫和派分歧挑戰;在外部與極端組織如巴基斯坦塔利班、「基地」切割,遏制「伊斯蘭國」挑釁和擴張的挑戰。

劉中民表示,從信奉伊斯蘭教遜尼派的塔利班思想和行爲排斥什葉派來看,塔利班還涉及教派主義。塔利班的教派政策,應介於「基地」與「伊斯蘭國」之間。在教派問題上,塔利班曾對哈札拉族什葉派,施以極端排斥和濫施暴力。爭取哈札拉族支持,有利於塑造謀求教派和民族和解的溫和形象。

劉中民指出,塔利班將繼續堅持其伊斯蘭主義的基本意識形態底色,惟在此基礎棄絕伊斯蘭極端主義、實現溫和化,是塔利班在主客觀因素下推動的選擇,只是仍面臨內外壓力挑戰。作爲「伊斯蘭酋長國」這一地方性伊斯蘭政權,塔利班沒有什麼抱負,也無建立泛伊斯蘭「哈里發國家」的政治宏願

劉中民強調,「伊斯蘭酋長國」的內部國家身分是「伊斯蘭國家」;在聯合國架構、即民族國家體系內的外在國家身分如何確定,並非可有可無的文字遊戲,當前困惑,便是國際社會如何承認塔利班?及在塔利班改造到何種制度狀況,才具備聯合國成員國的國際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