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追劇”大狂歡

記者 師文靜

“甄嬛去倚梅園祈福,沒說出來的第三個願望是什麼”“淳兒向甄嬛抱怨長胖時,早膳吃了什麼”“肖鶴雲和詩情名字出自哪首詩歌?”“沈翊課堂上講過哪些世界名畫?”……近日,“甄學十級學者考試試卷類型升級,且不斷提升難度,《獵罪圖鑑》《開端》等新劇也掀起“十級追劇學者”考試熱。同樣是觀衆,但只有通過了最低50道題專業級試卷,才能稱得上是某部劇的“骨灰級劇迷

劇迷羣“十級學者統一考試”熱可不是小打小鬧,《開端》考試6萬多人蔘加,只有3位劇迷獲得滿分。“顯微鏡追劇”樂趣多,“考試化”標準考覈腦洞大,把一部部好劇都盤出包漿了,依舊樂此不疲。這個過程中,讓人讚歎的是劇迷的強大生產力、創造力以及追劇熱情

語文卷數學卷專題卷

學術追劇”不簡單

追劇考試日漸流行,劇迷對一部部經典劇仔細地盤來盤去,總能開發出新題目,所以《紅樓夢》《甄嬛傳》《武林外傳》《還珠格格》《情深深雨濛濛》《老友記》《亮劍》等老劇題庫會年年更新、節點更新。比如,“考古追劇”大熱門《甄嬛傳》,不僅有2020年到2022年系列全國統一考試卷,還有十週年特別卷、臺詞專項考試卷、高難度題集錦等;《紅樓夢》則有分集考題、聽力考題、基礎考卷等。追劇本身是一項娛樂活動,但熱衷學術追劇的忠實粉絲把這項娛樂活動智力化、知識化了。

有趣的是,《紅樓夢》《甄嬛傳》等經典古裝大劇,因爲傳統文化底蘊深厚,劇中詩詞典籍、戲曲繪畫、美食養生、禮俗服飾等都有涉獵,試題往往豐富多彩,頗見功力,堪稱追劇界的“語文卷”。《紅樓夢》中的人物、詩詞等本身就是高考知識點,可考的點非常多,所以針對87版《紅樓夢》的考題也非常多樣,常識題、劇情題、詩歌題、金句題等構成海量的考試題庫。《甄嬛傳》中引用了大量的古詩詞,像“頹恩誠已矣,覆水難重薦”“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以色事他人,能得幾時好”等劇迷耳熟能詳的詩句能出成填空題。而根據劇情涉及的剪紙、頭飾、飲食、品茶、嬪妃制度等非常細節化的內容,更能擬出大量題目:劇中甄嬛剪過的剪紙花樣有哪些?劇中各嬪妃彈奏了哪些經典曲目?沈眉莊讀過哪些書?果郡王的香囊裡有什麼香料?還可以論述一下後宮嬪妃制度及上限人數。

懸疑劇探案劇似乎更容易出“數學題”和“推理題”。剛收官的《獵罪圖鑑》《開端》也迅速出了考卷,答題需要記憶力、推理能力還有計算能力,看劇時需要注意屏幕上的蛛絲馬跡。《開端》一劇的題目就包括:45路公交車車牌號、李詩情的手機號碼、肖雲鶴共有幾套衣服、盧迪秘密基地的密碼、高壓鍋套了幾層塑料袋、王興德女兒去世年月日等。《獵罪圖鑑》的題目也集中在對各種證據、線索的提問上,比如沈翊通過什麼方式得到小安的DNA、沈翊在課堂上講過的名畫有哪些等。“數學題”和“推理題”太細節化,就需要劇迷們一邊重溫劇情,一邊答題,才能得高分,這也是很多懸疑劇迷們樂此不疲的事情。有些適合玩梗的劇也是“數學題”扎堆,比如《情深深雨濛濛》,劇迷提出來的“杜飛一共送給瞭如萍幾隻鴨子?”“陸振華一個月給依萍母女多少生活費?”“杜飛可以忍多久才洗一次衣服?”“如萍20塊的手鐲有幾個銀環?”等問題,不刷幾遍劇,都回答不上來。

《老友記》《權力遊戲》《哈利·波特》等影視劇的考卷不僅考劇情,還考英語。對於這些劇來說,劇中的經典臺詞、家族家訓、魔法咒語、冷兵器名稱、英語方言等,用英語出題更容易操作一些。這些系列作品篇幅長,考題跨度大,難度也大,有些非常刁鑽好玩的題,會引發劇迷大討論。具有自身獨特文化的《權力的遊戲》《哈利·波特》因爲知識太龐雜、梗太密集考題難度也越來越大,看得非劇迷們一頭霧水,不是忠粉都會被題目大虐。

對於家喻戶曉的熱播劇和爆款劇,劇迷的參與熱情尤其高,而越是刁鑽古怪、猝不及防的題目越受歡迎,越能引發話題。比如“小燕子的孃的兒子的妻子的父親的母親是誰?”“天可崩,地可裂,我們肩並着肩,後面有幾個‘牽手’?”有的平臺邀請皇阿瑪、令妃娘娘、晴格格等演員一起答題,成績慘不忍睹。對於忠實劇迷來說,挑戰高難度試卷才能體現自己的追劇價值。

一部劇吸引數萬人趕考

劇粉照樣被虐

目前,除了散落網絡角落的網友自制大熱劇考題和試卷,在豆瓣、B站、新浪及騰訊等各大視頻平臺,都能找到平臺和劇迷一起“研發”的成系統的追劇考試。各平臺上,這類有趣的考試,基本統一到“十級學者考試”這個名稱,試卷內容就是針對某一部大熱影視劇多類型題目的測試,一般包括單選、多選、填空、簡答、閱讀理解,還有論述題。爲增加活動的趣味性,答完題後,有的平臺會給劇迷頭像掛上獨特的勳章,有的平臺會給用戶掛上會員等級標識等。當然,對於“學術追劇”的骨灰級劇迷來說,勳章和標識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地參與到集體考試中的激動心情和答題快感。

近日豆瓣就和劇迷集中研發了多部劇的“十級學者統一考試”試卷,包括《獵罪圖鑑》《開端》《權力的遊戲》《哈利·波特》《紅樓夢》《老友記》《我的天才女友》《武林外傳》《甄嬛傳》等。出題人都是忠實的劇迷,考試會有預告、快閃活動,試卷推送後數萬人集體答題。《開端》有6.4萬人答題,“十週年甄學統一考試”5萬多人在線答,《老友記》有3.4萬人答題。數萬人“趕考”,往往每部劇只有幾個100分,滿分得主寥寥,更顯得“學術追劇”的技術含量。像《甄嬛傳》《紅樓夢》《武林外傳》這樣細節縝密、臺詞精湛、人物衆多的劇,考試難度還在逐漸增大。最近,《甄嬛傳》的忠實劇迷又開始準備“甄學十級學者詩詞、美食、服飾專項考試”以及“甄學十級學者臺詞專項考試”,劇迷們期待值很高。考試都能如此細分主題,說明經典古裝劇對傳播傳統文化確實起到一定的作用。

非劇迷會覺得這樣翻來覆去盤一部劇,是多麼無聊和浪費時間,但對忠實劇迷來說,拿顯微鏡追劇其實樂趣無窮,考考試、做做題,甚至還能對劇情有新的發現和思考。有人破案式地發現了《甄嬛傳》的宮廷用水是某品牌山泉水、皇上書房的筆筒多了一支補妝粉刷、槿汐穿的衣服是L碼戲服,大家都不得不佩服這些劇迷的好眼力,你要是從《甄嬛傳》中學到了職場學、經濟學、遺傳學、人口學、藥理學以及雜七雜八的學科,甚至還寫出了論文,那必定是“甄學博導”。好劇會不斷“生長”,盤一部好劇的樂趣太大了,“學術式追劇”像所有的追劇流行方式一樣,比的是劇迷的創作力解構力,一遍遍挖出新東西,纔是盤劇的終極樂趣。

每一場狂歡的背後

都是劇迷的情感求同

電視劇的劇迷,無論是在短視頻平臺分析劇作圖文、剪輯表情包視頻、做課代表講解劇情,還是在“十級學者”考試專場認認真真答題,呈現的是多媒體環境中迷羣生存的現狀。幾萬人一起邊追劇邊考試,目的是爲了實現在社交媒體中身份的認同:找到自己的大本營,找到一起追劇的快感。

同時,這兩年隨着自媒體的發展,各大平臺不斷地使出各種花招增強用戶粘性,追劇“十級學者”考試熱潮、二創熱潮、“熱搜追劇”等,都是平臺穩固用戶、提升用戶活躍度的方法。在這個過程中,也爲不同類型的劇迷、不同追劇方式的劇迷提供了更多元的聚集方式,不斷地釋放大家的追劇熱情。

比如,在劇迷們爭做“甄學博導”“端學博士”以及“七俠鎮絕世長老”之際,B站近日也悄然上線了硬核大會員100道答題,其中奇葩的影視劇問題只有骨灰級劇迷和二次元迷才能回答,比如“劉華強買瓜時,瓜攤對面的乾洗店叫什麼名字”“《嫌疑人X的獻身》中石神的稱號是什麼”“李雲龍攻打平安縣城時,誰拉來了意大利炮”“《三國演義》中,丞相在五丈原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等,如此刁鑽的問題,只是爲了給六級用戶掛小勳章等特殊榮譽。這一舉動,平臺是爲了提升核心二次元文化用戶的粘性,但同時也是一場老用戶的集體狂歡,大家很多共同記憶點被挖,題目越難越能激發大家的激情和爽點。一場場“考試”,讓不同的迷羣在尋找與自己愛好、目標一致的人,進而產生一種情感與身份上的求同。

“十級學者考試”式追劇,完全是當下流行的倍速追劇、“片段式追劇”“熱搜式追劇”的反潮流現象,而且像二創熱潮一樣,都集中在經典劇、高分劇身上。年輕觀衆對老劇、經典故事的情感認同,被認爲是發現了經典“長篇”的魅力和價值,且認同這些劇傳遞的文化與價值觀。好劇才配得上幾萬人去參加“考試”,爛劇甚至可能還出不來幾道有趣的題目,這就再次說明,經典劇不那麼容易過時,而且更能製造和融入流行時尚文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