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山地旅遊可持續發展促進文明交流

國際山地旅遊聯盟秘書長亞非

當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深入發展疫情持續施虐、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不斷升溫,全球經濟陷入衰退,國際社會面臨衆多危機的空前挑戰世界秩序和全球治理體系處於破舊立新的轉折期,不確定性和動盪成爲“常態”。

在複雜多變的新歷史時期,如何推動遭受疫情沉重打擊的亞洲旅遊業,特別是山地旅遊業,爲亞洲乃至全球經濟復甦、穩定就業、減少貧困發揮重要作用,同時努力促進各國之間文明文化交流融合,是8月18日在貴州省貴陽市啓幕的2022亞洲山地旅遊推廣大會的首要目標

旅遊是文明和文化的組成和承載體,爲人民希望擁有美好生活、探知其他文化、融入自然生態,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平臺和渠道。山地旅遊以其獨特的生態環境和地理文化優勢展現了人與自然、人與人之間和諧共處、美美與共的豐富內涵

山地旅遊是旅遊業重要支柱,據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統計,山地旅遊佔全球旅遊市場約20%,年產值1000至1400億美元,並呈現逐年增長態勢,山地旅遊潛力巨大。

亞洲是人類最早定居地之一,是人類文明重要發祥地。亞洲地大物博、山河秀美,居住着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47個國家、1000多個民族星羅棋佈。亞洲山地旅遊資源極其豐富,擁有許多獨具特色、成熟的旅遊產品,發展前景無限。

結合亞洲政治經濟變化和山地旅遊可持續發展目標,國際山地旅遊聯盟秘書長何亞非談到一些推動亞洲山地旅遊業發展與促進亞洲各國文明文化交流的想法和建議

一、減少和消除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摒棄“冷戰思維”,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爲目標,團結互助、開放包容,積極推動亞洲山地旅遊的穩定、深入發展。

亞洲旅遊業的可持續發展離不開全球化場景下的人員、資金、資源、信息等自由流動,也就是說需要相對寬鬆的政治經濟環境。所謂“旅遊無國界”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乃至衝突是亞洲旅遊發展的“毒藥”,各國要以人類共同價值觀爲指引,打破各種人爲的地緣政治經濟障礙,爲旅遊業全面振興與發展提供必要的條件。

二、“同舟共濟謀發展,千帆競發啓新程。”亞洲山地旅遊資源豐富,無論是國內旅遊還是出境旅遊,在戰勝新冠疫情曙光在即之際,從需求端看,將出現強烈的反彈,人們對山地旅遊寄予厚望,希望山地旅遊行業能夠提供健康、安全的“旅遊+文化”、“旅遊+康養”、“旅遊+體育”等新穎的旅遊體驗。這對於山地旅遊的供應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當前,旅遊行業在疫情和地緣政治雙重衝擊下,供應鏈危機、人才鏈危機、產業鏈危機,都已浮出水面,形成嚴峻的挑戰。

挑戰嚴峻,機遇同樣前所未有。山地旅遊的可持續發展不能只是過去旅遊形式的簡單重複,需要加大旅遊供應側改革的力度,創新理念和做法,以適應人們對山地旅遊的新要求。

旅遊產業鏈各個環節,包括政府部門、旅遊企業、旅遊協會、研究機構都要發揮作用,維持和改進供應鏈的修復和更新、減少人才流失、完善標制定、研究產業趨勢方向,共同開創亞洲山地旅遊的新格局、新環境、新氣象

三、以旅遊爲載體,加強各國人民的交往,努力促進不同文明文化的交流與合作,爲增進相互瞭解、消除地緣政治疑慮乃至敵意,創造條件、搭建平臺、優化環境。

要勇於打破區域、國別限制,推動“旅遊無國界”理念真正落地,促進旅遊特別是亞洲山地旅遊的迅速恢復。可以嘗試以旅遊帶動民間外交、公共外交,以旅遊推動文化互鑑、文明交流,增進亞洲各國人民的友誼,促進安全感信任感,從而爲減少地緣政治偏見、消除疑慮、防止衝突發揮潤滑劑的作用。

四、充分利用科技革命的強大推動力,把信息化時代、數字經濟時代、網絡全面升級的新技術、新發明、新模式,融合、嵌入到亞洲各國山地旅遊的發展之中,科技賦能,爲旅遊者提供與時俱進、身心健康、具有強大吸引力的山地旅遊新體驗

適應世界經濟發展大趨勢,利用科技賦能、文化賦能、綠色賦能,從亞洲視角出發,創新區域山地旅遊的供應鏈、產業鏈、數據鏈、人才鏈,打造平衡普惠山地旅遊發展模式,建設可持續山地旅遊發展新格局。

五、推動亞洲山地旅遊新發展不能停留在文字和口頭,需要各國政府和山地旅遊從業各方,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把山地旅遊新理念、新思想、新方案變成現實和產品。何亞非有幾點建議:

一是構建中立、普惠專業的山地旅遊行業標準,呼籲各國配套出臺相關扶持政策;

山地旅遊具有獨特的生態環境資源和多元的區域文化特點,需要符合山地旅遊特徵的標準體系,包括服務標準體系、安全標準體系、環境標準體系、文明保護標準體系等,以確保山地旅遊可持續、健康發展。

亞洲山地旅遊標準制定要考慮亞洲國家和地區面臨的共性問題和長遠發展。例如,山地旅遊目的地一般來講負氧離子豐富、生態環境優良,適合旅居養老和康養。在老齡化問題日益困擾亞洲國家的今天,制定相關標準時要考慮到醫療、保險、健康產業等資源的融合。

二是山地旅遊要配合各國國家發展戰略,爲各國經濟發展、減貧扶貧、鄉村振興做貢獻。譬如,中國的山地旅遊和鄉村振興融合發展做的比較好,有一些成功經驗可以借鑑。

三是人才是旅遊業發展基石,山地旅遊蘊含豐富的文化內涵,需要各種掌握新知識、新技能專業人才。結合高等教育、職業教育,政府和旅遊企業協調聯動,培養更多山地旅遊人才,設立人才選拔,培養,培訓機制,鼓勵專業研究機構發展,迫在眉睫。

加快山地旅遊可持續發展研究同樣重要,“旅遊+”是國際山地旅遊聯盟成立之初就提出的山地旅遊可持續發展新理念。需要將山地旅遊和其他行業協同發展,共同發展,培養孿生共存的經濟文化發展思想,創造更多人民喜聞樂見、趨之若鶩的山地旅遊新體驗。

四是確保山地旅遊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協調和相互促進。在山地資源保護中求山地旅遊的發展。保護和發展之間是共生共享關係,不能相生相剋。在保護和發展的問題上,政府要給予政策扶持,幫助旅遊業轉型,而旅遊業則要利用“旅遊+”理念來融合多種產業共同發展,做大、做新產業蛋糕,擴大轉型空間。

我們將迎來一個不斷變化、全新的世界,亞洲自然不會例外。世界格局在變,國際秩序在變,全球治理體系在變,山地旅遊的環境、理念、方案也呈現相應的變化。

國際山地旅遊聯盟呼籲亞洲各國和山地旅遊產業從業各方,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共同努力,積極探索,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做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