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一季度外貿“失速”, 原因幾何

(原標題:廣東一季度外貿“失速”, 原因幾何)

東莞電子廠生產工人近期加班明顯減少。該廠老闆丁先生稱,疫情海外消費疲軟、成產成本上升、通脹壓力等等因素,使得一季度比同期減少了3成左右的出貨量,工人也自然沒那麼多活兒幹了。

作爲全國第一外貿大省廣東省一季度的出口數據略顯失色。據海關廣東分署統計,今年一季度,廣東外貿進出口1.84萬億元人民幣,較2021年同期(下同)增長0.6%。其中,出口1.14萬億元,增長2.2%;進口6919.4億元,下降2%。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外貿進出口前五強省份中,除廣東省外,其他四個省份一季度外貿進出口均實現兩位數增長。

多位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這背後有多層因素:廣東及香港受疫情影響;新興市場產能不斷恢復,海外需求收縮;去年同期基數大等。

圖表來源:海關總署廣東分署

外貿“失速”

按照2021年全年進出口總額,中國外貿進出口五強省份依次爲:廣東(82680.3億元)、江蘇(52130.6億元)、浙江(41429億元)、山東(29304.1億元)和福建(18449.6億元)。

今年一季度廣東省雖仍以外貿進出口總額1.84萬億元穩坐頭把交椅,但僅增長了0.6%。

相較之下,“五強”選手中,其餘“四強”皆實現了兩位數增長。一季度江蘇省外貿進出口總值達1.29萬億元,同比增長14%;浙江省外貿進出口總值達1.08萬億,同比增長24.4%;山東外貿進出口總值達7106.5億元,同比增長13.7%;福建省外貿進出口總值達4330.8億元,同比增長12.1%。

從廣東省各市情況來看,深圳、東莞、廣州佛山這四個城市的出口總值在全國前十之列,一季度的外貿進出口增長同樣出現明顯放緩甚至下滑。

廣州海關發佈關區外貿數據顯示,2022年一季度,廣州進出口總值2470.3億元,同比增長1.1%;佛山海關統計,一季度,佛山外貿進出口總值1808億元人民幣,增長4.7%。

東莞和深圳一季度外貿數據則出現下滑。據黃埔海關統計,2022年一季度,東莞市外貿進出口3197.1億元人民幣,比去年同期微降0.6%。其中,出口1974.5億元,增長3.3%;進口1222.6億元,下降6.2%。

據深圳海關數據,2022年一季度,深圳市貨物貿易進出口7404.8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2.8%。其中,出口4076. 6億元,下降2.6%;進口3328.2億元,下降3.1%。

背後原因幾何

廣東一季度外貿進出口增速爲何落後?佔出口總值近七成的機電產品爲何罕見地出現下滑?多位受訪專家均提到了疫情因素。

3月,深圳和東莞先後因疫情按下暫停鍵。有珠三角和長三角企業曾於3月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深圳和東莞的本土疫情對企業生產經營造成影響,一方面,有企業反映零部件和材料供應商無法如期供貨,另一方面,也有企業無法如期出貨。彼時多家深圳國際物流公司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也表示,運力不足、行動受阻,國內貨物運不出去,海外產品也進不來成爲疫情最嚴重時期的狀態。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經濟貿易學院副院長肖奎喜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增長放緩的一個重要影響因素是本土疫情的多點散發,不止廣東的深圳和東莞,還有香港疫情,對整個廣東的供應鏈和物流鏈造成了很大的阻礙。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區域發展規劃研究所副所長王振也對第一財經表示,受2月份香港疫情快速蔓延的影響,廣東與香港跨境物流運輸受阻使得廣東外貿顯著承壓。由於香港是廣東省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廣東對香港出口額佔比超過20%,有大量的貨物需要採取出口香港再轉運的方式運送到全球各地。

從貿易伙伴上看,2020年,東盟超越香港成爲廣東第一大貿易伙伴。然而,香港在廣東外貿進出口上仍然佔據重要位置。2月份,廣東對香港進出口547.8億元,下降8.5%,其中出口539.7億元,下降8.3%,進口8.2億元,下降19.9%。

“廣東與香港地理位置靠近,香港是廣東外貿進出口鏈條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中轉站,因此從全國來看,香港疫情對廣東的影響最大。”肖奎喜說,從2月開始,香港疫情越發嚴峻,有廣東企業反映相關的原材料、零部件供應不上,收貨時間由原先的一天延長到七八天。

除疫情因素外,海外需求收縮也成爲一大因素。深圳市電子商務服務中心部長洪培林向第一財經分析稱,主要經濟體的高通脹趨勢將因俄烏衝突及美國貨幣政策會大大延長調控週期,從而高度抑制境外消費需求,最終會反向影響到我國外貿出口。

這也是上述電子廠老闆丁先生擔憂的因素之一。“國內供應商材料成本上升,我給客戶價格也相應提高了。但是海外通貨膨脹,導致消費疲軟,海外客戶的出貨量自然減少了。”丁先生表示。

同時,肖奎喜提到,今年一季度增長放緩與去年基數比較大也有關係。2021年一季度,廣東貨物進出口總額18263.1億元,同比增長33.4%,其中,出口11211.7億元,同比增長41.6%;進口7051.3億元,同比增長22.2%。

王振也提出,隨着東南亞等新興市場產能不斷恢復,廣東原先承接的外貿迴流訂單呈現再次外流的趨勢。此外,中西部省區充分發揮中歐班列等運輸優勢,也造成了部分訂單轉移,一季度廣東加工貿易增速下降明顯就是一個證明。

加工貿易需轉型

越南在今年3月創下最新的進出口總額記錄——673.7億美元,環比增長38.1%,淨增186億美元。

越南海關總局統計,今年一季度,越南貨物進出口貿易額接近1800億美元,其中進口與出口增幅均在兩位數以上。其中,出口額達89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13.4%。據預測,2022年,越南貨物貿易總額有望創下7000億美元的新紀錄

從產品類型看,1-3月,越南共有14類商品出口超10億美元,其中電話及零部件、計算機電子產品及零配件兩類產品出口超100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3.5%和10.1%。值得注意的是,紡織服裝是越南一季度對出口增長貢獻最大的商品類別,佔越南新增出口額的近14%。

與此同時,廣東的加工貿易出現下滑。一季度,廣東加工貿易進出口下降5.3%,佔25.6%。其中,東莞加工貿易進出口1015.6億元,下降10.6%,佔31.8%;深圳加工貿易進出口1845.7億元,下降12%,佔24.9%。

肖奎喜分析,越南、印度等在吸引外資開展加工貿易這塊增長速度非常快,這與廣東實施產業轉型升級,淘汰一些低端產業有關,而越南、印度剛好就把這些產業承接過去,一季度他們的生產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市場發展勢頭良好,進出口呈現大幅增長,部分“迴流訂單”又再轉移,這對廣東的進出口還是帶來了一定的衝擊。

除上述類似觀點外,王振還提出,得益於歐盟-越南自由貿易協定和英國-越南自由貿易協定帶來的關稅優惠,也爲越南對外貿易帶來了積極影響。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國際經濟貿易研究中心主任陳萬靈在2021中國國際貿易學會年上表示,2020年廣東加工貿易規模佔廣東外貿已下降到30%以下,廣東加工貿易在中國加工貿易中的佔比也從半壁江山下降至如今的30%以下,但其仍然佔據重要的地位。根據計算分析發現,加工貿易對GDP增長的貢獻度與拉動度較大,出口的促進作用明顯大於進口。

肖奎喜表示,目前廣東開展加工貿易的政策紅利和人口紅利都已經過去了,加上產業結構處於轉型升級時期,對加工貿易的重視程度也下降了。原來廣東提出“騰籠換鳥”,想把珠三角的加工貿易更多轉移到粵東西北,雖然有一點成效,但是還是存在不少客觀因素的阻礙,比如交通不夠方便、供應鏈不夠完善等,因此更多企業選擇了越南、印度等新興市場。

陳萬靈認爲,加工貿易的萎縮將給經濟發展帶來負面影響,比如減弱其橋樑作用減弱、降低“雙循環”的連接效應;使其關鍵產業規模減少;制約數量大、層次多的勞動力就業和要素配置等。

“由於很多中小企業都在從事加工貿易,因此其對於解決就業等民生問題還是很重要的。疫情影響之下,加上通貨膨脹導致原材料價格飆升,就會有企業撐不住而倒閉,所以還是要把加工貿易重視起來,要把它穩住。”肖奎喜說。

對於廣東加工貿易的未來發展方向,陳萬靈建議,加工貿易可以選擇向高質量高效益型、綠色可持續發展型、進口替代(產品內銷)型轉型。在區域選擇方面,加工貿易可以選擇雙向轉移。加工貿易可以向國內其他地區或國外低成本地區轉移,降低成本提高比較優勢,同時也可以留在本地,依靠政策引領、產業基礎支撐、產品優勢等,帶動本地加工貿易發展。

疫情之下,企業和政府如何穩住供應鏈?肖奎喜建議,企業本身一定要做好預案,很多企業採用JIT管理(Just In Time, 即時制管理),保持材料流和信息流在生產過程中的同步化,儘量避免原材料或者零部件有過多庫存而佔用資金,但在反覆的疫情之下,企業就可能出現儲備不夠的情況。另一方面,政府可以利用信息優勢和智庫研究優勢,開展訂單式的信息服務採購,對企業形成指導作用,及時就國際市場供需變化、供應鏈變化、價格變化等對企業發出預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