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袤山鄉  瀰漫書香(讀書日特別報道)

數據來源:中宣部出版局

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推動鄉村文化振興,加強農村思想道德建設和公共文化建設”。深入推進全民閱讀,倡導鄉村閱讀,是助力鄉村文化振興的重要方面。

目前,全國共有農家書屋58.7萬家,覆蓋了全國有基本條件的行政村。今年世界讀書日,我們將鏡頭對準3家書屋,其創辦人均獲評由中宣部、農業農村部、國家鄉村振興局共同主辦評選的2021年“鄉村閱讀榜樣”。孩子在這裡讀到第一本名著、青年在這裡實現創業的抱負、村民在這裡找到致富的門路……書屋的故事,就是鄉村振興的生動註腳。

大山深處,在遙遠邊陲,在廣袤草原,在溫潤水鄉,一處處鄉村書屋如同一扇扇通向廣闊世界的窗,連接田埂,陪伴夢想,照見遠方

――編  者

湖北枝江市百里洲島上書店――

連接世界的一扇窗

本報記者  強鬱文

第一次舉辦讀書會前,島上書店創始人陳木蘭忐忑得睡不着覺。

她的腦海裡反覆出現一個畫面:小時候,踩着家門口泥濘的路去村小上課,遠處傳來輪渡的汽笛聲……

陳木蘭的家在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鎮,這是一座位於長江江心的島嶼,沒有橋或公路連通對岸,進出只能坐船。長大後,陳木蘭曾在外地工作10多年。她發現,家鄉的孩子們很少有機會接觸到課外書,文化視野與城裡的小朋友相比有差距。

“世界有無數未知的遠方,但島上的孩子知道得不多。”陳木蘭決定回到家鄉,開一間公益書屋,爲居民提供免費的閱讀空間

島上書店開張了。名爲“書店”,卻在顯眼處掛了一塊牌子,上面寫着:什麼都不賣,免費看書。剛開張的幾個月,書屋幾乎無人問津;後來陸續有人走進書屋,好奇地打量一番;漸漸地,常客越來越多。陳木蘭開始思考,能否通過舉辦讀書活動的形式,吸引更多人愛上閱讀?

沒想到,第一次讀書會很順利。

大人和小朋友們把樓上樓下的閱讀室擠得滿滿當當,連臺階上都坐了人。每週一次的讀書會,逐漸引來在小島長大的年輕人、在島上工作的外地人,還有讀者專程從江對岸坐船趕來。

一家書屋輻射的範圍有限。於是,讀書會開到了更偏遠的村子,庭院裡、街道邊;形式也不拘泥,參與者可以分享自己喜歡的書籍、段落、詩歌,甚至是一個故事、一句話。讀書會舉辦一年多來,從前說話支支吾吾的男生開始主動發言,爺爺奶奶把孩子送來,自己也搬個小板凳坐在後面聽。

一直以來,陳木蘭最大的心願是爲家鄉的孩子打開一扇看到世界的窗。書屋招牌下標註了一行小字:從百里洲,到全世界。就在一個月前,百里洲長江大橋開始動工,不遠的未來,這裡將真正連通世界。

如今,島上書店已擁有2萬多冊藏書,其中大部分來自全國各地熱心讀者的捐贈,涵蓋文學、歷史、科學、心理學等領域。陳木蘭說:“希望孩子們有一個更好的故鄉。希望我們的小島,永遠充滿書香。”

貴州清鎮市坪寨村耕讀書屋――

鄉親們農技課堂

本報記者  蘇  濱  陳雋逸

沿着蜿蜒的小路驅車前行,穿過油菜花田,轉角拐進一座小院,“耕讀書屋”4個大字映入眼簾。在貴州省清鎮市衛城鎮坪寨村,這家書屋已設立半個多世紀,承載着幾代人記憶。

“書屋現有藏書3萬多冊,包含醫療衛生、農業、科技、政治、經濟等類型。”上世紀70年代,20歲出頭的周光俊創辦了耕讀書屋,“我打了4個木書架,把家裡1000多冊藏書整理上架,擺在十幾平方米的茅草屋裡,免費供村民借閱。”

爲何取名耕讀書屋?周光俊有自己的考量:希望村民們能夠在勞動、耕作之餘來看書,獲取知識。

工作後,周光俊有了穩定的收入,買書更加頻繁,“除了自己喜歡的古典文學,還買了許多種植、養殖、科技方面的書。”

“村民來書屋看書,真能學到技術。”周光俊回憶道。10多年前,鄰居劉發義嘗試種西瓜,每逢空閒就到耕讀書屋翻看農書。如何進行田間管理?生病了用啥藥?不同土質適合什麼品種?這些問題,劉發義在書裡找到了答案。如今,她已成爲村裡的西瓜種植大戶。

隨着農家書屋建設的推行,耕讀書屋成爲坪寨村農家書屋。政府每年會補充上百冊圖書,書屋裡的藏書越來越多,類型越來越多樣,此後又逐漸添置了桌椅、投影儀等,閱讀條件進一步改善。

寫作培訓、學術研討、文藝活動……如今的耕讀書屋從單一的閱讀空間,轉向豐富多樣的文化空間。23歲的大學生陳光美也是受益者。“我從初中起就常來書屋,在這裡參加了不少寫作培訓,作品還發表在市文聯主辦的刊物上。”週末間隙,陳光美仍會來幫忙打點書屋,“走進書屋,就好像來到一座小型圖書館。”

“我太喜歡書,就是個書癡。這麼多書,與其塵封起來,不如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共同學習。”談起創辦書屋的初心,周光俊語氣堅定,“書屋從沒收過租金和押金,人多的時候一天有幾十個,少的時候只有幾個,我會一直辦下去,讓書屋成爲鄉親們的精神文化空間。”

重慶萬州區熊家鎮金龍文化大院――

有書的日子有奔頭

本報記者  常碧羅  王欣悅

在重慶市萬州區熊家鎮,說起金龍文化大院,村民們都很熟悉。

文化大院的創辦人,是熊家鎮古城村村民譚明海。2006年,譚明海用開副食品批發店的積蓄,買下了一個院子,打造成農家書屋。當時,家人朋友都不理解,可譚明海卻很堅持:“我小學沒畢業,以前不認識幾個字,吃過沒文化的虧。”回想起初衷,譚明海說:“就想讓村裡人多認字、多讀書。”

起初,書架上只有幾百本書,鮮少有人光顧。漸漸地,越來越多人知道鎮上開了家書屋,讓大夥兒免費看書。

劉純陸是熊家鎮紅星村的養蜂專業戶,蜜蜂經常遭受病蟲害,劉老漢跑來求助,一本本農業相關書籍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在古城村,村民劉興奇通過讀書學習,掌握了養魚的技術,收益比往年翻了好幾倍。

養魚、種樹、預防病蟲害……書屋爲村民們提供了大量的知識和技能。不僅村民們願意來了,孩子們放了學,也喜歡來這裡閱讀、學習。

得到街坊鄰里的認可,譚明海有了信心,投入更多資金充實書屋,如今已經有8000餘冊圖書。

不僅如此,數年來,譚明海還經常組織免費培訓,邀請專業技術人員,開展電腦基礎技能和養殖業、種植業、病蟲害防治等各類知識技能培訓38期,參訓人員達1100餘人次。

“以前字都認不全,現在能把四大名著讀下來了。”讀書爲譚明海帶來了更多知識,也讓更多村民瞭解到讀書的重要性。看着文化大院,譚明海有了新的打算――開辦農村紅巖文化室,並與重慶紅巖聯線文化發展管理中心聯合舉辦巡演巡展活動,積極弘揚紅巖精神。

多年來,文化大院一直免費向公衆開放,鎮上和鄰村的大人小孩有了閱讀、休閒的空間。老譚的兒子就是“泡”在這間書屋裡長大的,如今正在攻讀博士學位。“一直堅持讀書,生活就會越來越有奔頭。”譚明海笑着說。

本版策劃:楊  暄  智春麗

版式設計:陳曉勁  顧煊

(人民日報媒體技術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