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明熹:未來好長,我可以更加努力!

羊城晚報記者 艾修煜

憑藉着一首深情款款的《蜚蜚》,17歲的炎明熹在《聲生不息·港樂季》的初亮相驚豔了衆人。這檔由湖南廣電聯合TVB出品的慶祝香港迴歸祖國25週年音樂獻禮節目,通過“老歌新唱”的方式,讓來自香港與內地不同年齡層的音樂人在同一舞臺上碰撞、交融,用音樂訴說源遠流長的家國情。

作爲初出茅廬的後輩,炎明熹在一衆實力大咖和傳奇歌手的包圍圈中,依靠自己辨識度十足的音色、可圈可點的唱功和飽滿細膩的情感而成功出圈

近日,羊城晚報記者獨家專訪了這位“香港樂壇新希望”“未來天后代言人”,聽她暢聊自己在粵港兩地的成長經歷、舞臺內外的所思所感和生活中的妙趣樂事。

“初舞臺就爆了,我完全是懵的”

對於初出茅廬的炎明熹來講,《聲生不息·港樂季》是一個難得的成長平臺和歷練機遇。她坦言,節目中大多數名字如雷貫耳的前輩、同行,都是因爲這檔綜藝才得以結緣。如今,臨近收官,炎明熹也將告別自己的內地綜藝首秀,她表示:“真是非常之不捨!整個節目的人都非常照顧我,大家從未因爲沒見過我、沒聽過我的名字而排斥我,反而非常親切。我覺得除了在節目上學習到很多舞臺經驗之外,溫暖氛圍也讓我感受特別深。”

羊城晚報:從參加《聲生不息·港樂季》到現在,你的工作和生活有了哪些變化?

炎明熹:最大的變化是充實了。我以前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現在感覺做職業歌手的夢想已經實現了,非常有充實感

羊城晚報:初舞臺演繹的《蜚蜚》反響熱烈,你有預料到嗎?你覺得這首歌打動大家的點在哪裡?

炎明熹:完全沒有預料到,我是好吃驚的一個狀態!我記得首期節目播出當天剛好也有節目錄制,我的經紀人就拿着手機過來,說:“給你講個好消息。”他們非常激動,但是我就處於很懵的狀態。

至於大家爲什麼喜歡,我也不清楚(笑)。或者是因爲大家第一次見到我?或者是第一次聽這首歌?或者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翻唱?

羊城晚報:初亮相就獲得那麼多觀衆的喜歡和認可,你是開心多點還是壓力多點?

炎明熹:一半心情當然是開心,另一半就是決心一定要做得更加好。但我沒感覺到太多壓力。以前的我很容易處於緊繃的狀態,但是來到《聲生不息·港樂季》後我覺得我進步了,比較懂得享受舞臺了!因爲現場有非常之多的工作人員,好多人都在幫助你,所以儘管彩排的時候還有一點緊張,但到表演的時候我就真的是在享受了。

羊城晚報:你在節目中帶給大家很多好歌,包括《談情說愛》《我鐘意》《心淡》《我的驕傲》,自己最滿意的舞臺是哪一個?

炎明熹:這是一個好睏難的選擇題,我覺得每一個秀都是跟不同的老師合作,都有着不同的感覺,所以每一個舞臺我都非常喜歡!不過,《心淡》確實是挑戰性蠻高的一首歌,因爲它低音的地方很低,高音的地方又很高,我唱的時候還是有點壓力。我有向原唱容祖兒姐姐請教,她教了我很多,比如“開頭一定要誇張點,把情緒釋放”,我的心才慢慢放下來。

羊城晚報:節目裡邀請了很多位香港樂壇的傳奇人物,比如林子祥葉蒨文夫婦,比如Coco李玟,見到他們,你的情感會有什麼波動嗎?

炎明熹:我覺得自己是比較平靜的人,可以說我的心情平常都是一條直線,很少有什麼事情能讓我的心電圖跳高一點。但當見到他們的時候,我的嘴角是不自覺上揚的。我的姑丈姑媽很激動,他們真的好中意林子祥和葉蒨文老師。

羊城晚報:相處下來,哪位前輩/同行讓你覺得反差最大、最出乎你意料?

炎明熹:我心中有兩個人選。一個是Sally姐姐(葉蒨文),我一開始覺得她是個遙不可及的存在,但她真的就出現在我面前了,她不是高冷霸氣的那種前輩,反而很親切、很可愛。另外一位是毛毛老師(毛不易),他的確跟電視上一樣很安靜,但不知道爲什麼我發現毛毛老師有一種莫名的毛氏幽默,他一講話就會戳中我的笑點

“回汕尾與家人團聚格外開心”

出生於香港,隨後跟父母返回內地居住,後因姑父姑母的支持重返香港求學並參賽出道。如今,又因參加《聲生不息·港樂季》而人氣暴漲,炎明熹的成長之路,得益於內地與香港的共同滋養。

如今,收穫了幾十萬新粉的她,拓寬了自己的音樂道路,還得以常回廣東汕尾跟一家人團聚,炎明熹直嘆:“真的好幸運!”她透露,自己成功hold住了長沙的麻辣飲食,在未來,她希望能多遊歷一些內地的城市,多感受和記錄不同的風景。

羊城晚報:很多經典歌曲表達的情感還是蠻複雜的,你怎麼去體會這些歌要表達的意圖?

炎明熹:我平日經常會幻想很多東西,也會看小說。小說是沒有畫面的,就需要靠自己去想象。我是一個看小說會配音樂的人,當我看到書中某些情節,腦中會自動匹配某些音樂,想象當時的畫面和人物的動作。當唱歌的時候,這個習慣也能反過來幫助我領會歌曲的意境。練習過程中,我也會唱出自己的感覺給老師聽,如果有錯誤,老師會糾正我,我會再去過濾、消化。

羊城晚報:你比較喜歡看哪種類型的小說?

炎明熹:說出來可能大家會驚訝,我愛看穿越小說,類似一個很厲害的現代人穿越到比較弱的古代人身上,讓他突然變得很厲害,讓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的那種。

羊城晚報:會追哪個特定的網文作者嗎?

炎明熹:沒有。但是一旦開始看,我就要把整本書看完,內地的小說網站我也會看。但如果看到一半發現作者沒有更新的話,我就追不下去了,覺得有點掃興,最怕作者“挖坑”,哈哈。

羊城晚報:你是一個戀家的人嗎?現在回汕尾老家有沒有“衣錦還鄉”的感覺嗎?

炎明熹:我是戀家的,不需要工作的時候,我都喜歡“宅”在家裡做東西,比較少出門。衣錦還鄉的感覺嘛,非常有(笑),也非常開心看到弟弟妹妹長大了很多,爸爸媽媽還是那個樣子(沒變老)。

羊城晚報:家裡人常跟你說些什麼?

炎明熹:父母總是說“要按時吃飯,放鬆自己,不要給自己那麼多壓力”“你不用操心爸爸媽媽,爸爸媽媽可以的,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爺爺奶奶也有看我的節目。總之,一家人團聚的時候格外開心。

羊城晚報:你在社交媒體上透露,自己在醞釀一個“熹遊記”Vlog,你有哪些具體的打卡計劃嗎?

炎明熹:想做“熹遊記”是因爲我現在經常要到外面工作或者練習,能體驗到很多不同的景色,這給了我一些靈感,我會拿手機去拍下來。我有一個大目標,就是吃遍長沙的美食。吃辣我可以的!我有跟魔動閃霸和Mike曾比特去吃火鍋,剛開始吃我都沒什麼感覺,後來覺得“麻多過於辣”。總之,一半麻辣鍋,一半番茄鍋,沒有壓力!

“壓力督促我更努力做好每件事”

2021年參加《聲夢傳奇》奪冠入行,2022年就憑藉《聲生不息·港樂季》讓內地的觀衆認識了自己,炎明熹的事業可謂一帆風順。當然,成長背後離不開自身努力,少小離開父母到香港求學的她,內在自有一股韌勁。炎明熹坦言:“平常我不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但是一旦我想明白一件事,就會非常堅持我的想法。”

羊城晚報:你怎麼解讀自己的幸運,和幸運背後的因素?

炎明熹:確實,我一直以來都走得挺順利,我是幸運的,但幸運不是靠“碰”來的,也是需要付出一點或者是失去一些東西才能走得更好。“失去”可能是一種鋪墊。當你失去了一樣東西,可能你同時也會收穫一樣東西,所以要努力!我覺得努力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對個人狀況的一種持續改善。你的付出和努力可能就是幫你跨過那些“不幸運”的東西。

羊城晚報:你覺得你失去了哪些東西?

炎明熹:比如跟朋友相處的時間,還有一些私人時間。但我同時覺得自己非常充實,不會有以前那種“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狀態。

羊城晚報:你的事業起點算是挺高的,這會不會帶來很大壓力呢?

炎明熹:壓力是難免的,但它會鼓勵我更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其實在《聲生不息·港樂季》裡面,我就學到很多。每個歌手對他們即將要唱的每一首歌都很嚴格,會很認真地去做編曲或者跟製作團隊討論。入行幾十年的歌手們都那麼努力,我更沒理由放鬆。

羊城晚報:你淡定穩健的颱風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還是後天修煉?在哪些時刻,你需要特別去給自己解壓嗎?

炎明熹:我小時候不是這樣。小時候我有些“社牛”,有什麼情緒我都會表露在臉上,但長大就變得害羞了,雖然不至於“社恐”,但要跟大家熟悉了,纔會瘋瘋癲癲玩得開,還沒熟的時候,我就非常害羞、非常慢熱。解壓方法嘛,我暫時還沒有找到非常可靠的,但是我相信把有壓力的事做完自然就沒有壓力了,哈哈。

羊城晚報:臺上很成熟,私底下呆萌又放飛,還喜歡在社交網站上曬醜照、鬼臉照。你怎麼看你自己這種反差?你沒有偶像包袱嗎?

炎明熹:其實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反差,但我經常會突然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事後看來,我也覺得很尷尬!這就是有時候我的頻道突然轉換了、“跳線”了,我真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哈哈。我沒有偶像包袱,我完全抖掉了。

羊城晚報:那麼,你還有哪些有趣的方面沒展露出來?

炎明熹:除了大大咧咧、有時候會做一些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情之外,靈感來了我也會畫畫。我是完全零基礎,固定題目那種我很難畫出來,畫得也說不上漂亮。但有時候,可能看到一些圖案或者別人的作品,我會突然有自己的構想,想到什麼畫什麼。

羊城晚報:平日你會聽些什麼類型的歌?除了偶像周深之外,你還常聽哪些歌手的歌?

炎明熹:我聽很多不同語言的歌,粵語歌只是一部分。類型嘛,電子音樂、抒情歌、搖滾,甚至歌劇都有。樑博老師、劉歡老師、衛蘭老師的歌曲我都喜歡。魔動閃霸也是我非常欣賞的組合,儘管我本身好少唱Rap,但他們真的是非常有才華、非常厲害,他們的《對手》《魔動北極星》我都喜歡。

羊城晚報:很好奇你會聽劉歡老師的哪些歌?“大河向東流哇,天上的星星參北斗”?

炎明熹:不是,這組太澎湃了,哈哈哈。我聽的是《夜》,這首歌有一種在夜深人靜時獨自釋放的感覺。我第一次聽到也是在內地的綜藝節目裡,感覺好像飛向了宇宙一樣,好吸引人,我就下載了下來,一直聽到現在。

“非常榮幸以歌手身份去表達祝福

2022年,北京冬奧會成功舉辦,同時香港也迎來了迴歸祖國25週年紀念日。作爲歌手,炎明熹不僅獻唱了2022北京冬奧主題曲《一起向未來》和香港特區政府推出的慶祝香港迴歸祖國25週年主題曲《前》,還參與了“我們的紫荊花”慶祝香港迴歸祖國25週年雲歌會等文藝活動。對此,炎明熹表示:“我非常榮幸能以歌手的身份去表達自己的一份祝福,希望能讓大家感受到我們青少年的力量。”

羊城晚報:兼容粵港兩地的成長經歷,有沒有給你一些特別的收穫?

炎明熹:我覺得能有不同地域的成長背景是一件好事。我是一個適應性蠻強的人,現在在長沙也不會覺得不習慣。我覺得香港跟內地的共同點是非常有人情味,包括我第一次去到北京的時候,聽到大家講北京話,語速飛快,又有兒化音。雖然有時候我會反應不過來,但是意外地非常有親切感,這種感覺非常神奇!

羊城晚報:好多人都說你是“香港流行樂壇的希望”“天后預備役”,你有這個信心和野心去扛這面大旗嗎?

炎明熹:其實優秀的人非常多,現在香港樂壇有很多位歌手是值得驕傲的。我只是其中一個,而不是“只有我一個”,所以我覺得大家一起努力是最好的。

羊城晚報:但你是否很有信心去做其中最優秀的一員?

炎明熹:信心一定要有,但是不要太過。我本人的自信心是中間水平再低一點,我不是一個信心爆棚的人。在《聲生不息·港樂季》節目裡,有時我的信心都會跌落下來,但是周圍的每一位都在鼓勵我,所以我的信心增加了一點。我覺得路還很長,我可以再慢慢努力。

羊城晚報:很多香港藝人都是藝能豐富的多面手,你有沒有想過要在唱歌之外有所開拓?

炎明熹:我可能會多嘗試一下拍戲,其實我感覺演戲對唱歌是有幫助的。很多演員老師演戲非常厲害,唱歌也會很投入,好像是在舞臺上用歌聲演了一齣戲,我非常想去學習。其實我已經拍過一次戲,但現在經驗不夠,希望可以從不同地方汲取多點經驗後再去拍戲,感覺會不太一樣。我不想因爲表現不好或體驗不夠,而浪費大家的時間。

羊城晚報:你會有自己特別青睞的角色嗎?穿越劇的女主角?

炎明熹:沒有特別想要演的角色,我自己在唱歌方面也是希望挑戰不同的風格,拍戲也一樣,想多嘗試不同的角色。

羊城晚報:今年7月1日是香港迴歸祖國25週年紀念日,你有沒有一些祝福可以給到這個特別的日子?

炎明熹:希望香港可以繁榮昌盛。我們一起加油,好好建設祖國,一起向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