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忠衡》不喜氣的「煙花」

楊忠衡》不喜氣的「煙花」(愛傳媒提供)

【愛傳媒楊忠衡專欄】清晨四點,臺北大雨。是誰取的好名字,明明是颱風,卻有個很帶喜氣的名字——「煙花」。諷刺的是,在煙花照耀下的地球,一點都不喜氣。

日本正進行着有史以來最愁雲慘霧的奧運。從印尼印度歐美新冠肺炎像追捕不着的病蝗洪災侵襲西歐,也吞噬四川河南臺灣雖然疫情從三級降二級,回覆正常生活依然是遙不知期的奢待。

地球真的生病了,不記得生活曾經這樣,被綿綿不絕的災禍纏絆。

爲了不確知的疫情,昨天不得不做了重大的割捨。雖難免仍有點無法釋懷,但看看那些載浮載沈的衆生,覺得自己還能氣定神閒的處置手邊事,已經是莫大的幸運。

衆生已經夠辛苦,對受災的人們,還耳聞一些宛如豺狼撕咬般的冷血言論直覺荒謬。

如同卡謬瘟疫」裡描述的場景,處在無神、無正義、無公理時空社會只能憑人性維繫。而人性是一種信念

所以我祈禱,祈禱生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