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記科技董秘卞大雲:遊戲業務與撲克一脈相承 要做長線產品

(原標題姚記科技董秘大雲遊戲業務撲克一脈相承,要做長線產品

2011年8月,上海姚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姚記科技,002605)靠着“54張牌”的生意上市。十年來,姚記科技已從“撲克第一股”轉身跨界移動遊戲、創新營銷、大健康等多領域

近日,姚記科技董秘卞大雲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傳統制造型企業到做互聯網及企業服務,“轉型其實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現在遊戲業務佔比較大一些,希望相對做長線產品,具備一定文化屬性。”

據姚記科技2020年年報,公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25.62億元,同比增長47.52%,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0.93億元,同比期增長217.06%。截至8月10日收盤,姚記科技報收17.71元,漲幅1.32%。

加碼遊戲業務

姚記科技創始人姚文琛從1982年起開始批發撲克,1986年做起了代理撲克出口業務。1994年,姚文琛來到上海,承包了一家瀕臨倒閉的撲克牌生產企業,創建了上海姚記撲克股份有限公司

“撲克牌其實是很小的賽道國內一開始是進口國外的撲克牌,後來自己去採購海外的一些印刷設備,自己去做一些流程工藝上的改革,然後我們現在的紙張工藝都是找國內的晨鳴紙業作爲供應商。這樣逐步做到了國內的第一。”卞大雲回憶起姚記科技的早年發展歷程

不過,自上市後,雖然姚記科技在撲克行業依然保持着行業龍頭的地位,但從淨利潤的增速來看,市場和投資者則抱有更高的期待。加之撲克牌生產的競爭壁壘並不高,似乎公司利潤的增長已臨近天花板

卞大雲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如何突破現有的天花板,一直是姚記思考的課題。所以這是我們要做轉型最本質的一個出發點。所以從團隊人員、業務佈局到戰略投資,我們都也希望去嘗試一些新的方向。”

姚記科技把目光投向了業務的轉型。自2012年起,姚記撲克便開始在健康、醫療、互聯網等領域不斷進行嘗試。

姚記科技2020年財報顯示,遊戲業務貢獻的營收佔比達47.37%,撲克牌和數字營銷的營收佔比分別爲29.60%和18.65%。

談及對遊戲業務的佈局的原因,卞大雲告訴澎湃新聞:“撲克其實是給人帶來快樂的工具,線上休閒遊戲也是如此,基因上是相通的,都是在製造快樂,這就是我們決定要做遊戲的原因。”卞大雲透露,遊戲業務在從2018年到現在,年化增長率爲50%以上。

“國內的遊戲業務目前佔比較大一些,傳統的一些中輕度休閒產品也是跟我們原來的撲克業務一脈相承的。海外的話,我們主要是以併購的產品線爲主,也是中輕度休閒競技類遊戲產品。我們不太碰那些相對來說比較重度類型。”卞大雲坦言,“一方面做的公司比較多,我們可能沒有那麼大的競爭優勢。第二個,我們希望做的產品是相對比較長線的,最好具備一定文化屬性,可以更長期的去沉澱,而不是隻有一年兩年的生命週期。”

下注“短視頻

不僅是遊戲,姚記科技還打算投入10億元在上海嘉定區原先的舊廠房內打造“上海國際短視頻中心”,計劃建設10萬平方短視頻場景、10萬平方品牌直播館、5萬平方商業配套和5萬平方達人公寓

卞大雲倒不認爲公司是在該行業“踩風口”,而是在風口來臨之前,公司的業務已經對短視頻營銷有着迫切的需要。

卞大雲回憶道:“大概是2017至2018年,我們當時在探索遊戲業務的階段也開始嘗試了一些新媒體廣告投放。由此我們發現,原來通過新媒體的方式,能夠迅速地把一些品牌影響力打出來,所以我們想孵化自己的互聯網營銷業務,把自身的業務打通。”

而對於公司整體短視頻業務的願景,卞大雲表示,首要目標是短視頻服務商做到頭部,規模增長是最重要的。產業上下游佈局也會持續,產品形態可能還會變化,並且向更多平臺延伸業務版圖

除了公司的管理融合,業績的增長也是姚記科技在轉型中較爲關注的一點。

卞大雲表示:“現在的整個大的經濟環境,互聯網環境其實變化是非常快的,企業一不小心就可能掉隊,作爲上市公司的管理團隊,其實壓力非常大。不光要守住盤子,還要做增長,要去適應變化,所以如何去保證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還能實現增長,這一直都是我們轉型過程當中會持續去思考的一點。”

當然,姚記科技轉型之路也並不是一直都很順利。2014年底,姚記科技入局智能化自行車,計劃以1.25億元獲得中德索羅門自行車(北京)有限責任公司51%股權,但在2015年底,姚記科技就將持股比例降至19.5%。

談及這次不夠成功的投資經歷,卞大雲反思道:“也有可能時間點沒有踩好,因爲在共享單車起來之前就沒有進行下去。但不管怎樣,我們依然會圍繞姚記品牌不斷探索,給消費者帶來更多優質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