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說法|在校學生需警惕 勿成“兩卡”犯罪“工具人”

近年來,部分在校學生利用,向不法人員提供個人手機卡銀行卡(以下簡稱“兩卡”),成爲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的“工具人”。此前,最高人民檢察院教育部在聯合印發的通知中強調,對於涉“兩卡”犯罪的在校學生,要堅持以教育、挽救、懲戒、警示爲主,根據其犯罪情節、認罪認罰、退贓退賠、一貫表現等情況,認真落實“少捕慎訴慎押”理念,給予其悔過自新的機會。同時要堅持預防爲先,加強以案釋法,深入開展校園法治宣傳和思想教育。

今年的網絡安全宣傳週“校園日”將至,人民網整理了相關典型案例,以作提醒。

案例一:尋找暑期兼職卻成犯罪“幫兇”

許某系某職業技術學院在校學生。2020年6月,爲尋找暑期兼職,許某聯繫朋友程某幫忙介紹工作,程某介紹許某辦理銀行卡出售給他人使用,每張卡價格人民幣100元。許某按程某要求先自行辦理了1張手機卡,後在程某帶領下在7家銀行各辦理了1張銀行卡,並將上述7張銀行卡和手機卡交給程某,程某向許某轉賬人民幣200元(另有人民幣500元尚未實際支付)。交付銀行卡後,程某告知許某銀行卡系用於爲他人轉移贓款。許某爲了賺錢,未採取補救措施經查,上述7張銀行卡被他人用於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被害人轉入資金共計人民幣22萬餘元。

2020年10月,安徽省合肥市肥東縣公安局以許某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移送起訴。肥東縣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過程中,到許某所在學校調取相關資料。經瞭解,許某在校期間表現良好,無其他前科劣跡。許某到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認罰並積極退贓。後肥東縣人民檢察院依法對許某作出不起訴決定。收卡人程因涉嫌其他犯罪事實被另案處理。

案例二:受利益趨勢 在校學生變“卡商

塗某通系某大學在校學生。萬某玲作案時系某職業技術學校在校學生,案發時系某醫院員工。2018年起,塗某通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爲牟取非法利益,長期收購銀行卡提供給他人使用。塗某通與萬某玲通過兼職認識後,先後收購了萬某玲的3套銀行卡(含銀行卡、U盾/K寶、身份證照片、手機卡),並讓萬某玲幫助其收購銀行卡。萬某玲爲牟利,在明知銀行卡被用於信息網絡犯罪的情況下,以親屬淘寶店需要用卡等理由,從4名同學處收購8套新註冊的銀行卡提供給塗某通,塗某通將銀行卡出售給他人,被用於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經查,共有21名電信網絡詐騙被害人向萬某玲出售的上述銀行卡內轉入人民幣207萬餘元。

2020年11月3日,四川省江油市公安局以塗某通、萬某玲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移送起訴。江油市人民檢察院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對塗某通、萬某玲提起公訴。鑑於萬某玲犯罪時系在校大學生,因找兼職誤入歧途而收購、販賣銀行卡,主動認罪認罰,江油市人民檢察院對其提出從輕處罰的量刑建議。塗某通在審查起訴階段不認罪,也不供述銀行卡銷售去向、獲利數額等情況。2020年12月31日,江油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判處塗某通有期徒刑1年4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判處萬某玲有期徒刑10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5千元。塗某通、萬某玲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提醒:提高防範意識 切莫貪圖小利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兩卡”僅限於本人使用,不得非法出租、出售。否則輕則泄露個人信息,受到限制辦卡信用懲戒或行政處罰,重則可能涉嫌犯罪

實踐中,在校學生容易被販卡團伙拉攏、利誘,這之中,有的在尋找實習機會、社會兼職過程中,由於法治觀念淡薄,被犯罪團伙所利用,步入犯罪陷阱;有的交友不慎、識人不明,在所謂“朋友”“老鄉”的引誘、教唆下出租、出售“兩卡”;有的在利益誘惑面前迷失方向,一步步陷入違法犯罪泥潭,從辦卡、賣卡發展到組織收卡、販卡,成爲潛伏在校園中的“卡商”。

檢察機關提醒,要提高防範意識,切莫貪圖小利,成爲犯罪的“幫兇”。一旦發現涉“兩卡”犯罪線索,應當立即向公安機關舉報。若已實施非法出租、出售、購買“兩卡”的違法犯罪活動,必須立即停止,主動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