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風易俗贏得羣衆認同是關鍵

席地而坐、蹲地用餐,是涼山州彝族羣衆延續了數百年的習慣。在近日涼山州《關於治理蹲地用餐深化移風易俗的通知》中,這個習慣被當地官方定義爲“陋習”。對此,有人認爲蹲地用餐是民俗,反對強制性的糾正;'有人則視之爲陋習,希望儘快實現改變。

“幾個人一盆湯、一盆肉。沒有碗,沒有筷子,一人一個勺”,如此飲食習慣,確實存在食品安全衛生問題塑料盆熱食有害健康更是常識,無需贅言

彝族羣衆蹲地用餐的習慣,與自然環境經濟條件教育水平等多種因素有關,比如有些老年人因爲長期勞作引發傷病,“駝背手腳不靈便,上桌很困難”,尊重和遷就老人就成了集體蹲地用餐的一個重要原因。其實,在其他民族地區國家,也有類似席地用餐的習慣,坐着吃還是蹲着吃確實不是文明與否的分界線

涼山州各縣市爲了改變羣衆蹲地用餐的習慣,做了不少有針對性的改進工作。因爲蹲地用餐多出現在紅白喜事中,當地政府就在一些村子投資修建了一批文化廣場,並在廣場內規劃專門承辦宴席地方,配置必需的桌椅板凳餐具。這種形式新穎的“文化壩子”有利於羣衆養成文明健康的餐飲社交禮儀。另外,當地政府有關部門也做了大量宣傳工作,比如自2022年2月以來,昭覺縣移風易俗辦已做了2026次宣講會

涼山州將治理蹲地用餐作爲深化移風易俗的重要內容,就在於蹲地用餐的場地和環境,與大衆普遍認同的餐飲文明有着不小的差距

社會文明建設需要相應的經濟基礎,一些地區羣衆的文化和消費觀念更是有所滯後。蹲地用餐之所以存在,是因爲部分羣衆習慣於因地制宜、因陋就簡。所以個別地方就出現了政府“送板凳”“送餐具”到家,而村民拿去賣掉或送人的現象

天下無不可變之風俗”,只要持之以恆,再悠久的風俗習慣都會根據羣衆需求而發生變化。蹲地就餐有很大的改進空間,但餐飲社交禮儀的改進很難單兵突進,必須與當地經濟發展和社會文明同頻共振。涼山州移風易俗的大方向是正確的,關鍵在於要有更大耐心去包容那些還在堅持傳統習俗的羣衆,加大投入進一步改善羣衆的物質文化生活。在爭議中,要仔細甄別哪些是必須改變的,哪些是可以保留或者容忍的,防止移風易俗的簡單化、強硬化

沙元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