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怒吼保險業「別要求確診者開診斷書」 金管會說話了

金管會已出手幫忙爭取保險代查確診證明,呼籲民衆增加醫院負荷風險。(圖/記者李毓康攝)

記者陳依旻/臺北報導

確診數攀高,也燒出防疫保單一堆問題,不僅僅是保戶續保爭議還在延燒,保險公司面對緊接而來可能造成財務窟窿壓力,現在醫護人員也在怒吼,對此,金管會已幫忙爭取保險業代查確診證明,要民衆增加醫院負荷及風險。

金管會表示,已請產險公會壽險公會研究相關表單後,向衛福部爭取民衆申請防疫險保單理賠時,可授權保險公司代查確診證明,呼籲民衆不要急着申請醫生確診證明,增加醫院負荷及風險。

指揮中心拍板,下週四(12日)起經醫事人員確認後,「快篩陽性即確診」,讓產險業跳腳,呼籲民衆理賠依據都要「取得證明單據爲主」,本來各地方都因爲證明書人力警報,在產險業者這麼一說,人力又更加緊張,雖然業者有提到2年內申請都來的及,但以現在的確診數量,還有理賠金額持續升溫,民衆根本聽不下去這麼多,認爲「現在就是先理賠先贏!」

醫院面對一大批確診着衝着證明單據而來也感到相當崩潰,擔心這樣會癱瘓整個醫療體系,要保險業者能不能就不用再要求民衆必須開立確診證明,但產險業者也有其苦衷,認爲這是一場疫情拉鋸戰,「要我們不要開確診通知書,要不要也順便要求民衆不要一直要求我們賠錢。」

產險業者指出,現在是各個政府主管機關坐下來、理性想想如何解套時刻,再糾結「快篩陽性即確診可不可理賠」、「不要開診斷證明好不好」都是無謂的舉動。

財團法人金融法制犯罪防制中心董事長邵之雋更提出解套的方式,就是引用民法第227-2的規定,讓產險業終止契約、退還保費。

當然,產險業不能平白終止契約,邵之雋強調,必須有附帶條件,也就是終止契約的同時,除了退還保費,保險公司應在保單基礎保費外的附加費範圍內,給予保險人一定倍數懲罰性違約金,當作保險人期待利益的損害。

此外,甚至也可以要求,對於終止的保險契約,在原存續期間的範圍內,如果被保險人因罹患covid-19,導致中重症者,應比照原契約理賠作爲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