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回擊馬斯克抄襲指責,何小鵬:在中國要打敗你

(原標題:小鵬汽車CEO何小鵬疑似隔空迴應偷竊技術傳聞)

《科創板日報》21日訊,今日小鵬汽車CEO何小鵬發佈朋友圈,疑似隔空迴應馬斯克指小鵬偷竊技術。何小鵬稱,“看來昨天我們發佈的包含激光雷達的小鵬下一代自動駕駛架構,讓西邊的某人很不爽,連續用pigu發聲。我想說的是,造謠早就證明是無法打敗任何競爭對手的,明年開始,在中國的自動駕駛你、要有思想準備被我們打的找不着東,至於國際,我們會相遇的。”

背景介紹:

IT之家11月21日消息 小鵬汽車昨日在廣州車展發表聲明稱,小鵬汽車將從2021年生產的車型開始升級其自動駕駛軟件和硬件系統,採用激光雷達技術提高性能。

有意思的是,這條新聞引起了美國業內人士的興趣,因爲這意味着小鵬的傳感器方案將在明年與現有特斯拉車輛出現不同。更有意思的是,馬斯克轉發了這條消息,並表示:他們有特斯拉的舊版軟件,而沒有我們最新的神經網絡計算機。

雖然從馬斯克的發言中看得出來他並不屑於採用激光雷達,但IT之家提醒,激光雷達並非過時產物。

相關閱讀:

解鎖新功能!蔚來、小鵬在輔助駕駛上挑戰特斯拉

每經記者 孫磊 每經編輯 裴健如

作爲國內造車新勢力中的頭部企業,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又擁有了一項此前只屬於特斯拉的“技能”。

在近一個多月的時間裏,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先後發佈NOP(Navigate on Pilot,領航輔助)和NGP(Navigate Guided Pilot,高速自主導航駕駛)功能。雖然這兩者與特斯拉NOA(Navigate on Autopilot,自動輔助導航駕駛)命名方式不同,但實現的功能卻很相似,都可以用輔助導航駕駛進行概括。

所謂輔助導航駕駛,即駕駛員可以在車載導航地圖上規劃好路線,待車輛駕駛到支持該功能的路段時,車輛可以根據導航路線指引,在行車過程中實時選擇最優路線,實現自動駛入或駛出匝道口、自動變道、調整車速等功能。

業內分析認爲,雖然輔助導航駕駛功能仍屬於L2級自動駕駛功能的範疇,但是其向更高級別的自動駕駛功能又靠近了一步。在目前的汽車行業中,只有特斯拉、蔚來汽車、小鵬汽車三家企業將此功能落地。

特斯拉對高精地圖不“感冒”

公開資料顯示,特斯拉NOA於2018年10月推出,蔚來NOP在2020年9月發佈,小鵬NGP同樣在2020年10月發佈,但正式推送還要等到2021年第一季度。雖然晚於特斯拉推出此功能,但蔚來汽車和小鵬汽車方面認爲,兩者都可以在中國本土提供更好的使用體驗,這與高精地圖的使用有很大關係。

據瞭解,高精地圖可以達到車道級的精度,能反映出普通地圖無法體現的道路坡度、曲率、周邊障礙物等地理信息,能夠讓車輛有更強的全局路徑規劃能力。同時,高精地圖可以幫助車輛在特定路段實現自主變道超車以保持更快的平均車速,自動上下高速公路或城市快速道路匝道並進行主動車速控制。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NOA在國內使用的地圖與蔚來NOP相同,都來自百度,但特斯拉NOA使用的卻不是高精地圖。其更多依靠處理視覺信號來對環境進行感知,這樣導致的結果是,特斯拉NOA在高速公路上使用會出現車輛偏航的情況。

此前,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多次表示對高精地圖不“感冒”:“高精地圖是一個‘很糟糕的想法’,會導致自動駕駛系統過於依賴已存儲的高精地圖而失去靈活性,不能像真正的司機那樣根據路況靈活應變。”

事實上,特斯拉也並非完全拒絕高精地圖,其在北美地區就以車主衆包的形式自主採集和繪製高精度地圖。不過,根據國家自然資源部於2019年8月發佈的《外國的組織或者個人來華測繪管理暫行辦法》第六條規定,獨資外企在中國測繪高精度地圖,需要與有關部門或單位設立合資企業,並經過各級政府批准。這意味着,特斯拉還不能在國內以車主衆包的形式自主採集和繪製高精度地圖。

除都使用高精地圖外,蔚來NOP與小鵬NGP還都與車載的語音交互進行結合,做到變道、上下匝道、匯入主路等操作時都配合語音提醒,而這一點是特斯拉NOA所不具備的。

技術路線選擇仍存差異

事實上,在當前自動駕駛行業發展的過程中,即便是對同一事物,每個企業也都有不同理解。比如,在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中,目前有兩種主流的傳感器路線:一種是以Waymo爲代表的激光雷達爲主、其他傳感器爲輔的技術路線;另一種是以特斯拉爲代表的攝像頭爲主,多傳感器融合的視覺方案。

在武漢理工大學汽車工程學院副教授楊勝兵看來,當前不應該談論哪種技術路線優劣,最重要的是要提高這些方案的可靠性。“目前來說,提高可靠性只能是加強測試,加強汽車安全等級的要求,包括實際測試的指標。”楊勝兵表示。

同時,對於自動駕駛發展路線的選擇,不同企業也有不同的觀點。在自動駕駛初創公司AutoX CEO肖健雄看來,從L0—L3級自動駕駛的漸進式路線是存量且成熟的市場,而L4級自動駕駛路線尚屬新興之地,無論是行業巨頭還是初創公司都處在相對公平的位置進行較量。

與肖健雄的觀點不同,自動駕駛感知技術研發商MINIEYE CEO劉國清則更認同漸進式發展路線。劉國清認爲,L0—L3級自動駕駛的逐步演進能夠以一種平滑的方式進行升級,是漸進式需求。同時,漸進式路線能夠有機會更早地進入車廠的供應鏈體系,通過量產的項目挖掘出更多商業上的可能。

在商湯智能產業研究院戰略與生態研究的相關負責人看來,兩種不同技術迭代路線背後反映的是不同的產業思維。“一種是在安全、成本、技術等方面都有保障的情況下實現量產,另外一種的重點則放在長期技術,以產品迭代作爲企業技術創新的主要驅動力。”該負責人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隨着5G、智慧城市等技術的普及,業內對於車輛實現自動駕駛時依靠單車智能,還是藉助車路協同也存有不同的看法。對於這些看法,百度智能駕駛事業羣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陶吉認爲,車路協同領域的關鍵洞察需要車端和路側同時發力,單車智能和車路協同二者缺一不可。

王欣談新能源汽車,表示最看好好友何小鵬(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