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爲何如此重要(新語)

作爲我國第一個有文獻可考、併爲考古發掘所證實的商代晚期都城遺址殷墟從來都不缺乏“新聞”。最新的進展是,考古人在洹河北岸發現一條東西走向、西低東高的道路,發掘長度達80米、兩端均延伸至發掘區以外、最寬處達14米。更重要的是,它和此前發現的另一條東西向大道均與一條南北向大道交叉,構成了類似“街區”的佈局形態,爲進一步深入研究商代都城的聚落結構、手工業生產分工等提供了線索

1899年,因甲骨文的發現與研究,沉睡三千載的商文明走入公衆視野。從1928年10月董作賓第一次到安陽小屯開始進行殷墟考古算起,90多年過去了,經過幾代考古人持續不斷的發掘研究,我們對這座商代的都城終於有了豐富的瞭解。對此,考古真的居功至偉

殷墟是甲骨文的故鄉,這些3000年前的文字講述着商王朝晚期的歷史故事,這些故事又通過考古得到了全方位的揭示。新中國成立伊始,1950年春,曾多次參與殷墟發掘的郭寶鈞先生就趕赴殷墟重啓發掘。以中國科學院(1977年後改隸屬中國社會科學院)安陽隊爲主的考古機構,承擔了殷墟主要的發掘工作,年復一年,直到今天。安志敏、馬得志周永珍高廣仁鄭振香、陳志達、楊錫璋楊寶成劉一曼考古學家的名字,並不爲大衆熟悉,一代代技師、修復師也都是幕後的默默奉獻者。一代代考古學家在殷墟這個搖籃成長起來。我們不能忘記,是他們將殷墟考古的時空範圍空前擴大,踏遍每一個角落,拾撿每一片陶片,建立起殷墟考古的時空框架

可以說,殷墟是一個支點。由於殷墟發掘,比商王朝更早的文化龍山文化、仰韶文化序列得以確立,中國古史獲得了“由此前推”的已知基礎。同樣從殷墟出發,看商文明之後的中國歷史,也有了更爲紮實的參照。新世紀以來,以探討殷墟範圍和佈局爲中心的社會考古學研究也逐漸展開,最有代表的是道路網水利系統的發現。殷墟宮殿宗廟區南部發現的南北兩縱向、東西一橫向,修築規整車轍印痕清晰的大型道路系統,再現了當年東亞最大都市的繁華盛景。殷墟鑄銅制骨製陶手工業作坊的發現與發掘,讓我們得以更深入瞭解璀璨的青銅文化……

殷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1961年3月,國務院將殷墟列入首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殷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2017年,甲骨文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記憶名錄”……還有很多文明密碼深埋地下,等着考古人繼續去探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