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收19.6億虧損近一半 跟誰學財報透露行業競爭白熱化

(原標題:營收19.6億虧損近一半 跟誰學財報透露行業競爭白熱化)

“我剛剛看了跟誰學的財報數據,連跟誰學都投入接近收入一半的費用燒錢,可見教育行業現在競爭得多激烈。”一位服務教育機構視頻雲服務的廠商高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11月20日,在線教育機構跟誰學發佈2020財年第三季度未經審計財務報告。財報顯示,2020財年前三季度,跟誰學營收49.137億元,同比增長316.5%。第三季度營收19.66億元,同比增長252.9%。需要注意的是,本季度跟誰學淨虧損9.33億元,去年同期爲淨利潤190萬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淨虧損爲8.64億元,去年同期爲淨利潤2014萬元。截至發稿,今日盤前跟誰學股價59美元,下滑17.31%。

首次虧損與擴大營銷投入

業務發展上,財報顯示,跟誰學2020年前三季度K12在線課程的收入爲42.622億元,同比增長356.5%;公司正價課付費人次達到359.6萬,同比增長229.6%;K-12在線課程正價課付費人次達到329萬,同比增長245.2%。

第三季度跟誰學現金收入爲20.86億元,同比增長137.1%。其中K12在線課程的現金收入爲17.94億元,同比增長140.8%;正價課付費人次達到125.6萬,同比增長133.5%;K12在線課程正價課付費人次達到114.7萬,同比增長140.5%;毛利潤爲14.6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4.003億元增長265.6%;毛利率從去年同期的71.9%提升至74.4%,主要得益於公司業務模式所產生的規模經濟效應。

跟誰學方面表示,新獲客人次的增長主要受益於銷售與市場活動;續班人次的增長主要是由於公司教學以及服務體驗的不斷優化。

費用方面,財報顯示,跟誰學本季度銷售費用20.558億元,去年同期爲3.304億元,同比大幅增長522.22%,主要源於爲了擴大用戶規模及提高品牌知名度所增加的市場推廣費用,以及銷售和營銷人員薪酬的增加。這也是本季度跟誰學由盈轉虧的重要原因。

另外,本季度研發費用爲2.204億元,較去年同期的5713萬元增長286.0%,主要由於專業的課程開發人員和技術研發人員的人數增加及薪酬水平提高。管理費用從去年同期的2364萬元增至1.774億元,主要由於行政管理人員的人數增長及薪酬水平提高以及爲獨立調查發生的專業服務費的增加。

針對此前被多次多空,據跟誰學披露,截至目前,已針對多份做空報告進行內部獨立調查,未發現已發佈的財務報告中有任何重大問題。跟誰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向東對此表示,“公司秋季進行了K12業務的快速融合,今後會統一以高途課堂開展K12的業務。”

教育行業燒錢意義幾何

早在10月21日市場即傳出跟誰學新季度財報虧損嚴重的消息,隨後跟誰學股價暴跌30%,市值蒸發超過500億元人民,創上市以來最大跌幅。多家教育中概股受其影響接連大跌——本站有道跌超12%,好未來跌近7%,流利說跌超3%,瑞思學科英語跌超4%。

跟誰學CFO沈楠在今年年初曾公開表示,跟誰學到目前爲止沒有付費做過任何的路牌廣告、燈箱廣告和電視廣告等,在廣告端投入要比行業頭部要少很多。此番財報數據顯示,一向不提倡燒錢營銷的跟誰學也“被迫”加入2020年在線教育的燒錢戰。

此前曾有消息稱2020年在線教育平臺暑期市場營銷投放費用約爲學而思網校12億元、作業幫10億元、猿輔導25億元、跟誰學8億元,改組數據雖未被各家官方確認,但大規模燒錢與營銷推廣正在暑假戰之後持續至2020年寒假戰。

11月14號,一起教育科技正式向美國證監會(SEC)遞交招股文件,擬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其招股書顯示,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前三個季度,一起教育淨虧損分別爲6.56億元、9.64億元和9.75億元,總金額爲25.95億元,呈持續擴大趨勢。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在線教育分析師陳禮騰認爲持續虧損的原因主要是經營費用的不斷上升,而這或與行業競爭加劇的現狀有關。

伴魚創始人兼CEO黃河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單純的燒錢做規模長期來說會不會出問題,如何兼顧用戶價值和企業價值、儘量不讓自己陷入到非常艱難的境地,這是企業方們需要非常重視的問題。

黃河稱,教育的虧損有時不是單純的虧損,而是“債”,後續的課耗還要繼續發,會讓教育公司後續陷入更加被動的風險。跟誰學最初的商業模式是具備差異化的——主打名師,以及通過私域流量打造社羣生態。但一旦微信方面對流量裂變進行限制,公司方面在創新與獲客方面就會缺乏“抓手”。也是跟誰學被動參與到燒錢戰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