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轉型代工業務大難題:沒合適的收購目標

7月22日消息分析師們均表示,對於英特爾首席執行官帕特·蓋爾辛格 (Pat Gelsinger)來說,要想實現英特爾爲其他廠商代工芯片高風險戰略,最可行的方式無非是進行轉型收購。

關鍵問題在於英特爾並沒有合適的收購目標

上週有報道稱,英特爾正考慮以300億美元收購芯片製造廠商格芯,這一消息讓英特爾面臨的收購難題再度成爲焦點

本週四英特爾將公佈第二季度財報。儘管個人電腦市場蓬勃發展,但分析師預計,隨着英特爾的市場份額被AMD等競爭對手逐步蠶食,其當季營收將下降9.8%,至178億美元。

市場研究公司VLSI Research首席執行官丹·哈奇森 (Dan Hutcheson)表示,收購代工廠將爲英特爾帶來“真正的客戶支持人員,而不是主要由管理層指揮的技術人員。”“三星花了10年時間才建立起真正的代工業務。”

但分析師對格芯的估值提出了質疑,而且諸如AMD等公司主要客戶與英特爾存在競爭關係

格芯首席執行官湯姆·考爾菲爾德(Tom Caulfield)週一表示,他仍會按既定計劃讓格芯在2022年上市,並駁斥了與英特爾交易傳言。穆巴塔拉投資公司是格芯的所有者,一位接近穆巴塔拉投資公司的人士本週稍早時候表示,與英特爾並沒有開展積極談判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師史黛西·羅根(Stacy Rasgon)指出,如果英特爾想收購一家大型代工企業,除了格芯之外就沒有什麼可選的了。

哈奇森稱,如果英特爾無法通過收購大型代工廠建立起代工業務,其唯一的選擇可能是收購安森美或者亞德諾等仍擁有部分自有工廠的小型芯片公司。

幾十年來,英特爾一直致力於打造世界處理速度最快的計算芯片。這種對尖端技術的關注意味着英特爾與其他芯片企業相比更快放棄了所謂“工藝節點”這種舊芯片製造技術。

但英特爾在代工行業的大多數潛在競爭對手採取了不同的方法,保留舊技術,爲不需要最新技術的客戶製造更便宜的芯片。

市場研究公司TIRIAS Research首席分析師凱文·克勒維爾(Kevin Krewell)表示:“多年來,臺積電在保留工藝節點方面做得非常出色。”“當他們建造新工廠時,也會讓舊工廠繼續運轉。”

如今全球芯片行業的人才設備材料非常緊缺。英特爾在試圖恢復其在先進芯片領域競爭力的同時,爲外部客戶購買、建造或改造代工工廠可能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跟蹤芯片製造商市場的研究公司Mercury Research總裁迪安·麥卡倫(Dean McCarron)表示:“英特爾內部可以提供多少代工設施可能存在內部限制。”“顯然,他們想要更大的產能,但其他企業也是如此。”(辰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