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當科技創新生力軍(深聚焦・關注高校科研創新)

浙江大學師生在超淨實驗室開展科學研究。  盧紹慶

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一角。  王 磊攝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儘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一個關鍵問題。我國高校要勇挑重擔,釋放高校基礎研究、科技創新潛力,聚焦國家戰略需要,瞄準關鍵核心技術特別是“卡脖子”問題,加快技術攻關。

本期教育版,我們以浙江大學爲例,呈現近年來高校科技創新的實踐與探索,期待更多高校勇於創新、力爭一流,在人才培養、科技創新方面取得更大進步,爲國家現代化建設作出更大貢獻

――編  者

航空航天學院教授李鐵風,帶領團隊研製自供電軟體機器魚,成功“打卡”馬裡亞納海溝,在萬米海底實現深潛驅動;化學研究員馮建東,帶領團隊研發新型化學顯微鏡,對微觀的單分子化學反應實現觀察、操縱和測量……如今,在浙江大學,一批青年科技人才在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領域嶄露頭角,日益成爲科技創新的生力軍

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高校承擔了全國60%以上的基礎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務,獲得了60%以上的國家科技三大獎勵,爲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貢獻了重要的高校力量。

浙江大學在科技創新中的表現,就折射出我國高校瞄準世界科技前沿、聚焦國家戰略需要、奮戰在關鍵核心技術研發第一線的昂揚面貌。

爲人才鬆綁減負

學校面向科技前沿的探索給予充分信任,給了我們足夠的時間與空間

2013年,馮建東從浙江大學本科畢業,之後前往歐洲直接攻讀博士學位,2018年完成博士後工作後回到母校。談及在母校深耕科研的感受,馮建東說:“學校爲我們提供了開展獨立研究的土壤,青年學者可以按照自己的學術規劃去建設實驗室,這一點非常吸引我。”

對新型化學顯微鏡的研究,源於馮建東中學時期對化學的疑惑。“爲什麼化學家觀察化學反應不能像方程式那樣,通過單分子直接演示呢?”這個問題一直埋在他心中。歷經多年在不同學科交叉研究積累,他回到浙江大學,追尋最初的想法。

遇到只比自己大3歲的導師,化學系直博生董金潤坦言,這讓他在科學求索中更爲輕鬆,與導師的交流也很順暢,“馮建東老師教會我們建立‘科研審美’,幫助我們找到自己的興趣與方向。”

水積魚聚,木茂而鳥集。近年來,浙江大學通過實施優秀青年人才“百人計劃”,優化實施預聘長聘制,持續爲青年人才成長構建優良生態,保持45歲以下專任教師佔比一半以上,着力培養青年教師成爲服務科技創新的主角。

科研成果的涌現,既源自師生“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堅守,也需要高校爲人才“鬆綁減負”的勇氣。

去年博士畢業的盛峰,在大三暑假時加入物理學院鄭毅研究員的課題組,開展二維材料的物理性質研究。圍繞一個方向,課題組一干就是5年。“也有過迷茫的時候,老師總會和我們站在一起,尋找研究的突破口。”盛峰說,“我要做的就是‘深挖一口井’,做好每一次實驗,測好每一個數據。”

功夫不負有心人,盛峰和導師鄭毅通過研究電子,首次在黑砷二維電子態中實現了對自旋的高速精準控制,並發現了新的物理現象,這將爲未來高效率、低能耗自旋電子器件的研製提供堅實基礎,研究成果也刊登在國際著名學術期刊《自然》上。

“學校對面向科技前沿的探索給予充分信任,給了我們足夠的時間與空間。這也讓我們備受鼓舞,督促我們勇攀科學高峰,做出原創性基礎研究成果。”鄭毅說。

記者瞭解到,近年來,全國高校加快破除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不斷完善人才評價、激勵、流動機制,科學設置人才評價週期,堅持開展分類評價,高校的人才能量得到釋放。

強化有組織的科研攻關

“讓我們能夠心無旁騖開展研究的,是學校爲我們搭建起的優質項目平臺

浙江大學建築工程學院陳雲敏院士牽頭建設的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超重力離心模擬與實驗裝置,整體土建進度將於今年完成。這項裝置通過模擬超重力,構建從瞬態到萬年時間尺度、從原子級到千米級空間尺度的實驗環境。

據介紹,該設施的三臺離心機主機多項技術指標國際領先,主機技術負責人是青年研究員汪玉冰。“能夠參與到‘國之重器’的研製中,我們感到使命光榮、責任重大。讓我們能夠心無旁騖開展研究的,是學校爲我們搭建起的優質項目平臺。”汪玉冰說。

不用盲目申請基金和項目,每年有三四名像汪玉冰這樣的青年研究人員加入團隊,邊開展建設、邊出成果。項目平臺的建設,實現了學科、人才、科研的深度融合,爲人才全面成長進步提供了建功立業的舞臺。

“在‘雙一流’建設中,學校以高能級平臺建設爲抓手,將大項目、大團隊、大平臺、大成果、大貢獻作爲提升科研品質的必由之路,系統謀劃建設國家重大科技創新平臺,不斷探索首席科學家負責制、校領導聯繫制度,以創新機制推進科研攻關,不斷跑出科技創新加速度。”浙江大學校長吳朝暉表示。

記者同時瞭解到,學校還發揮多學科綜合優勢,啓動實施“面向2030的學科會聚研究計劃”,前瞻佈局和重點發展一批會聚型學科領域及交叉研究方向。

“中國曆代繪畫大系”項目歷時17年,通過全球合作與圖像數字化匯聚,全景式再現中國古代繪畫的發展歷程;我國首臺神經元數量突破億級的類腦計算機問世,致力於建立引領未來新型計算機的體系結構……促進傳統研究方法與新型研究方法互鑑互融,近年來浙江大學涌現出一批優秀的交叉研究成果。

“加強學科之間的協同創新,加強對交叉學科羣和科技攻關團隊的支持,才能培養造就更多具有國際水平的科技人才和創新團隊。”教育部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全國高校加快佈局建設前沿科學中心和關鍵核心技術集成攻關大平臺,強化有組織的科研攻關,給予人才充分支持和信任,更多人才從國家科技創新主戰場上涌現出來,從高校科技創新主力軍中成長起來。

推進黨建與業務相融合

“從老師身上,我理解了心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意義”

在2022年北京冬奧會上,氫燃料電池汽車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爲綠色辦奧作出積極貢獻。而爲氫燃料電池汽車加氫的儲氫罐,得益於浙大能源工程學院鄭津洋院士團隊研發的技術。

該團隊從2002年開始持續聚焦高壓氫脆防控和氫氣安全高效儲存兩大世界難題,將我國大容量固定式高壓氫氣儲存裝備技術推至國際領先水平。

能源工程學院教授施建峰2006年本科畢業後,便加入鄭津洋院士團隊學習工作。“鄭老師是一名共產黨員,從老師身上,我理解了心懷祖國、服務人民的意義,也深刻感受到,越是重大科技創新成果的研究,越是要能耐得住寂寞、經得起誘惑。紮根一處、追求真理、不驕不躁、永不言棄,應當是每一位科研工作者的堅守。”施建峰說。

不斷推進黨建與業務相融合,是浙江大學引導師生紮根大地、服務國家的重要舉措。學校把做好人才思想政治工作作爲高校黨建工作和人才工作的重要內容,積極發揮課堂的主渠道作用以及大思政課的育人作用,增強師生立大志、幹大事的信心,進一步促進科研創新。

即將畢業的浙江大學農業與生物技術學院碩士研究生張家豪,過去兩年一直與導師樓兵幹奔走在新疆庫爾勒的田間地頭,在當地開展枝枯病防治研究與推廣工作。

枝枯病是梨、蘋果等薔薇科植物上的一種細菌病害,被果農視爲果樹“癌症”。2019年起,樓兵幹持續3年掛職攻關,與團隊一起找到了防治枝枯病的解決方案,扭轉了當地病害肆虐的局面。

張家豪說:“在一線搞科研,才能真正感受到學以致用的成就感,感受到我們的技術被大家需要的幸福感。”爲了更好地“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張家豪決定畢業後去新疆,繼續從事果樹病蟲害防治工作,把自己的研究成果轉化爲實際的生產力。

“在125年的辦學歷程中,浙江大學的發展始終與國家發展、民族復興同頻共振。”浙江大學黨委書記任少波表示,面向未來,學校繼續心懷“國之大者”,奮力“走在前列”,以更高質量、更加卓越、更受尊敬、更有夢想爲導向,向世界一流大學前列邁出堅定步伐。

“聚焦國家戰略需要,瞄準關鍵核心技術,高校將繼續勇擔重任,不斷釋放基礎研究、科技創新的潛力,努力形成更多更先進的創新成果。”採訪中,多位高校負責人談道。

(柯溢能參與採寫)

版式設計:汪哲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