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詩意文化賦能“美好城市”

近年來,很多城市特別是經濟比較發達的城市,提出了城市發展要注重幸福指數提升的理念建設“美好城市”已然成爲當代城市發展的價值取向。但應該看到,人們感知城市的“幸福”“美好”並非一個空洞的概念,與“經濟指數”也並不完全具有強正關聯性,而是關涉着城市個體、家庭對於生活的切實感受,以及人們評價美好、幸福的態度。

確立“美好城市”理念,實際上正是在倡導“以人爲本”的城市價值觀,重新縫合城市與人的關係,把“生活”看作是一個城市的經典表情。“城市讓生活更美好”,這種“美好城市”感受一方面來自城市建設的硬件內容,如豐裕的物質生活、完備的社會保障、雅適的居住條件、便捷的交通設施、優美的街道環境、完善的醫療保健、優良的教育條件和穩定的社會治安等,另一方面還來自“軟件”設施與人文環境的營造和烘托,包括濃郁的人情味、美觀的城市建築詩意的生活情調、高度的身份認同、豐富的文化娛樂、溫馨的情感陪護以及和諧相容的個體幸福感等。城市與人的價值關係是:人創造文化,文化讓城市更美好。因而,“美好城市”除了“物質文化”的保障之外,還應該在精神文化的層面上去認識探求。

首先,在空間維度上找回城市人情之美。審美是城市文化生活需求的重要組成部分,但無疑也以多種形式存在。

格調雅緻、整潔亮麗的城市固然能夠引起人們美的共鳴,而看似雜亂交錯的小巷,市井味十足的街坊,這些爲中國人諳熟的城市街巷中所蘊含的人情味,本也是中國城市審美的重要內容。無論是園林古宅內傳出的低吟淺唱,還是小街小巷中迴響的評彈小調,它們都能勾起人們對於一個城市的溫暖記憶和依戀。著名學者段義孚曾經把這種中國獨有的城市審美體驗表述爲“戀地情結”,將其喻爲人類與物質環境的情感聯結。無疑,城市中勾連着人情物事的“鄉愁”是戀地情結的重要標識,這種“情結”是城市個體對其所生活的外在環境全部感官情感的內化

具有人情味的城市,也應該是一座充滿舒適感、能充分滿足市民情感需求的城市。城市人情味的彰顯,意味着在城市空間的營造中要能創造出使人留下深刻記憶的空間。在一座人情味充沛的城市中,生活於此的居民可以通過城市空間和物態表徵,自然而然產生某種“夢裡老家”的意象情境,從而形成一種“家”的想象共同體。因而,以人情爲美的城市美學理念,意味着不能孤立地將城市理解爲一種功能化存在空間,或是僅供人“看”的景觀空間,而必須將其理解爲能爲市民所感知到日常生活與審美意義兼具的融合空間。

一座城市應該能勾起人們對於城市的親切記憶,使人產生心有所歸之感。無論是城市區劃,還是公共空間的營造,似更應該展現人與街景、生活與景觀的相融一體。以蘇州小巷爲例,它或曲或直,若隱若現,小巷深處所帶來的空間體驗是頗爲獨特的。比如,巷子中鄰里人家飄來的飯菜香味,能勾起人的“嗅覺”,會加深生活的親切感;而小巷中傳來的叫賣聲,書場傳來的琵琶弦子聲,或夜半中叩響的門環聲,則更增加了小巷的清幽,以及心理上時間的流動感。所以蘇州小巷是跟人的情感聯繫在一起的,它有生活氣息和四季轉換的韻味;同時,小巷、紅雨傘、帶着丁香味的少女,幾相交織,更成爲蘇州小巷經典的審美意象了。

其次,在時間維度上賦予城市詩意之美。秉持以“美在生活”的城市美學理念,還應該充分重視城市“傳統”的情感喚醒功能,賦予城市“原地點”的悠悠古韻和詩意之美。古老街巷的“原地點”是空間的,更是時間的,因爲它保存着歷史、記憶的文化根脈,以及人與這座城市的關聯感。大到遺址老街,小到古樹地名,其實都有着很強的意象性和可讀性,會成爲個體連接城市記憶的節點符號,而這種“物我交融”則能升騰起審美的詩意。

2004年蘇州在古城外啓動的滄浪新城建設,所有新建的滄浪新景都較好地秉承了“原地點”本來擁有的古良渚文化、運河文化的基因,遠浦帆影、滄浪古韻、風篁清聽、畫橋煙雨、梅埠香雪,這一個個清代徐揚在《姑蘇繁華圖》中工筆描繪的“原地點”,很好地融入了滄浪新城中。這些熟悉的文化意象也使搬入新城的居民迅速產生了“老蘇州”的親切感,心靈由此找到着落,從而激發起“家在蘇州”的美好情感。

賦予城市詩意之美不應該拋棄一個城市的歷史物態符號,而是要使其重獲新生,表達同一座城市空間內生活的人們的審美需求,喚醒不同時空人們對於某種美好情感的共鳴。平江路“詩意化”提升就是個成功的案例。平江路位於蘇州古城東北隅,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是蘇州現存最典型、最完整的古城歷史文化保護區。平江路至今保持着“水陸平行,河街相鄰”的雙棋盤城市格局,保留了小橋、流水、人家,以及幽深古巷的江南水城特色。在進行平江路保護改造時,當地通過詩意化的街巷氛圍營造,留住了古舊民情風貌,遊客透過古樸典雅的白牆黛瓦木柵花窗和藤蘿蔓草,可領略當年的富庶繁華,也可感受眼前的古韻今風。平江路歷史文化街巷保護工程獲得2005年聯合國亞太文化遺產保護榮譽獎,這是蘇州古城歷史街區保護一個的典範,其中的“詩意化”策略值得重視並加以推廣。

再次,在生活層面上珍視城市情調之美。在日常用語中,對某種與一定生活方式相聯繫的情感體驗,謂爲“情調”。城市生活的情調,包含着人情、詩意與幸福感等文化要素,又常常體現於城市中的一些日常生活細節。比如,女子在河邊撣衣洗菜,老人在河岸上喝茶、聊天、看報,這些情景、細節既構成了城市百姓的風俗畫卷,也同樣是城市情調的一部分。

有情調的城市,總是把審美巧思體現在人們生活的“貼心”感受之中,並往往通過特定細節展現出來。祖籍蘇州的華裔建築大師貝聿銘,對蘇州情調就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在爲蘇州博物館設計新館時,他致信給吳良鏞院士:“蘇州古城人文歷史悠久,而蘇州博物館新館地處古城之中,將是展現蘇州人文歷史的重要公共建築。如何使建築與周邊之古城風貌協調?如何將二十一世紀的建築與兩千五百年的文明結合?這些都是我考慮最多的問題,這不僅事關蘇州,且對中國建築發展有現實意義。”貝聿銘還特別闡述了蘇州博物館新館的“細節”問題,認爲蘇州人的生活很講究,對事物都有考究;蘇州的石橋、長廊、小巷、廳堂,樣樣精心安排,各顯其美。“爲蘇州設計這座博物館,比我在其他國家設計那些建築要難得多,這是最大的挑戰,也可能就是我最後一次挑戰。”他承諾“連窗扣門袢都要親自設計”。如今,蘇州博物館已成爲古城蘇州的現代建築經典,它和蘇州園林一樣精緻,黑頂、白牆相搭配,樹木、流水倒影相烘托,如一幅精美的山水畫卷。可見,“情調”“細節”代表了一個城市的文化品位,它喚起的是人們對“詩意棲居”的永恆追求。

(作者:徐國源、鄒欣星,分別爲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廣東藥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文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