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向前進”(足音)

祝希娟近照。   劉 澍供圖

她依然保留着好作風,哪怕只是配角、只有幾場戲,也要通過體驗生活把握角色,使之成爲獨特的“這一個”

84歲的表演藝術家祝希娟正在籌備一部與海南有關的新作品

今年是大衆電影百花獎創立60週年。1962年5月22日,第一屆“百花獎”授獎大會在北京政協禮堂舉辦,超過11萬觀衆熱情地投了選票,電影《紅色娘子軍》獲得四項大獎,祝希娟憑藉吳瓊花這一角色獲得最佳女演員獎。不久之後,她入選新中國“二十二大電影明星”,成爲其中最年輕也是唯一一個僅主演過一部電影的獲獎演員。

“向前進,向前進!”60多年來,《紅色娘子軍連歌》深入人心,作爲演員的祝希娟,人生也是“永遠向前進”。

“百花獎”的選票,凝聚着觀衆對中國電影的熱情支持和對優秀演員的衷心喜愛。吳瓊花充滿生命力和寧折不彎的精神,經過不斷錘鍊,成長爲帶領婦女翻身求解放的紅軍戰士的形象,激起了新中國觀衆的強烈共鳴。

祝希娟1938年生於江西贛州,少年時代曾在趙丹導演的影片《爲孩子們祝福》中演過一個小角色。1956年,她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在上戲的第三年,偶遇爲《紅色娘子軍》尋覓女主角的導演謝晉。謝晉被祝希娟那雙大眼睛打動了,經過對祝希娟臺詞和表演等方面半個多月的觀察,心裡有了些底。

《紅色娘子軍》的演員陣容可謂星光熠熠:男主角常青飾演者是王心剛陳強飾演頭號反派南霸天;在《女籃五號》中嶄露頭角的向梅飾演紅蓮;牛�氖窩萃ㄑ對斃∨印8丈弦�幕就領銜主演,她壓力很大。爲塑造好角色,祝希娟下了不少功夫。在海南,劇組主創人員與當地人同吃同住同學習。“清早6點鐘就起牀,參加軍訓,打靶、急行軍、露營,每天日程排得滿滿,直至太陽落山纔回到駐地。晚上還要抓緊時間湊到煤油燈下,學習當地檔案館提供的歷史資料,再結合劇本的故事情節,琢磨人物的性格特徵。”祝希娟說,經過大約一個月真刀真槍的實地體驗,好像脫胎換骨了,“皮膚曬黑了,心裡‘紅’了”。

“我很幸運,第一次拍電影就遇到了謝晉、王心剛、陳強這些優秀的電影人。片中許多配角都是‘戲骨’,個個都是好演員,卻來幫襯我。”祝希娟一直感念這些前輩。

《紅色娘子軍》之後,祝希娟拍過不少紅色題材的影片。從上世紀70年代,她與張勇手搭檔在《啊!搖籃》中飾演驍勇善戰、倔強冷靜且做事雷厲風行的李楠;到近些年的紅色影片《浴血廣昌》《井岡戀歌》,她依然保留着《紅色娘子軍》培養的好作風,哪怕只是配角、只有幾場戲,也要通過體驗生活把握角色,使之成爲獨特的“這一個”。

電影“處女作”即是“成名作”,祝希娟的確幸運,但她並未止步。演吳瓊花幾乎是本色表演,但祝希娟追求的是“性格表演”。她進入上海戲劇學院實驗話劇團和隨後合併改制的上海青年話劇團,在舞臺上磨鍊演技桑弧導演看了話劇《再見吧,巴黎》後笑着對祝希娟說:“如果話劇也評‘百花獎’,我們全家都投你一票。”

祝希娟愛“闖”,1983年“闖”到了深圳。她擔任深圳電視臺副臺長,參與創辦深圳電視臺。“1983年11月,我們不到100人規劃起深圳電視臺的藍圖。到處是農田和蘆葦,我們就搭起兩排鐵皮房子。1984年1月1日,深圳電視臺正式對外試播了,我是電視臺第一位節目主持人。什麼叫‘深圳速度’?我們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裡,把一個龐大的電視臺立了起來,這也叫‘深圳速度’啊!”祝希娟說。

在深圳電視臺任職期間,祝希娟組織創作並親自出演了《北洋水師》《路障》《江南明珠》《大空戰》《特區法官》《魂系哈軍工》等電視劇,其中有不少作品反映了深圳變化。當時拍兒童劇不掙錢,被人視爲“小兒科”。祝希娟不僅組織拍攝了《特區少年》《琴童的遭遇》《地球是方的》《小海軍》等兒童劇,還在上世紀90年代,帶領深圳電視藝術中心攝製組赴國外拍攝反映華人新移民的電視劇。

在祝希娟心中,年齡既不是界限,也不是障礙,“退而不休”的她一直爲影視藝術奔忙。她近年的新作多關注當今社會銀髮羣體的生活現狀。拍電影《大雪冬至》時,79歲的她獨挑大樑,110場戲就有107場,每天都要在沒有暖氣的攝影棚裡拍攝十幾個小時,不計報酬地整整拍了一個多月。2020年,祝希娟在電影《空巢》中再次擔綱主演,飾演母親的角色,深邃的眼睛深深打動人心。憑藉此片,她獲得了第三十三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提名獎

在祝希娟看來,角色再小、戲份再少、時間再短,演員也要創造條件讓自己融入角色生活。“生活是厚待我的,我很幸運,主演第一部電影就出名了,每個機會我都好好把握。今天的年輕演員對這樣一個美好的時代更應珍惜。哪怕是一滴水,也要努力在時代的洪流中泛起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