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也買不到?多家車企連續數月產量減半

(原標題:有錢也買不到?“芯片荒”蔓延 中國多家車企連續數月產量減半)

參考消息網10月14日報道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近日報道,由於汽車芯片短缺,包括大衆本田、日產等在內多家外企中國合資公司本土車企,據報已經連續多月產量接近於“腰斬”。

報道稱,第一財經網站引述多家車企人士的消息稱,7月至今爆發的新一輪芯片短缺影響範圍和缺貨程度,超過了去年年底和今年第2季度

一汽大衆銷售公司總經理郭永鋒說:“不瞞你說,我們已經接近連續4個月產量減半了。”

一汽大衆的瓶頸資源之一是博世ESP芯片。8月中旬,博世中國執行副總裁徐大全在朋友圈發佈消息稱,某半導體芯片供應商馬來西亞麻坡工廠因新的疫情,被當地政府關閉部分生產線至8月21日。博世ESP/IPB、VCU、TCU等主流汽車芯片都將受到直接影響,8月份基本處於斷供狀態。

博世是中國最大的ESP供應商,華晨寶馬、一汽大衆、長安汽車長城汽車等車企都主要使用博世ESP系統。8月下旬,安徽奇瑞汽車一名內部人士說:“博世ESP接近於完全斷貨。”

報道評論稱,汽車芯片危機起源於2020年初,疫情影響下中國汽車銷量下跌,車規級芯片產能過剩,同時在“宅經濟”的推動下,消費級芯片需求猛增,芯片原料轉向消費級芯片生產,此階段雖然沒有爆發汽車芯片短缺,但危機的種子已經埋下。到2020年中,中國疫情好轉後,汽車銷量提升,車規級芯片需求增長,但境外疫情暴發,全球經濟停擺,多家芯片企業停產,汽車缺芯危機初步顯現,但當時汽車供應商尚有芯片庫存,缺芯影響未顯著暴露。

到今年初,美國德州暴雪日本瑞薩火災等天災人禍導致多家芯片廠商減產或者停產,芯片產能受限,汽車行業整體“芯荒”加劇。南北大衆就是在這個階段率先被披露因爲ESP、轉向機芯片短缺出現大面積減產。

2021年7月,馬來西亞局部疫情加劇,引發了全球芯片生產“斷崖式”危機。馬來西亞是全球車規級芯片生產、封裝、測試的最主要生產地,多家半導體廠家在此設立的工廠也因此停產,影響了ESP芯片的大批量生產。

一汽大衆作爲中國汽車行業的龍頭企業產銷量巨大,多選用博世、大陸等大型全球零件供應商進行供貨,“缺芯”危機在這些產量巨大的零件供應商上最先顯露。中國乘聯會數據顯示,今年4至7月,一汽大衆產量同比分別減少了40.7%、25.5%、60.8%和58.7%。

除了一汽大衆,本田、日產等中國合資公司也出現了芯片短缺導致的大幅減產,後者主要受日本瑞薩等芯片公司影響,減產時間雖然晚於一汽大衆,但受影響程度也非常嚴重,如廣汽本田和東風本田今年6、7月產量同比減少了40%以上。東風本田一位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該公司部分主銷車型減產幅度甚至達到80%。

芯片短缺已經影響到汽車消費終端供需平衡。北京奔馳一家4S店銷售經理說,奔馳E級和GLC基本沒有現貨,提車週期在兩三個月左右。寶馬4S店銷售顧問也透露,3系和5系提車都要等2個月左右,7系僅740有現車,730訂貨週期大概一個月。

至於合資品牌,一汽大衆的速騰、寶來、邁騰最近都極度缺車,同爲大衆系的上汽大衆主要是朗逸受芯片短缺影響較大,提車週期從1至2周拉長到4至5周。

不過,芯片短缺雖然導致汽車產量減少,但也提升了市場上汽車的價格。報道提到,由於無車可賣,近期有經銷商拉高了新車售價

“庫存充足的時候,經銷商賣車的時候心理是有底的,現在並不是,銷售顧問賣車的時候可能是沒底的。沒有車的時候,經銷商可能會惜售。”一汽大衆銷售公司總經理郭永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