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翼裝飛行大神遇難! 被譽爲現實版鋼鐵俠 曾與A380客機一同飛行

大家可能還沒忘記,今年5月12日的湖南張家界天門山景區,一名24歲的女翼裝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因偏離計劃路線導致失聯。6天后,失聯女子的遺體被找到,已無生命體徵,她的降落傘最終也沒有打開。

然而僅僅半年後,類似的悲劇再度上演……

11月17日上午,法國翼裝飛行高手、挑戰人類自主飛行極限的“噴氣飛人”文森特-雷菲特(Vince Reffet)在阿聯酋迪拜訓練時發生意外不幸去世,年僅36歲。

文森特所在的民間飛行組織“迪拜噴氣飛人”(Jetman Dubai)在訃告中寫道:“我們感到難以名狀的哀痛……文森特是一位才華橫溢的運動員,也是我們團隊中深受愛戴和尊敬的一員。我們的思念和祈禱與他的家人,以及所有與他相識和共事的人同在。”

訃告沒有說明事故詳情,只提到“正與相關當局密切合作”,配圖則是文森特的一張黑白照片。

據悉,文森特是在迪拜參加“人類飛行任務”(Mission Human Flight)訓練時不幸遇難的,這是迪拜2020年世博會爲實現“無輔助人類飛行”(unassisted human flight)項目的一部分。

在人類不斷挑戰“自由飛翔”的夢想道路上,文森特用自己的姿態,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跳傘世家出生,曾破吉尼斯紀錄】

文森特於1984年出生在法國阿納西的一個特技跳傘世家,其父母也都是跳傘運動員。家庭的耳濡目染,讓文森特從小就對跳傘運動有了強烈的興趣,也讓他的血液裏流淌着冒險的氣息。

兒時的文森特與父親

15歲那年,文森特就早早開啓了普通跳傘的經歷,天賦異稟的他也在參加團隊比賽時屢次奪冠。

隨着年齡的增長,文森特又開始嘗試極限跳傘,這是一種從山峯、橋樑或高樓等地點起跳的跳傘方式。但相對於從飛機躍下的普通跳傘,極限跳傘的垂直距離更短,也更爲刺激和危險。

文森特的名言是:“我相信,如果你的夢想很大,如果你熱愛你所做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正如他所言,在全新的領域,法國人也真正做到了讓夢想成爲可能。

2014年4月,文森特與搭檔弗雷德-福根(Fred Fugen)從迪拜的世界最高建築——828米高的哈利法塔頂端一躍而下,隨後憑藉降落傘安全着陸,從而成功創下新的最高極限跳傘吉尼斯紀錄。

兩名法國人身着黃色翼裝,從哈利法塔頂端特別安裝的一個平臺並肩躍下。在持續約30秒的下降過程中,兩人不僅在空中完成了旋轉翻滾、倒掛牽手等高難度動作,而且藉助尼龍翼裝對空氣的控制,成功實現了對哈利法塔360度盤旋環繞。

最終,兩人在離地面約400米時打開小型降落傘,並安全着陸,整個過程在迪拜朝陽的輝映下分外壯麗。

同年7月,文森特又和弗雷德在歐洲最高峯勃朗峯嘗試了一把萬米高空俯衝。當時,兩人從勃朗峯上空的一架飛行高度爲10058米的飛機上跳下,並以402千米的時速向地面俯衝,最終在40秒鐘的自由落體特技表現後,兩人在意大利的庫爾馬耶烏爾安全着陸。

不得不提的是,通常商業飛機長途航班的飛行高度介於9144米至12192米之間,而兩人從萬米高空跳下,不得不使用特製的氧氣裝置來防止自己失去知覺。

爲了順利完成當年的兩次“終極一跳”,文森特和弗雷德花費了一年半的時間進行準備。

【現實版“鋼鐵俠”,與飛機並駕齊飛】

在征服了極限跳傘後,文森特的內心始終渴望更加自由,渴望一種像鳥兒一樣的飛翔方式。

因緣際會,法國人發現了更令人血脈僨張的飛行方式——噴氣揹包飛行,也就是目前他所在的“迪拜噴氣飛人”組織。該組織由瑞士冒險家伊夫-羅西(Yves Rossy)創立,其所開發的翼裝系統包括一個揹包,內含一個四引擎的碳-凱夫拉(carbon-Kevlar)翼,裝在身上就是一對翅膀。

這種噴氣揹包致力於讓有翼裝飛行經驗的人,借住噴氣發動機的動力,就能像漫威電影宇宙裏的鋼鐵俠飛出瘋狂的特技。它可以使人在1000多米的高空,以時速400公里/小時飛過。

在結識文森特之前,伊夫曾拿着自已所發明的單獨噴氣式設備在阿爾卑斯山脈上空飛行,甚至還順利穿越過英吉利海峽。而在兩人於2015年結識後,文森特也成爲伊夫之外首個使用這種噴氣揹包的人。

2015年10月,文森特再一次來到熟悉的迪拜上空,只是這次他要挑戰的不是哈利法塔,而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客機空客、阿聯酋航空A380雙層噴射客機。

文森特與伊夫先由直升機帶到離地面約1700米的地方,然後跳下直升機,開始用自己的噴氣揹包飛行。

在1200米左右的高空,他們和一架空客A380相遇了,此時這對搭檔的時速爲190千米。兩人先是同在飛機一側飛行,接着分開到飛機的兩側“並駕齊飛”,最後用降落傘降落。

談起這次全新的體驗,文森特直言:“我從15歲開始就夢想着在天空自由翱翔,我的父親是一名跳傘愛好者,在他的影響下,我首次嘗試就愛上了這項運動,現在我把它當成了生命的另一半對待,當我跳傘的時候,我憧憬一種想去哪就去哪的自由,但我能做的卻只是往下墜落,而有了這個裝備(噴氣揹包),我就能夠像鳥兒一樣飛翔。”

從那以後,隨着飛行揹包的不斷改進,現實版的“鋼鐵俠”開始不斷挑戰更高難度的飛行。

2017年11月,文森特與伊夫從瑞士少女峯3900多米高的懸崖上定點起跳,不偏不倚,準確地滑翔進了時速達135公里的飛機機艙,整套動作一氣呵成。

實際上,這樣的冒險並不容易。文森特和團隊遭遇了多次失敗後,才成功完成了這次壯舉。

在整個滑翔過程中,飛行員與“鋼鐵俠”要通過通話裝置保持溝通,以便及時調整方位,使得雙方在高度和速度上達到完美契合。

要知道在每小時135公里的飛行時速下,要想順利滑翔進入一個只有1.58米×1.25米口徑的機艙,任何的一點小差錯都不能出。

稍有不慎,文森特和搭檔就有可能捲入到飛機前方的螺旋槳中,造成機毀人亡的慘劇。不過最終“鋼鐵俠”和團隊成功完成了任務,場景好似漫威電影中一般。

2019年11月,文森特與伊夫挑戰了翼裝飛行者的聖地——曾舉辦過八次翼裝飛行世界錦標賽的張家界天門山。

這一次,“鋼鐵俠”在乘直升機到達天門山上空後跳下,以385公里的時速在空中極速飛行。

通過不斷地調整速度、角度以及克服氣流影響,最終以橫向編隊形式,由天門洞後方飛入,成功穿越高131.5米、寬57米、深60米的世界最高自然穿山溶洞天門洞,實現了噴氣揹包首次穿越天然穿山溶洞的壯舉。

就在今年2月,文森特與伊夫還嘗試了穿着噴氣揹包飛到1800米的高空後,再用降落傘降落的壯舉。這是他們第一次讓噴氣揹包從地面往上飛,之前都是從高空往下飛。

按照原定計劃,文森特還可能在未來挑戰更高難度的飛行,但不幸的是,一場意外,讓法國人與鍾愛的刺激冒險生活提前告別……

【爲飛翔而生,也因飛翔而死】

半年之內,兩起悲劇的接連上演,讓翼裝飛行這個小衆愛好再度進入大衆視野。

翼裝飛行的英文是BASE-jumping,四個大寫字母代表了運動員要飛越的常見物:B代表建築、A代表天線、S代表跨度、E代表地形。音譯成中文,“背死跳”就是個很貼切的說法。

“背死跳”的危險還體現在飛行的速度上,一般的時速爲100公里,相當於高速公路上機動車的時速;最快時能超過280公里,相當於高配轎車的最高時速;同時也會以5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下落,下落速度相當於市區內的車輛行駛速度。

翼裝飛行的危險係數之高,要從它的發展歷史說起——從最開始,這項運動就備受死神青睞。

在法國當裁縫的奧地利人弗朗茨-艾香德,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套“翼裝飛行服”,併成爲世界上第一個嘗試翼裝飛行的人。1912年,他從法國艾菲爾鐵塔進行了跳躍,然後就變成了世界上第一個因翼裝飛行而死的人。

弗朗茨雖然失敗,卻點燃了人們對飛行的渴望,成爲了翼裝飛行的奠基人。在他之後,大批勇者開始爲“自由飛翔”努力,但大多數人都付出了生命代價。

1994年,法國人帕特里克-德蓋亞登設計出具有革命性意義的翼裝,併成爲現代翼裝飛行的創始者。

帕特里克設計的翼裝翅膀有“骨架”,能在衝壓空氣的作用下能形成拱門狀膨脹。穿着這套翼裝帕特里克能從飛機起跳後,通過翼裝飛回起跳高度。他還在勃朗峯、大峽谷等地進行了一些難以置信的飛行表演,成爲第一個能接近地面飛行的人。

遺憾的是,這位翼裝飛行第一人最終在1998年死於他鐘愛的極限運動。

在翼裝飛行誕生之初,先驅者們用生命推動這項運動的發展,隨着運動技術、裝備性能的提升,已經將死亡率由最初的30%降到現在的0.04%左右。

不過由於飛行速度快,遇到障礙物(如山體)時來不及反應,大角度轉彎時出現失誤,或是由於氣流導致身體失控(如自旋),都會發生飛行事故。截止2020年2月,“BASE死亡名單”統計的翼裝飛行死亡事故有383起,其中更不乏飛行經驗豐富的名將。

2013年的世界翼裝飛行世錦賽上,匈牙利“翼裝俠”維克多-科瓦茨在天門山試飛時意外墜落。科瓦茨有着六年跳傘經驗,曾翼裝高空跳傘700次,榮獲三屆高空跳傘賽冠軍以及2012翼裝極限跳傘賽冠軍,是行業中的佼佼者。然而豐富的飛行經驗,並不能幫助他逃離死神的魔掌。

此外,僅是瑞士的瀑布鎮勞特布龍嫩,就有超過28人因翼裝飛行而喪生。

儘管翼裝飛行運動危險重重,但在生前不同場合接受訪談時,文森特仍不只一次地談到自己對極限運動的喜愛。

“在從飛機跳下去的那一刻,那是一個天人交戰的時刻,你總還是有‘東西在胃裏翻攪’的感受,總會感覺全身都不好。”法國人回憶,“但在你跳出飛機後,這個感覺就終止了,然後你會發現,自己已經開始醞釀下一個挑戰計劃——你發現自己在追求某個瞬間。”

文森特:“畢竟我有這麼多夢想想達成,人生又是那麼的短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