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文心常伴歲月

昭和紀念公園園內景色。

如果雲層天空的一封信,火紅的楓葉金黃銀杏葉就是藏在信箋中翩翩起舞的文字,點綴天空。秋天已至,你想欣賞怎樣的風景

去年,我有幸成爲了日本華文作家協會的一員,並在11月與前輩文友們參加了協會在國營昭和紀念公園舉辦的賞秋採風活動,這也是我在新冠肺炎疫情後首次參與的線下文學活動。

昭和紀念公園位於東京近郊的立川市昭島市之間,於1983年向公衆開放,四季皆有美景,尤以秋季爲最。參加這次採風之前,我也曾在這裡感受過銀杏與楓葉遍染的秋夜,當滿懷憧憬再次回來的時候,更期待收穫一種來自於景緻、又更高於景緻的人文經驗。

那天上午10時30分,我們抵達公園一個叫“曙”的入口。本次活動的組織者、資深編輯弓也直老師已早早在此等候大家從各地趕來齊聚在此,作詞家莊笛老師更是從名古屋遠道而來。悉數抵達後,大家一同在公園入口處合影留念,伴隨秋日私語開始了這次文學採風。

公園遊客絡繹不絕,野餐、運動、攝影、散步的遊客隨處可見。順着長廊直走,枝葉被整齊打理過的銀杏映襯在人工水池的水面,噴泉也“瀟灑吐露”着對遊人的歡迎。

我和幾位同是“90後”的文學前輩一起向公園深處行進。在與青春文學作家春馬老師的交流中得知,他在東京從事IT行業,我驚奇於他是如何平衡事業與愛好的;與正讀博士的書法家張月老師交流中得知,我倆那時是活動中僅有的兩名在讀大學院生,便交流了一通未來對職業的規劃。行走近30分鐘,抵達公園深處的廣場,我們坐在塗成彩虹色的板凳旁,等候與其他前輩集合。

在廣場中央一棵直插雲霄櫸樹下,我們開始了一次難忘的野餐。文學博士王海藍會長首先致辭,熱烈歡迎大家到來。或良久未見,或僅相聚線上,或只聞其作未知其人而初次相識……大家一一做了自我介紹,隨筆作家萬景路老師隨後以幽默的話語將愉悅氣氛點燃至高潮;翻譯家金曉明老師悠然倚靠大樹,輕鬆閒適的氣氛,灑脫得像從他本人正着手翻譯的《萬葉集》中走出來的詩篇

接下來是自由活動,我陪同高大健碩的出版社社長向安全老師一路賞景一路聊天,還偶遇了之前我去東京高尾山進行拉練時結識的登山友人,驚歎“人生何處不相逢”。

回到集合點,大部隊計劃繼續向着公園裡的日式庭園進發。我曾參加過公園的夜間點燈活動,沉醉於那裡“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般的夜色,因此也自然好奇這裡白天有怎樣的風景。

進入庭園內,一種傳統的日式庭園映入眼簾。湖面波瀾不驚,寧靜地映襯着植物和建築的倒影,偶爾還有身穿和服的婦人倩影。我在這裡與詩人金蔚老師交流日韓語學習心得,向隨筆作家也是收藏家蔡之嶽老師討教保持身材秘訣。一路踩着石橋穿梭在湖中時,也感受到了這個庭園晝夜不同的風光。

想起自己上次參加大型採風活動還是在2012年,那時我才高一,代表母校福建泉州七中與市作協同遊古城。一晃已是10年過去,這場文學馬拉松彷彿纔剛剛開始

回家後,我開始構思該如何提筆,好好記下這次文學採風的感悟。當我還在爲擬題而感到一頭霧水時,詩人季風老師早已將採風新作分享給大家,散文作者霞光老師也整理好圖文,發表在了她的“美篇”中。前輩們的熱忱和幹勁讓我自愧不如。

衷心希望能夠和前輩們一樣,用文學的橋樑爲中日友好交流盡力,也衷心希望這一刻與諸位前輩共同感受過的銀杏與楓葉繾綣旖旎的深情,能夠任時光流轉,始終珍藏在這片天空下,讓文心永遠不老。

(作者系日本�斡翊笱�文化人類學碩士,目前任職於北京外國語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