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價飆升“一箱難求” 港口升級迫在眉睫

(原標題:運價飆升“一箱難求” 港口升級迫在眉睫)

本報駐雅典記者 曲俊澎

作爲連接世界生產與消費的重要節點,港口樞紐在全球綜合運輸體系中佔有重要地位。今年以來,全球各大港口紛紛出現了類似於堵車的“死亡擁堵”,擁堵範圍在全球蔓延並持續惡化,同時也帶來了運價飆升、供應鏈效率下降等一系列連鎖反應,給海上供應鏈和世界經貿帶來極大不確定性。各大港口的升級調整迫在眉睫。

今年3月份,全球貿易“咽喉”蘇伊士運河由於航運事故遭遇了史無前例的大擁堵,儘管一週後徹底疏通,但此次事件更像是全球港口和集運擁堵現狀的一次大爆發,並向全球進一步傳導擁堵的延遲效應。今年以來,全球各大港口紛紛出現了類似於堵車的“死亡擁堵”,從美國的洛杉磯港、長灘港,到荷蘭鹿特丹港、德國漢堡港、英國費利克斯託港、法國勒阿弗爾港,擁堵範圍在全球蔓延並持續惡化,同時也帶來了運價飆升、供應鏈效率下降等一系列連鎖反應。

根據物流巨頭德迅公司(Kuehne&Nagel)創建的集裝箱運輸平臺seapexplorer發佈的數據,截至8月9日,全球有396艘船舶滯留港口,超過100個港口報告了存在擁堵等問題。而兩個月前只有304艘船隻受影響,突顯了當前全球各集裝箱港口超高壓擁堵進一步加劇的態勢。

擁堵延誤擠佔運力

根據信息公司IHS Markit的數據,截至今年5月份,集裝箱船等待停泊的時間比2019年增加了一倍多。北美地區的情況惡化最嚴重,2021年5月,船隻平均錨泊時間爲33個小時,而2019年5月的平均錨泊時間只有8個小時。港口的大規模擁堵導致船舶排隊停靠和船期延誤,擠佔和佔據了主要貿易航線上的大量運力,嚴重拖累了航運效率。

集裝箱貿易統計公司(CTS)的數據顯示,全球需求增長緩慢,只有北美出現了需求激增,目前的物流供應鏈困境主要是由於運力不足造成的,而不是普遍的需求激增。以在跨太平洋航線上運營1萬標箱船的運營商爲例,其提供的6周往返周班服務需要6艘船,但如果由於航線兩端的港口擁擠而延誤一週,則需要再增加一艘船來維持同樣的服務頻率。這意味着市場上即便多出16.7%的運力,服務的效果和水平與沒有增加運力是一樣的。

因此,儘管各大集裝箱班輪運營商已經在主要航線上增加了一定運力,但持續的擁堵和延期仍“吃掉了”增加的運力,與疫情前相比,市場的淨運力增長都是負值,這意味着即便全球集裝箱船舶總數在增加,但實際的載貨能力和運輸效率在下降。航運數據公司Sea-Intelligence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份全球9.6%的運力被港口擁堵和船期延誤佔據。

航運分析人士指出,運力損耗在短時間內無法解決,而且隨着船舶數量的增加只會加劇目前的港口擁堵現狀並進一步增加延期時間,問題的關鍵是解決港口擁堵難題。

運價飆升“一箱難求”

港口擁堵和船期延誤導致集裝箱運輸供不應求,推動運價飆升並出現了集裝箱“一箱難求”“箱比貨貴”的奇特場面。截至8月6日,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SCFI)飆升至4225.86點,超過去年同期的4倍。海外港口持續擁堵且船期可靠性大幅降低,導致集裝箱去多回少,國內中小出口商經常“一箱難求”,甚至對於產品附加值較低的貨物,運價早已高過利潤甚至貨值,此時貨主訂艙,更多是爲了避免貨物無法按時交付的無奈之舉。

機械產品全部出口歐美等國的昊瑪機械公司負責人李東勝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儘管其產品附加值較高,國外用戶需求旺盛,但飆升的運價和訂艙難已經對產品的生產和交付產生了較大影響,許多北美和歐洲客戶由於運價和船期原因暫緩下單或要求減慢已有訂單的製造速度,以規避高昂的海運成本。

隨着全球疫情持續反覆,短期內全球港口的擁堵狀況得不到改善,這將繼續成爲供應鏈上的主要瓶頸,航運市場集裝箱“一箱難求”“箱比貨貴”“租大船運小貨”等奇特現象仍將頻現。

疫情決定未來走向

當前,在全球疫情持續反覆的衝擊下,全球航運已經“滿目瘡痍”、不堪重負。港口及相關配套設施運行效率低下、卡車司機短缺、鐵路運力不足、倉儲空間有限、客戶提貨和返還集裝箱速度緩慢等各種原因使得終端擁堵成了全球性問題。隨着港口不斷暴發新一輪疫情,一連串港口運營被熔斷,進而導致供應鏈的整體效率急轉直下。

近期,新西蘭陶朗加港暴發新冠肺炎疫情,緊急隔離了11名船員和近100名港口工作人員,疫情導致大範圍碼頭工人停工,陶朗加港口的集裝箱碼頭幾近陷入癱瘓,使得當前本就超負荷運轉的海運供應鏈雪上加霜。

無獨有偶,由於越南新冠肺炎疫情惡化,越南最大城市和最重要的製造業基地胡志明市實行了強力防疫措施,大批服裝和紡織工廠因疫情原因停工或減產,進出口貨物流轉緩慢,港口各環節人員均減少,裝卸能力下降50%以上,導致凱萊港貨物積壓嚴重,集裝箱滯留量一度超10萬標箱,目前凱萊港不得不向其他較小的碼頭分配更多的集裝箱。

全球疫情走勢某種程度上決定了港口的擁堵狀況,如果全球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供應鏈企業生產仍將停滯,人員往來繼續受限,港口長期滿負荷運營,將持續加劇港口擁堵和船期延誤,供應鏈隨時可能斷裂,將對目前仍維持生產的企業造成嚴重打擊。

隨着經濟全球化和國際貿易的飛速發展,港口擁堵早已成爲各大主要港口習以爲常的現象,造成港口擁堵的主要原因包括船舶逐步大型化、港口基礎設施和碼頭工人數量短缺導致的效率低下、倉儲配套設施不健全、港鐵聯運及港路聯運的基礎設施不足,以及多式聯運網絡擁堵等多種因素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大暴發無疑成爲大大加劇港口擁堵程度的“X”因素,並迅速傳導到供應鏈的各個環節。疫情帶來的港口“死亡擁堵”也使各大港口的升級調整迫在眉睫,如何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時代確保港口運營的張弛有度,除了更新和升級港口碼頭基礎設施、修建配套設施等傳統方式外,通過數字技術和信息手段優化管理運力和運輸服務,提高港口運營的現代化和自動化程度以解決港口擁堵問題,或許可以成爲未來可持續發展的新趨勢和新方式。

“死亡擁堵”何時休?或許真正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各國齊心協力抗疫成功,並努力推動港口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希望全球港口藉助疫情這一催化劑,加速現代化和數字化發展,提高抗風險和抗危機能力,保障全球航運的風雨無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