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村莊的光明路(盛世華光)

雲南大理漾濞彝族自治縣驅車向東,上蒼山西坡,一路翠林竹海,一路九曲十八彎,海拔逐漸升高,車至山頂便是光明村。這裡,生活着彝、漢、白、傣、傈僳5個民族;這裡,被一萬株百年以上古核桃樹的巨大樹蔭覆蓋,常年籠罩在雲海綠蔭之中,被稱爲“雲上村莊”。

尋找村莊發展新路

光明村核桃種植歷史悠久,古核桃樹衆多,全村樹齡百年以上的古核桃樹達1萬多株,兩百年以上的核桃樹約有6000多株,近年來村裡又培植了許多核桃樹新苗,連片種植面積達萬畝。

在3000年前的蒼山崖畫中有一幅採摘圖,專家推測,當時這裡就有核桃樹生長,採摘圖反映的即是打核桃的場景。春去秋來夏歸冬至,白雲依舊守候着核桃樹林,樹林始終庇佑着樹下的村莊。如今,一棵棵高大古老的核桃樹分佈在房前屋後,每棵樹上都掛着“身份證”。村子中央可見一棵異常高大粗壯的“核桃神樹”,已有1165歲,這是村裡樹齡最大的。

光明村現在有7個村民小組,304戶人家。多年前這裡交通閉塞,村民沿山樑分散居住,耕地少,經濟發展落後。58歲的張會祥以前在光明村擔任過10年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現在還擔任雞茨坪小組村民組長。據他介紹,以前車是上不了山的,因爲有傳統的核桃產業基礎,要想辦法把核桃賣出去,2004年他就動員村民們硬是修通了一條上山的硬化路,舉辦了核桃節,核桃價格開始上漲,村民的日子頗爲紅火。但2013年後受市場供求關係影響,核桃價格一路下滑。村裡年輕人紛紛出外打工。

張會祥一直在尋找村莊發展的新路。2015年的一天,張會祥決意去找吉小冬。吉小冬何許人也?蒼山石門關峽口兩座峭壁對峙,如一扇推開的巨門,人稱石門關,是外鄉人吉小冬把它開發成了景區,景區所在地叫金牛村,金牛村和光明村相距不遠,兩個村一直處於你追我趕的競爭關係。

2012年,吉小冬投資建設石門關景區,幾年間給金牛村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農戶實現增收和家門口就業,其中2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成功脫貧。這讓張會祥看在眼裡羨慕在心裡,他主動去找吉小冬合作鄉村旅遊

張會祥進了石門關景區,老遠看見一個身穿休閒服的高個子,手裡拿了一把剪刀,邊走邊修剪樹枝花草。這人就是吉小冬,他身材魁梧壯實,見人呵呵一笑,一臉厚道。從最早的麗江耗牛坪索道,到大理的感通索道,再到如今異常火爆的石門關旅遊景區,吉小冬已在雲南從事旅遊20多年。

由於光明村坐擁森林覆蓋率達85%的好生態,加之有樹,有花,有核桃,那一天,他們形成了共識:鄉村振興,要留住和吸引年輕人,必須要靠產業拉動。要利用村裡的好環境,儘快把生態旅遊辦起來。

從“賣核桃”到“賣風景

2015年,石門關旅遊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投資開發了光明村核桃生態旅遊村建設項目,同時鼓勵村民開農家樂客棧。光明村黨組織協調村民把150多畝土地經營權以入股、出租或流轉的形式轉讓給旅遊公司。在吉小冬的旅遊企業運營下,生態旅遊村建設初具規模,在光明村雞茨坪建成集農業種植、產品加工、農業觀光、休閒度假爲一體的核桃主題民宿客棧、核桃主題廣場、雲上四季花海等鄉村旅遊項目。

光明村疏疏朗朗地散佈着古樸的院落,本來村裡各家各戶就有種樹栽花的習慣,但都被高高的圍牆擋住了。搞旅遊需要“開牆透綠”,讓遊客覺得敞亮舒心。雞茨坪小組的60多戶人家都把圍牆拆了。村民說,讓遊客“一眼看穿”我們的美麗庭院,多好!

2019年,光明村成了旅遊“網紅村”,高峰期每天接待遊客四五千人。遊客越來越多,但村子裡還沒有供遊客住宿的地方。查洪祥家有一個停車場和一個牛圈,吉小冬琢磨着在這塊地上蓋一座客棧。

查洪祥是村裡的致富帶頭人。10年前,在外做生意的他,回到村裡開了漾濞縣第一家農家樂。這次,爲了帶動村裡的旅遊發展,他以私人宅基地入股,第一個和旅遊公司合作,在老屋原址上蓋起了現代夯土木結構精品客棧。

這第一家民宿耗費了吉小冬兩年時間,他完整保留老查舊院,形成兩個L型的新院落,整個客棧有三層的院中院,一個水庭,一個樹庭,最大限度地留出室外活動場所,因爲這裡最有價值的是清風、明月、核桃樹和遠山的風景。

修客棧過程中,大家都在盡力地一點一點做,進度緩慢,但慢卻讓客棧建築更加精細。如今這座“雲上老查家”成爲光明村的精品民宿。

光明村的綠水青山終於轉化爲金山銀山:土地轉讓給旅遊公司的42戶農戶有400多萬元的年收入。並且,實現了村民家門口就業的夢想,雞茨坪小組73家農戶近百人在家門口的旅遊公司就業,增收180多萬元;其中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24人全部在公司工作,月均工資3000多元。

58歲的周銀兆一家四口都在旅遊公司工作,弟兄兩個早先外出打工,還養不了家,現在他們每月能拿到3000多元。周銀兆大兒子在公司開電瓶車,二兒子在景區幹零活。大兒子兩個小孩都在附近上學,日子終於看到了希望。

爲統籌村裡的資源,避免無序競爭,光明村對農家樂做了一戶一品規劃,烤全羊、烤雞、烤乳豬、核桃宴,應有盡有。

“我家農家樂菜都是野菜,雞、豬都是自養的,生意特別火爆。最近我家又蓋了新房,擴大了院子。” 1974年出生的查守麗是“麗明農家樂”老闆,她幹活有條不紊,總是用最好的食材招待客人,飯菜乾淨可口。周圍是大山,夏天雨後山上長出各類野生菌。查守麗通常起個大早,摸黑上山採摘野菜,就是想讓客人品嚐到最本真的味道

查洪祥大兒子查守榮是當時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依託父親的客棧,查守榮和弟弟各開了一個農家樂,老查家老品種土雞遠近聞名。兄弟倆在覈桃樹下放養的生態雞味道獨特,他們冬天醃製臘肉,每逢客至,就用松針燻烤,香味四溢。據介紹,雲上村莊最多一天來了1萬多遊客,最旺期3個月民宿分紅和餐飲收入達400多萬。

2019年4月30日,漾濞全縣實現脫貧摘帽。累計脫貧出列兩個貧困鄉、24個貧困村,脫貧退出建檔立卡貧困戶3897戶。

2020年,光明村入選了農業農村部中國美麗休閒鄉村名單。

從外出打工到返鄉創業

現代化農業、綠色農業、休閒農業、農村電商等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崛起,鄉村振興,需要一大批新型職業農民。

村裡有了產業就有了穩定的經濟收入,越來越多帶着創業夢想和智慧才情的年輕人回到最熟悉的最需要自己的鄉村,揮灑激情和汗水。

“需要核桃果和核桃苗的朋友們可以下單了,這兩天有現貨。”這天一大早,35歲的李斌先在抖音平臺上發了幾個消息,然後來到隔壁孤寡老人家裡:“叔,這是我在網上幫您賣雞蛋的錢,您收好。”

李斌20歲出頭就外出打拼。後來,光明村開始發生改變,李斌決定回來創業。“我回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創辦了光明農莊合作社,主打核桃和苗木產業。爲了提升村裡的核桃銷售,我開通了網絡銷售,幫村裡搭了電商平臺。現在我是光明村電商服務培訓中心的負責人,幫助大家瞭解各類資訊,解決村裡銷售、就業、創業中的困難。這兩年,光明村的電商銷售額達到了400多萬元,今年還會有一個更大的增長。”

李斌最大的感受是村裡人觀念的轉變。電商這趟“高速列車”正給鄉村帶來實實在在的鉅變。隨着銷量擴大,越來越多村民向他“取經”。

返鄉青年常宏春在光明村旅遊公司上班。2005年他大學畢業後在城裡工作。2015年,常鴻春從村裡看到了希望,毅然留下來參與到家鄉如火如荼的建設中。目前他已是旅遊公司副總經理,負責雲上村莊的業務板塊。

返鄉青年陳佳汝,大學畢業在外打工5年,回來當了雞茨坪小組副組長。“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後我就一直有回鄉創業的想法,但還沒有下定決心。後來聽說村裡合作搞生態農業旅遊,在張會祥書記的一再動員下,我便辭去城市工作,投入到家鄉的鄉村振興事業中。”

陳佳汝說:“我回到家鄉就做民宿客棧,發展比較順利,後來雖然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我對未來還是充滿信心!”

年輕人迴流了,鄉村有了希望。

從農業村到生態村

“以前出門看山,滿眼都是光禿禿,村民們每天上山砍柴燒,成羣結隊上山抓鳥、挖蘭草,廉價賣給山下……”張會祥回憶起多年前的情形,眉頭緊鎖。如今,村莊不同季節有不同的景緻,白雲之下滿山綠油油的核桃樹連綿不盡,鳥巢落滿枝頭。

據介紹,在附近的大山上有200多種鳥類,還有狐狸、麂子、蛇等野生保護動物。光明村良好的生態環境除了賦予遊客親近自然的田園生活體驗,也給衆多野生動物營造了綠色家園。

當選爲全國工商聯旅遊商會會長的吉小冬贏得了許多榮譽。視林如子,視山如父,這些是他骨子裡的東西。你如果去景區工地找吉小冬,他要麼踩在水泥沙子裡與工程師溝通方案,竭力要保全一棵大樹,要不就是貓着腰撿亂石,把它們放在景區最合適的位置。這些別人看來不起眼的細節,他都要親力親爲去做、去示範,他對細節的審美詮釋着他對生活獨特的感悟和理解。

“良好的生態環境像空氣一樣重要。沒有生物多樣性,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好生態環境和旅遊產業。”這是吉小冬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太陽能發電、垃圾處理、污水處理、廁所革命,以前髒亂的村莊變得時尚美觀了,村民們過上了令人羨慕的田園生活:曬着太陽,大人們聊天,小孩子在樹下嬉鬧。也有村民在閱覽室看書、在家練毛筆字,幾個老人在下棋,怡然自得。

從“賣核桃”到“賣風景”,從農業村到生態村,光明村終於��出了一條“光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