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國家 “反共狂魔”爲啥突然閉嘴了?

(原標題:在這個國家,“反共狂魔”爲啥突然閉嘴了?)

30日,美國“反華反共急先鋒”蓬佩奧離開越南,結束了備受外界批評的亞洲之行。在訪問越南之前,蓬佩奧還先後訪問了印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和印尼。

對於蓬佩奧的這趟亞洲之行,美聯社直接稱之爲“反華之旅”。這一定性倒也貼切,因爲蓬佩奧無論走到哪裏,都把“反華反共”的謬論兜售到哪裏。蓬佩奧在此次出訪之前甚至露骨地說,此行旨在與相關國家“攜手阻擋中共威脅”。

但是在越南,事情出現了戲劇性變化。這位“反共狂魔”似乎突然收斂了,不再對社會主義體制進行“抨擊”,反而表示美國“尊重”越南的“政治體制”,“重視與越南的全面夥伴關係”。

蓬佩奧的這番表態耐人尋味。世人皆知,中國和越南政治體制類似,均堅持共產黨領導、維護社會主義制度。蓬佩奧卻患上了嚴重的“人格分裂症”,一方面將中國的政治體制視爲“威脅”,妄圖對中國進行顛覆,另一方面卻對越南的政治體制表示尊重,還要與越南深化合作。

蓬佩奧在閉口不提“反共”言論的同時,“反華”言論也似乎有所收斂。路透社注意到,蓬佩奧沒有公開提及中國。香港《南華早報》也注意到,與蓬佩奧在訪問印度等國時直接攻擊中國不同,他只是敦促越南在該地區發揮更大作用。

難道蓬佩奧幡然醒悟了?並非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實際上,在訪越期間,蓬佩奧仍在絞盡心思地推行“圍堵中國”的策略。

蓬佩奧本人在社交媒體上說,他與越南方面討論了南海和湄公河問題。這剛好呼應了美國國務院之前的一份聲明。這份聲明在南海問題上攻擊中國,並無端指責中國在湄公河流域採取“惡意”行動。

由此看來,蓬佩奧仍在推行其一貫的卑鄙伎倆,試圖挑撥中國與相關國家之間的關係。只不過考慮到中越關係特殊,蓬佩奧“把明槍換成了暗箭”。

▲資料圖:蓬佩奧(新華社發)

在今年7月發表的臭名昭著的反華演講中,蓬佩奧對共產黨表現出了極端仇視。自此以後,不少人將蓬佩奧與“納粹頭子”戈培爾、“冷戰鬥士”杜勒斯相提並論,給蓬佩奧送上了“反共狂魔”的外號。蓬佩奧本人也持續信口雌黃地污衊和攻擊中國共產黨,不斷地刷新美國政客的下限。

然而,從蓬佩奧在越南的言行來看,此人與社會主義政治體制並非不共戴天。世人由此不難看出,蓬佩奧這廝“反共”是假,“反華”纔是真!

爲了反華,蓬佩奧真可謂處心積慮,機關算盡。然而,企圖借“反共”來“反華”,蓬佩奧註定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一方面,中國人民不會答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政府多年來一直享有高達90%以上的人民滿意度和支持率。這是蓬佩奧所供職的美國政府難以望其項背的。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暴發後,中國共產黨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同美方的政治私利至上、資本至上形成鮮明對比。中美政治體制孰優孰劣,已無需贅言。“蓬氏謊言”根本矇蔽不了中國人民。

另一方面,世界人民也不會答應。蓬佩奧本人對此應該有所體會。蓬佩奧在此次亞洲行期間,一再對中國進行抹黑攻擊,但有關國家並未呼應其反華言論,反而表示不會爲了外國而犧牲自身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蓬佩奧反華表演已經徹底淪爲了自編自演的獨角戲。

在“反華反共”的問題上,蓬佩奧之流正如蒼蠅一般到處亂竄,碰壁是必然的結局。畢竟,螞蟻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延伸閱讀

蓬佩奧突訪越南 胡錫進:拜託越南同志好好教育他

蓬佩奧突然增加對越南的訪問,好事啊,老胡拜託越南的同志們好好教育教育這個仇視共產黨的美國極端政客。

越南與中國同爲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兩國改革開放的道路非常接近,意識形態的面貌也很類似。蓬佩奧誣稱共產黨領導國家是“邪惡”的制度,要求各國在“共產黨暴政”和所謂“民主自由”之間選擇後者,投靠美國。由於中越“政治出身”相同,蓬佩奧罵中共時實際上等於把越共也罵了。

越南同志們可不能放過這個好好當面教訓他的機會。建議讓他好好學習一下越共中央文件,瞭解共產黨是怎樣領導並團結越南人民在東南亞這些年快速崛起的。告訴他,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越南抗美鬥爭的偉大勝利,也不會有今天的新越南。

還要對他打開天窗說亮話,讓他知道,東南亞國家都清楚美國想利用它們,把它們搞成對抗中國的棋子。東南亞國家沒那麼傻,也想利用美國,這是一個遊戲。

最後還要讓蓬佩奧瞭解,中越兩國有南海糾紛,但這不是中越關係的全部,中越兩國合作的事更大。請他在越南的時候嘴上留個把門的,別亂跑火車,搞得越南被他代表了,惹翻了中國公衆,越南里外裏就虧了。越南可不想站到中國的對立面,蓬佩奧一拍屁股走了,越南還要挨着中國長期過呢。

老胡每次去越南,就被“同志、同志”地叫。分明是自己人嘛。今天我要說:同志們,這兩天修理蓬佩奧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