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找到中學生思政課的“熱情密碼”

移動互聯網時代,00後學生多是“網絡原住民”。作爲“流量一代”的中學生,他們的信息獲取來源、方法、關注點等信息生存方式有什麼特點?這些特點又對新時代的思政教學提出了怎樣的新要求?如何更好調動00後新生代對這門課程的學習興趣?針對這些問題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專家組成“中學生認知特點、思維方式與政課學習狀況課題組,依據認知心理學的規律,對全國七省(市)初一至高三學生進行抽樣調查調查結果表明,00後中學生信息生存方式特點與我們的直觀印象大相徑庭。或許,我們能夠從這些特點中找出他們對思政課的“熱情密碼”,進而發現當下中學生思政課供需之間真正的結合點

一位老兵在上海中學的課堂上講述抗美援朝的親身經歷。新華社發

在湖北省武漢市中小學生黨史學習教育研討會上,一位學生積極發言。新華社發

1、網絡原住民的信息生存方式隱藏着什麼

00後自出生起就密切接觸互聯網,手機成了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堪稱網絡時代的原住民。

爲了更加全面、深入瞭解這些網絡原住民的信息生存方式特徵,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北京師範大學專家組成“中學生認知特點、思維方式與思政課學習狀況”課題組,對全國七省(市)初一至高三學生進行抽樣調查,調查結果顯示,00後中學生具有如下特徵(注:所有選項均爲不定項多選,所以所有結果相加會大於100%):

――絕大多數被調查者選擇通過互聯網獲取信息,網絡成爲其信息獲取主渠道。不同信息源的選擇比例從高到低依次爲:網絡(81.29%)、電視(64.74%)、學校(41.18%)、報刊書籍(30.83%)、父母親戚等長輩(22.79%)。

――微信朋友圈是00後中學生在網絡上的首要社交圈,其網絡互動對象約70%來自微信朋友圈。此外,班級圈和遊戲圈也是網絡社交圈的重要組成部分,分別約佔互動對象的60%、40%。

――時政要聞、朋友圈動態、娛樂節目是他們上網的主要關注內容。其中,時政要聞佔比52.26%、朋友圈動態佔43.15%。

――對網絡功能的認知較爲多元,包括個人成長、學習、生活的多個方面。其中瞭解世界(70.5%)選擇人數最多,與學習相關的輔助學習(51.98%)、釋放學習壓力(51.6%)次之,與人溝通交流(51.5%)也是主要功能。

上述結果和你的認知一致嗎?

“這組數據有許多值得關注的地方,比如選擇學校、報刊書籍和長輩等傳統信息傳播方式爲信息獲取主要途徑的中學生均未超過半數。超七成的中學生上網是爲了瞭解世界,超五成是爲了釋放學習壓力。時政要聞是他們第一關注內容。”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負責人王新波說。

不少家長對上述結果感到意外。呼和浩特市某中學高一學生小曹的媽媽告訴記者:“我很吃驚,我一直覺得他玩手機就只是玩,沒想到還關注了不少社會熱點新聞。”爲求證調查結果,她選了幾個近期的時政話題同孩子交流,果然沒有難住這個高中生,而此前她從未發現孩子對這方面的內容有興趣。

2、00後的信息判斷標準對思政課意味着什麼

當記者和一個初二女孩聊起她熟知的流量明星,面對“你覺得他(某明星)是非常完美、值得信任和學習的人嗎?你會攢着零花錢買他做廣告的產品嗎?”等問題時,女孩用一種“大人果然什麼都不懂”的眼神看着記者說,“那都是‘人設’,我有限的零花錢當然不會亂買東西。”

前述調查顯示,00後中學生對觀點的採信標準選擇比例從高到低依次爲:老師或家長(56.89%)、自己(54.42%)、權威媒體(42.89%)。社會所擔心的來自“偶像”的價值判斷影響不足7%。

針對流行偶像對中學生價值觀影響程度問題,記者在光明日報微博做了一個小調查:近60%(422人)認同上述調查結果,即“偶像”對自己價值觀的影響力不足7%。這說明,在“追星”這個問題上,00後羣體表現出較強的理性與清醒。

“其實,00後中學生視野開闊,除了能夠便捷獲得各種間接經驗外,自己親眼觀察和親身參與的機會越來越多,現實和虛擬的參照越來越廣。以自身判斷爲信息採信標準的比例在初中生身上僅次於老師和家長,處於第二位,而在高中生身上就上升爲第一位。他們有較好的思維品質,思考問題時總能有自己的看法或有自己穩定的思考方式。遇到複雜問題,很大一部分被調查者會選擇主動積極求助和自主思考。”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志勇說。

除了表現出充分的自信與獨立,00後中學生也十分信任家長與老師。調查顯示,59.45%的中學生解決問題的首選方式是依靠老師或家長,勝於網絡搜索(56.19%)和與同學討論(約50%)。與此同時,孩子們雖然信任大人解決問題的能力,但和大人溝通的主動性不強:調查顯示,他們的真心話表達對象是好朋友(65.81%),父母低於半數,老師不足三成。針對這一特點,多位專家認爲,思政課教師可以更加主動地關心學生在現實生活中遇到的問題,贏得學生的信任,並且在課堂上更多使用現實案例教學方式,讓學生在感同身受中增加親近感、減少距離感。“但在互聯網時代,思政課教師走進學生內心讓學生講心裡話的難度增加了。這就要求思政課教師不僅要研究教學內容備好教案,更要研究學生狀態‘備’好學生;上好思政課,不僅要有效傳授知識,更要調動起學生思維、情緒的參與積極性,增加參與深度。”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督導評估研究所所長張寧娟說。

那麼,如何才能充分調動學生的學習興趣,提高他們的課堂參與度呢?我們需要了解00後對具有哪些特徵的信息更感興趣。調查結果顯示,受歡迎的信息特徵選擇比例從高到低依次爲:觀點新穎(60.56%)、對我有用(51.82%)、有圖有真相(51.35%)、邏輯嚴密(48.4%)、好玩有趣(44.03%)。

3、爲什麼隨着年級增高,講好思政課的難度在逐步加大

如果不考試,中學生還會願意上思政課嗎?

在以往的大衆印象中,思政課往往被貼上擡頭率不高、靠點名留人、程式化應答、空洞枯燥等標籤。然而,此次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二(76.9%)的00後中學生表示即使沒有考試,也願意上思政課,初中生做此選擇的比例更高,接近85.6%。五成人明確表示喜歡思政課。

這一局面的出現,得益於近年來思政課教學理念、教材編寫、師資水平、教學方法等的全方位改革

目前,中學生思政課教材主要包括統編教材《道德與法治》(初中版)和《思想政治》(高中版)。這兩本教材編寫充分吸收了十多年來德育課程改革成果,注重聯繫學生的生活經驗,通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法治等主題,由近及遠、由淺入深,教育引導學生認識和踐行。

調查發現,超過六成(67.8%)的00後中學生認爲思政課內容與自己的生活相關,63.1%感覺自己通過思政課學習,收穫很大。

不過,思政課內容還有較大提升空間。調研顯示,初中生認爲最應該再增加的思政課內容是心理健康,高中生則認爲最應該增加文化方面的內容。

“對初中生而言,做好心理健康教育既是思政課的內容之一,也是思政課走進學生內心的最好方式,須進一步得到重視。對於高中生而言,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既是賦能思政課的方式之一,也是引領思政課建設與改革的努力方向。”王新波說。

一個需要高度關注的現象是,就此次調研結果看,隨着年級增高,中學生對思政課的評價在走低。

“講好思政課的難度隨着學生年級的增長而逐步加大。形式上的改變、方法上的創新可能對年級低的學生管用,但如果不在內容上、思維上、道理上下功夫,年級越高,其思政課教學就越容易流於花裡胡哨的表面熱鬧,很難真正說服和吸引學生。”張寧娟說。

另一個需要關注的現象是,本次調查發現,學生對思政課的學習、喜歡程度隨着學校類型的不同體現出較大差異。民辦學校00後中學生表示喜歡思政課的比例更高,而職業高中的00後中學生喜歡思政課的比例較低;在學習思政課的意願方面,鄉村公辦學校00後中學生意願更高,而國際學校意願最低。

4、青少年對思政課的需求究竟是什麼

西北某市重點高中高一學生小盧挺喜歡思政課,“我們思政課老師大學剛畢業不久,思想能和我們‘同步’。她也刷短視頻什麼的,上課講的例子很有趣,我們說話她也很懂”。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老師在臺上講思政課,學生覺得你落後、古板,‘思想趕不上自己’,那課堂效果該向何處尋?”王新波表示。

中學生對思政課的“熱情密碼”是什麼?這是教育界始終在探究的問題。此次調查結果告訴我們,在學生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老師需要思考的是:對於一個總是在關注時政熱點新聞、視野開闊、具有較高信息獲取能力和獨立思考能力、以自身需求爲第一標準採納信息的青少年,你呈現給他一堂什麼樣的思政課纔是合格的?

“學生愛用B站和QQ,那我就用它們開闢育人主戰場,爲00後‘種草’思政課。”上海市閔行中學高中政治教師謝曉東說。

某中學從學生中徵集選定了100個問題,都是學生關於理想信念和人生價值觀感到困惑的問題,將解答融入思政課教學,以真問題喚起學生的真思考、真情感,效果良好。

張志勇說:“00後中學生在信息加工和信息輸出方面表現出超乎年齡的理性,隨着年齡的增長,他們日益要求獲取的信息必須具備高品質。思政課要想入腦入心,除了在形式上下功夫外,必須在講透講理講清楚上更下功夫。只有講透,才能滿足00後中學生的認知發展需要。這或許是思政課贏得高年級中學生喜愛的方式之一。”

2019年8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深化新時代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改革創新的若干意見》強調,要“統籌推進思政課課程內容建設”“遵循學生認知規律設計課程內容,體現不同學段特點”。

關注互聯網上的熱門事件,及時迴應學生困惑的熱點話題,充分利用互聯網上的教育教學資源,靈活運用圖片、音視頻素材等學生熱衷的信息形式引起學生注意、激發學習動機……這些做法,已經有許多學校和老師在嘗試,並取得了較好效果。

但是,隨着學生年級增長,對思政課的熱情和評價在下降,這一事實依然存在。

一場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及世界各國的抗疫表現,讓當下的中學生對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有了具體而明確的認知,愛國熱情空前高漲;黨史學習教育活動讓衆多年輕人更加崇拜革命先輩,在網上發出“這盛世如你所願”的感慨。那麼,爲什麼有的思政課堂依然寂寥?提高思政課教學質量和教學效果,應從哪些方面更進一步?這些問題,需要認真思考和解決。

5、尋找思政課供給與需求的結合點

專家們結合此次調查結果分析認爲,針對00後中學生認知特點已表現出的“移動互聯網+”鮮明特徵,思政課課程建設應熱情擁抱以互聯網爲基礎的新技術手段,充分利用網絡所提供的海量信息。

多元的常識、豐富的生活體驗,對認知體驗和參與程度的更高要求……00後中學生的認知特點表明,傳統單一途徑的教師講授已經不能完全適應他們的學習需求。“創新方式,加強有創意、有新意的活動設計,讓學生成爲資源共享者”,張寧娟認爲,這應成爲思政課教師關注的重點。

實踐是讓學生對理論產生探究熱情、並連接起兩者的橋樑,一個優秀的思政教師要懂得如何搭建這座橋樑。

“讓學生充分體驗!”2021年“最美教師”――華東師範大學第一附屬中學思政課教師陳明青在課上講完“我國的基本政治制度”後,組織學生模擬人民代表大會、政治協商會議。學生們爲了提出建議提案,主動去調研社區的殘疾人設施狀況,把眼睛蒙起來模擬盲人,實地考察。

張寧娟說:“思政課不同於單純的知識教育,它具有極強的綜合性。00後中學生受社會大環境和個體所處小環境的影響更加強烈,要做到知行合一更加具有挑戰性。因此,思政課必須與社會大課堂相結合,善於迴應學生成長問題,敢於直面社會熱點難點,以滿足00後中學生對認知體驗的高品質追求,將他們的知識學習、思維活動、情感參與和實際行動充分調動起來,澄清思想、回答疑惑、解決問題。”

“刻意爲之、脫離現實的思政課,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其消極作用顯而易見,就是打動不了學生,讓思政課越上越沒勁兒,讓思政教育離學生越來越遠。要打動學生,必須立足學生的思想實際和現實狀態,從知、情、意、行四個環節中的任一環節尋找突破口。打動學生的可能是認知上的啓迪,也可能是情感上的共鳴。”張寧娟說,“因此,教師要走進學生,觀察學生、瞭解學生、理解學生,與學生一起面對並幫助學生解決認知上的困惑、生活中的問題”。

要達到上述目的,核心是全面提升思政課教師素質。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辦好思想政治理論課關鍵在教師,關鍵在發揮教師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要讓真正有信仰的教師上講臺講信仰。

“思政課教師,堅定對教師職業的認同感、榮譽感僅僅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堅定馬克思主義信仰。教師不普通,思政課教師更不普通。”王新波說。

張寧娟認爲,近年來,思政課教師的專業地位和能力得到明顯改觀。但是,與高標準的思政工作目標相比,與00後青少年思想發展的需求相比,思政課教師的整體水平還有待提升。未來應從以下方面強化思政課教師能力:一是不斷豐富思政課的本體性知識。思政課涉及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等方面,是一個龐大的理論體系。講好思政課,必須深入學習理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必須體現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深度、厚度和時代性,而當前很多思政課教師在此方面還存在顯著短板。二是更好掌握思政課教學的條件性知識。譬如,對於當代中學生身心發展特點,尤其是心理狀態的瞭解,對於現代信息技術的熟練掌握與運用等。三是持續強化思政課教學的實踐性知識。不少思政課教師缺少實踐鍛鍊的平臺,一週幾節課,對於大多數思政課教師來說是遠遠不夠的。下一步應拓展平臺、整合資源,讓更多思政課教師在課堂上、在實踐中積累知識和經驗,讓越來越多的精品課程、精品課堂、魅力教師涌現出來。

(本報記者 李玉蘭 趙婧 學術支持: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執行院長、教育學部教授張志勇;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督導評估研究所所長張寧娟;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職業與繼續教育研究所負責人王新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