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強文化自覺 堅定文化自信

編輯感言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時代爲我國文藝繁榮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廣闊舞臺。推動社會主義文藝繁榮發展、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廣大文藝工作者義不容辭、重任在肩、大有作爲。”

歲末又至,鋪展2021年的宏闊畫卷,處處閃現着動人的細節:從三星堆考古新發現引發關注,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閃耀舞臺;從主旋律影視劇受到年輕觀衆歡迎,到紅色文旅持續升溫;從博物館、圖書館不斷提升公共文化服務水平,到文化藝術爲鄉村大地增添繽紛色彩……在時代發展中感受文藝脈動,文化的滋潤讓精神力量始終充盈。

這一年,紅色成爲影視領域的高頻詞。《覺醒年代》掀起年輕人追劇熱潮,《山海情》“出海”獲得衆多點贊,《長津湖》刷新中國電影票房紀錄,人們在影視作品中感悟家國情懷、獲取精神力量。

這一年,《千里江山圖》演繹成舞蹈詩劇,蘇繡版畫等非遺技藝展現生機,國潮文創、古風服飾等成爲時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日益融入生活、走進日常,展現出“火”起來的靈動模樣。

這一年,演出行業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蓬勃發展。話劇、戲曲、舞劇等領域,新創作品大量涌現,深耕內容提升質量。5G、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加快應用,創新展演形式。堅守藝術理想,追求德藝雙馨成爲業界共識,爲文藝工作者守正創新指明方向

這一年,“實施文化產業數字化戰略”正式寫入“十四五”規劃綱要。新技術、新手段,持續激發創意靈感。出版、文旅等傳統業態藉助數字化技術實現轉型升級,直播、短視頻等以數字技術和互聯網爲依託形成的新型文化產業蓬勃興起,文化場館打破物理邊界,雲觀展等新形態逐漸成爲常態。

年輪刻錄下感動、振奮,滿載美好期待。廣大文藝工作者將持續從時代之變、中國之進、人民之呼中提煉主題、萃取題材,展現中華歷史之美、山河之美、文化之美。

《覺醒年代》導演張永新——

真善美是最有力量的

《覺醒年代》開播當天,我們劇組每個人都熱淚盈眶,幸福感溢於言表。這一年來,這部劇收穫許多關注與肯定。回想起無數個晝夜連軸轉、歇人不歇工的日子,大家懷着敬畏之心,用集體的心血、智慧,以及澎湃的熱情,共同澆灌出了這朵花。

“拍片就像雙手捧水,務必十指並緊。否則,這裡漏一點那裡漏一點,作品的質量就糟啦。”謝晉導演說過的話,也是我的創作信念。

一部劇的成功涉及服化道、攝錄美等諸多工程,這是一場長考,考量着整個團隊的韌勁,絲毫不可懈怠。比如陳獨秀與蔡元培家中不同樣式的水杯;背景中一晃而過的羣衆演員,都有詳細的人物設定……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影像的真實感也就撲面而來。

整部劇從編劇創作到考證推敲、再到最終實現的過程歷經6年。如此長的創作週期,在今天的影視行業裡並不多見。

影視是講故事的藝術,真實是創作的第一要義。懸浮、虛構、不接地氣,絕不可取,真人、真情、真故事,才能做出真正讓觀衆喜歡的作品。從業20餘年,我始終相信,真善美是最有力量的,假惡醜會被摒棄和鞭撻。特別是今年以來,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創作要正本清源、守正創新已經成爲業內共識,我相信這也將成爲今後創作的常態。

近年來,主旋律影視劇越來越受到歡迎。今天的觀衆特別是年輕人,他們的愛國之心與劇中所描繪的那一代人是同頻共振的。

令人欣喜的是,許多主旋律影視劇在海外也收穫了好的反響,可見追求美好與善良的情感是人類共通的需求。講好中國的故事,就是要講好人的故事,講好中國人大愛與大美的故事,反映出時代的精氣神。中國影視走出去的過程,關鍵就是要用樸素而平實的視角,堂堂正正講好中國故事,既不仰視、也不俯視,既不妄自菲薄、也不沾沾自喜,讓全世界看到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這是影視工作者應當秉持的創作精神,也是我將一直努力奔赴的方向。

本報記者陳圓圓採訪整理

中國東方歌舞團編導周莉亞、韓真——

喚起觀衆內心的情感共鳴

前不久,我們圍繞《千里江山圖》創排的舞蹈詩劇《只此青綠》完成了首輪全國巡演。創作這部作品,源自2017年在故宮觀賞《千里江山圖》時感受到的震撼。真正開始創作,我們才意識到難度之大超乎想象

構思劇本時,我們和編劇坐了3天,也沒想出從何入手。於是我們買來宋代詩歌、宋朝美學等方面的書籍研讀,去故宮博物院瞭解文物修復,請非遺傳承人擔任顧問……瞭解得越深入,我們對傳統文化的敬畏心就越重,創作就越要一絲不苟。

我們希望作品體現靜觀縱觀宏觀。靜觀就是全劇以靜爲出發點,用充分留白給予觀衆思考和想象的空間;縱觀就是要展現歷史的縱深感;宏觀就是表達跨越千年的文脈傳承,禮讚中華文化。有觀衆說,看到舞臺上一輪明月朗照,展卷人與畫作者目光交匯,便會感到觸動。跨越千年,觀衆被劇中人感動時,其實喚起的是他們內心深處的情感共鳴,是刻在骨子裡的對傳統文化的熱愛。

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總能觸動我們,讓我們在創作中充滿激情。好的藝術作品對觀衆而言應該是“淺入深出”的。如果觀衆看完後能產生自豪感,調動起興趣與好奇,從而願意進一步瞭解傳統文化、瞭解歷史,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每一次創作都是艱難的。不管什麼題材,選擇了就要靜下心來好好去做。作爲創作者,我們希望不斷突破自己,給觀衆和舞臺帶來更多新意,儘管這樣做可能面臨失敗的風險,但我們也義無反顧。每接觸一個新領域、挖掘一個新題材,都像在自己面前打開一扇門,我們先要走進去,洗掉之前的習慣,讓自己脫胎換骨,然後才能指導演員。

明年,《只此青綠》預計還將繼續巡演,我們也將繼續打磨作品,讓它以更好的面貌展現在大家面前。演出的步伐不停,我們的創作也不會止步。

(本報記者曹雪盟採訪整理)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廠長速達——

動畫修復是致敬更是傳承

1983年,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第三部彩色動畫長片、中國第三部彩色動畫長片誕生,這就是《天書奇譚》。時隔38年,《天書奇譚4K紀念版》以嶄新面貌走上了大銀幕。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出品的動畫片,是不少70後、80後的童年記憶。我10多歲時在電視上看過這部動畫,記得有個畫面是主角吃餅,吃着吃着套到頭上,當時覺得太有趣了。

2018年,我們啓動超高清畫面修復及聲音修復工作,“翻新”這一膠片時代的經典動畫片。修復過程並不容易。首先需對原膠片進行整理,通過超聲波水洗清潔,再掃描至硬盤;然後進入顏色校正、逐幀修復、聲音掃描及修復階段;最後進行聲畫合成。團隊遵照“修舊如舊”原則,對影片進行去噪、去劃痕、色彩增強等處理,提升清晰度的同時,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原始動畫的筆觸和顆粒感。

《天書奇譚》是國產動畫的代表作,它告訴大家,有趣是動畫片的靈魂和生命。從專業角度來說,《天書奇譚》借鑑了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繪畫、雕塑、戲曲等藝術元素,比如片中很多角色形象來自戲曲造型。現在的動畫往往依賴真人動作捕捉來設計人物動作,但在《天書奇譚》中,可以看到很多動畫自身特性的體現。這些特質對當下的創作者而言是很好的學習教材。

數字技術使影片煥發出全新生命力。在我看來,修復的意義不僅在於重現,也是對過往創作的回顧,更是對當下動畫創作的啓迪。我們今天看動畫,要看得懂藝術家創作動畫的出發點是什麼、本心是什麼。藝術不是看着大數據創作,數據都是以往的東西;藝術是引領,創作者要堅持自己的藝術高度。

《天書奇譚》原片89分鐘,此次修復版本100分鐘,片尾加了幕後特輯,展現了修復過程和對老一輩動畫藝術家們的採訪,這是一種致敬,更是傳承。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2022年預計還將推出3部作品,其中動畫短片集《中國奇譚》集結10名年輕導演,用不同的藝術方式來講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故事,這也是一份薪火相傳。

這,是我們應有的堅守。

(本報記者曹玲娟採訪整理)

科普公衆星球研究所創始人耿華軍——

把大美中國講給更多人聽

即將過去的這一年,我和同事們見證了不少爆款作品的誕生:《100年,重塑山河》《報告地球,這裡是中國空間站》《這裡是中國2》……這也是星球研究所創立以來始終專注和努力的方向——從地理的視角講述腳下的土地,向大家普及硬核知識,傳遞中國之美。

互聯網時代,做科普,尤其是地理領域的科普並不容易,我們要和太多分散注意力的內容一起競爭。如何吸引用戶?我們選擇降低閱讀門檻,提高閱讀收益。首先,內容要相對通俗,用普通人能讀懂而不是太過專業艱深的話來拆解知識;其次,提供賞心悅目的視覺體驗,不管是圖片還是圖解,讓讀者一眼就能感受到極致的衝擊力;再次,作品傳遞的立意和價值觀也非常重要,希望大家能感受到國家的發展和變化,引發思考。當然,科普的通俗易懂和嚴謹準確很難兼得,我們在一次次碰撞中不斷摸索。每篇科普文章都會由七八個人的團隊,從查閱文獻到確定框架,再到圖表設計、內外審把關,投入一兩個月的時間細細打磨,對於內容的調整經常會持續到推送前的最後一刻。社交媒體上,粉絲的留言也是我們接收閱讀反饋、持續改進優化的重要途徑。

同時,我們不斷嘗試前沿的技術手段。作爲新媒體時代的內容生產者,我覺得數字技術對於內容的生產升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視覺化呈現、科普傳播等方面打開了更爲廣闊的想象空間。技術日新月異,未來我們會繼續擁抱新技術,這是不可或缺的,也是大勢所趨。

5年多來,星球研究所的團隊從一個人拓展到60多人,選題從江河山川延伸到超級工程、城市風情、宇宙星辰,產品類型從文章擴展到視頻、圖書,提供愈發多元的科普體驗。我和星球研究所一起成長,現在既是創作者,也是團隊的管理者,但我更希望將自己定義爲地理愛好者——熱愛星球,熱愛人類。這種熱愛驅動着我,持續去做科普這件有意思又有意義的事,和大家一道認識大美中國。

2022年就要來了,我期待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團隊,期待更多人能通過星球研究所這雙“眼睛”觀察和了解中國。我也希望自己有時間出去走一走,多看看祖國的錦繡山河

(本報記者管璇悅採訪整理)

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

打造沒有圍牆的博物館

對我而言,2021年是特別忙碌充實的一年。今年我們完成了三星堆博物館開放式文物修復館的建設,實施了青銅館陳列提升改造,確定了新館設計方案。這些工作對於提升三星堆博物館的陳列展覽品質、文物保護利用水平至關重要。

今年啓動的三星堆國家文物保護利用示範區創建工作,將成爲未來幾年我們各項工作的抓手。三星堆國家文物保護利用示範區以建設世界一流博物館、世界級文化遺址公園、世界知名旅遊目的地爲目標。其中,三星堆博物館新館建設是核心項目,建築面積達5.5萬平方米,建成後將大大提升博物館的接待服務能力和文化傳播能力。

今年,三星堆考古發掘進行了現場直播,公衆尤其是年輕人對文博的熱情空前高漲。三星堆博物館今年以來的遊客人數達到150多萬人次,是去年的5倍。博物館是公衆學習的課堂,也是深受喜愛的打卡地。遊客不僅爲文物所蘊含的深厚文化內涵和精美獨特的造型藝術所震撼,也對博物館的陳列展覽、接待服務、文創產品、配套設施等提出了更高的需求。

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願意走進博物館,學習歷史、瞭解文化,他們樂於互動參與,也願意表達,對文化衍生品有豐富的需求。這些都爲博物館進一步提升完善提供了方向,督促我們守正創新、砥礪前行,提供高質量的公共文化服務。

理想的博物館是沒有圍牆的。作爲文化傳播機構,爲公衆提供更多更優質的文化服務,是博物館的發展方向和重要使命。我們要順應時代要求,堅持以人民爲中心的創作導向,在觀念上轉變、方法上創新、內容上升級,不斷提高博物館文化傳播的輻射力、感染力和生命力。通過不懈努力,進一步提升博物館的社會服務水平和效能,讓博物館中的文物活起來,讓文物的價值內涵在現代社會中得以更充分地體現。

(本報記者智春麗採訪整理)

《 人民日報 》( 2021年12月29日 11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