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傀儡花 漫畫見證多元史觀

漫畫飛西啓表示,《傀儡花》改編以盡力還原原着爲目標。以衣着爲例,蝶妹造型就還原紅色背心客家服裝琉璃項鍊設計。(飛魚創意提供)

以「羅妹事件」出發,小說陳耀昌創作《傀儡花》,展現多元歷史觀點,不只改編影集斯卡羅》,也由去年甫以《電競世界沒有少女》出道的漫畫家飛西啓,改編爲漫畫《傀儡花》,引領讀者重返19世紀臺灣

飛西啓表示,雖站在現代人角度,都知道了羅妹號事件的結局,但小說結合虛實,創造出客家與原民混血角色「蝶妹」,藉由她居中穿針引線,歷史人物模樣更鮮明,讓人能對結局不斷保持好奇心,也激發對歷史觀點詮釋更多想法。但文學作品節奏,在漫畫中並不能完全套用,這也成爲改編最大的困難。

編劇分鏡、取材環節,靠強大團隊一一協助,飛西啓則專注在畫面下功夫。過去她學習的是油畫創作,因喜愛漫畫,自學生時期就開始以其他作品自制二次創作同人誌,因參加漫畫比賽機緣大學畢業即成爲全職創作者,此次是首回改編文學作品爲漫畫。

飛西啓表示,改編以盡力還原原着爲目標。以衣着爲例,蝶妹的造型就還原紅色背心的客家服裝、琉璃珠項鍊來設計,因故事包含原民族洋人福佬人等不同族羣,對族羣服裝考究也很重要。

有趣的是,飛西啓描繪到許多穿着裙裝男人,「例如排灣族男性,就穿着華麗裝飾的短版露腰上衣短裙,非常好看,很有魅力。也有描繪到英國商人畢克淋穿着蘇格蘭短裙的模樣。其實古代男性穿裙子不是奇怪的事情,但對應現代,就很有意思。」

閱讀原着,併爲作畫細節詳細考據,其實也如同爲飛西啓上一堂紮實的歷史課。飛西啓表示,過去閱讀歷史,不會細究到是以哪一方觀點在詮釋,但以羅妹號事件而言,過去歷史課本沒提的是原民發動攻擊的理由,而看似毫不相干的島嶼其他族羣,其實也都會因一場戰爭而深受影響,讓人深感,歷史原來是如此環環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