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青春風采,在科研一線追夢奔跑(青春派・創新創造 人生出彩①)

圖①:黃帆在工作中。   受訪者供圖   圖②:黃震與新一代載人飛船試驗返回艙。   受訪者供圖   圖③:盧琪(右)在影像科技虛擬攝影棚工作人員交流。   王全超攝(人民視覺)   版式設計:張丹峰

開欄的話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爲核心的黨中央站在黨和國家事業發展薪火相傳、後繼有人的戰略高度,關心青年成長成才、謀劃青年工作發展進步。廣大青年積極創新創造,成爲驅動中華民族加速邁向偉大復興的蓬勃力量。本版推出“創新創造  人生出彩”系列,聚焦各行各業青年羣體,對他們勇於創新創造、不斷取得成績進行深入報道。

科技自立自強是國家強盛之基、安全之要。實現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推動高質量發展,尤其需要創新精神。

有這樣一羣年輕人,他們緊盯科技前沿,聚焦國家發展戰略和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在基礎研究、重大項目、重點工程刻苦攻關,施展才華,在青春奮進中實現人生出彩。近日,記者走近3位科研一線青年骨幹,一起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黃震:

“能將個人理想和國家需要結合在一起,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先後參與神舟飛船、新一代載人飛船、月面着陸器等多個國家重大工程項目的研製和任務實施,帶領團隊設計神舟飛船與空間實驗室的停靠、手控交會對接、繞飛等重要技術方案……別看這位80後年紀不大,卻是航天工程的“老人兒”,他就是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總體設計部型號副總設計師黃震。

黃震與航天結緣始於2003年。當時,他在北京大學物理系讀大三。那一年,我國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成功發射,舉國上下一片歡騰。電視屏幕上奔騰的火焰,點燃了黃震的夢想

本科畢業後,黃震如願來到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2010年,黃震博士畢業,工作後接手的第一項任務就是確定神舟八號天宮一號交會對接的窗口時間。“那時他每天晚上12點多才下班,持續一年多沒歇過一天。”愛人關梅竹說,回家後,一個個問題還在他腦海裡盤旋。

功夫不負有心人。通過對軌道動力學和發射彈道的計算,黃震最終提出了一種可以精確計算神舟飛船發射時間的方法,精度可達到千分之一秒。“3、2、1,點火!”隨着指揮員一聲令下,火箭託舉着神舟八號穩穩地飛向太空。目睹這一幕,他激動萬分:“能將個人理想和國家需要結合在一起,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航天事業不允許絲毫鬆懈,更容不得半點閃失。”工作越久,黃震體會越深刻。在承擔神舟九號與天宮一號交會對接任務時,爲了找到最優的操作方法,黃震每天到實驗平臺上演練。半年多時間,他拿出了100多頁的手控交會對接方案。

交會對接的時候,航天員要瞄準十字靶標的靶心去操作對接手柄。然而在太空中,太陽光線轉動所產生的陰影會把靶心擋住,導致對接失去準頭。怎麼辦?黃震想出了一個“笨”辦法:畫點陣圖,然後對照太陽在一天中各個時間段的不同角度,用太陽高度角的方式往任何一個點陣去投影,分析各種遮擋情況進行計算。爲了驗證軟件計算的結果,他在家裡做了很多紙殼模型,用手電筒當投影反覆檢驗。

2012年6月,神舟九號在太空完成交會對接後,黃震在覆盤時將實際操作的影像與自己的方案進行了對比。“一行一行代碼顯示的陰影圖像,和天上實際拍的圖像一幀一幀比,完全嚴絲合縫!”對接大獲成功,黃震的內心無比欣慰,“這種感覺特別爽!”

一項項任務接踵而至。用3年時間,黃震帶領團隊成功發射全新構型的多用途飛船縮比返回艙,首創無控自由飛行策略,返回性能比神舟飛船提升55%;又用4年時間,做出全尺寸20多噸的新一代載人飛船試驗船,2020年5月成功實施高速再入飛行試驗,首次從8000公里的高度返回地球,落點精度達到10.8環,綜合技術指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我們實現了新一代載人飛船技術由‘跟跑’到‘並跑’再到部分‘領跑’的飛躍。”黃震的話語中充滿自豪。

隨着中國空間站成功建造,新一代載人飛船技術突破,我國已具備了開展載人登月的條件。“要讓中國人千年登月的夢想早日實現!”帶領平均年齡35歲的團隊,黃震又開始了研製月面着陸器的新徵程。

作爲我國載人航天領域最年輕的副總設計師之一,黃震先後獲得“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突出貢獻者”、航天創新獎、第二十六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等榮譽。“回望載人航天30年,一代又一代青年爲這個偉大的事業奉獻了青春與智慧。現在接力棒到了我們手中,唯有接續奮鬥,用成功報效祖國。”黃震深有感觸。

黃帆:

“用更多科研創新回報祖國,是青年一代科研工作者職責使命”

打開電腦,遠在50公里之外陽澄湖畔試驗田裡的實時景象近在眼前:綠瑩瑩的魚塘深處,一羣羣大眼睛、胖嘟嘟的鱸魚在畫面中輕快地游來游去,能清晰看到它們正在覓食、排便、吐泡。一般來說,魚塘中因有飼料、水生植物等,水體是渾濁不通透的。那麼,這個高清畫面是怎樣實現的?

“這樣的畫面並不是直接‘拍’到的,而是‘算’出來的。”蘇州蛟視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黃帆告訴記者,秘密就藏在安裝於魚塘池壁上的水下監測傳感器裡――不同於傳統成像的“所見即所得”,這種傳感器通過激光測距,能從模糊光影中全方位蒐集信息,從而得到增強的壓縮信號,在降噪後經過精密的算法解析,“拼”出清晰的圖像。目前,這一“黑科技”設備已遍佈蘇州水產技術推廣站的各級養殖田,能實現精準投喂、及時監測,提升農產品品質。

今年4月,35歲的黃帆憑藉“基於壓縮感知技術的激光測距成像系統”項目,在科技部主辦的首屆全國顛覆性技術創新大賽上,斬獲總決賽最高獎項。“激光雷達測距中,爲了分辨不同像素的光源,通常需要多路傳感器,不僅成本提高而且會互相干擾削弱信號,我們的技術是隻用一個傳感器接受所有光源,通過算法還原圖像,既降低了成本又增強了信號。”黃帆說,除了用於農業生產,該項目也在智能駕駛等領域有着廣泛應用,可以在雨雪天、霧霾天等惡劣環境下實現500米以上物體測距及成像功能。

黃帆是一名留學歸國創業青年。他本科就讀於華中科技大學,畢業後赴法留學,一直在激光照明和成像領域鑽研深耕,發表了多篇有影響力的論文。博士畢業的2015年,他站到了職業生涯的十字路口。

是更改國籍留下,還是回國從事科研?“我留學的初衷,就是爲了學以報國。”他毫不猶豫選擇了後者。當年9月,黃帆和同學參加了蘇州市政府在法國舉辦的“贏在蘇州”創新創業大賽(歐洲站),憑藉激光傳感器項目獲得一等獎,就此與蘇州結緣,帶着5名博士同學一起歸國創業。

創業之初,黃帆就致力於原始創新,希望實現從“0到1”的突破。和汽車上標配的LED燈、氙燈相比,激光大燈的光電轉換效率更高,有着廣闊的市場需求。研發出高質量的激光汽車大燈,是黃帆回國創業發起的第一個項目。

“創新沒有捷徑可走,科研是不斷試錯的過程,堅持到底才能柳暗花明。”黃帆說,從2016年到2019年,他和團隊成員們從研究市場定位着手,一遍遍打磨加工工藝、嘗試了上百種材料、做出三代產品,最終研發出一款能耐受強光衝擊的人工陶瓷材料,從而打破國外技術壟斷,實現了產業化,不但在激光大燈領域佔領國內市場最大份額,還出口到海外市場。

創業以來,黃帆先後吸引了多名海外歸國博士加入自己的團隊,大家因爲有着共同的科研目標和科技報國的理想信念走到一起、並肩作戰。這支近70人的年輕團隊,平均年齡只有35歲。

今年5月,黃帆獲得第二十六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用更多科研創新回報祖國,是青年一代科研工作者的職責使命。”他說。

盧琪:

“研發新技術不能只爲了經濟利益,要爭取創造更多社會價值”

雖然公司總部在重慶,但盧琪每個月只在這裡待幾天,其餘時間都在外奔波。90後盧琪是一名北京小夥,擔任達瓦未來(重慶)影像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致力於虛擬現實數字技術研發。

愛折騰、好創新,他從大學開始就與衆不同。2011年,盧琪在學校創新大賽裡贏得1萬多元獎金,從此開始試水創業。因爲熱愛虛擬現實,盧琪決定進軍這個領域,在2014年創立達瓦未來(北京)影像科技有限公司。當時,很多虛擬現實技術在國外已經成熟,但並不對外開放,國內不少公司往往“一買了之”。盧琪心有不甘,從一開始就篤定要自主研發。

創業之路並不平坦,起初幾年,公司在技術上取得突破,卻沒有市場,一直在“燒錢”。“沒有人相信我們,他們覺得這種技術不可能被一家初創的小公司掌握。”回憶當時情形,盧琪告訴記者,公司一度交不起2000元的電費,自己只好賣車“求生”。

2018年,創業終於迎來轉機。當時,重慶市永川區赴北京舉行招商推介會,一番交流後,盧琪與當地一拍即合,達瓦重慶公司正式在永川成立。各方予以大力支持,爲盧琪解決資金、人才等需求缺口,公司駛入發展快車道。

“實時數字人”是他們研發的成果之一――在專門的攝影棚裡,一名工作人員穿戴整套“黑科技”設備,全身共有57個反光點輕巧的裝置,他的每個動作都能被及時捕捉,並通過實時影像技術再現一個虛擬的自己。盧琪介紹,“實時數字人”可廣泛應用於數字影視、虛擬偶像、虛擬演播等領域,實時影像技術可大幅提升影視、動漫、遊戲等產業的規模生產效率,並大幅降低生產成本。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2019年,盧琪帶領達瓦公司從1000多家競標企業中脫穎而出,參與“國慶70週年閱兵模擬仿真系統”建設,提高閱兵預演效率。團隊還助力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建設數字化推演演練系統,運用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等多種科技成果,讓開幕式團隊預覽各種表演方案三維效果,減少人力消耗……

基於在促進我國數字內容產業、大數據產業健康發展作出的貢獻,今年5月,盧琪榮獲第二十六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對於未來,盧琪希望搭建通用數字框架,把公司的技術向行業開放,降低技術使用門檻,讓更多人像用傻瓜相機一樣輕鬆使用虛擬技術。“研發新技術不能只爲了經濟利益,要爭取創造更多社會價值。”盧琪說。

儘管獲得不少榮譽,公司發展勢頭良好,盧琪卻很謙虛:“逆境時知道難關在哪裡,順境時卻可能面臨意想不到的危險。”他仍然保持着初創時的銳氣與淡定,積極開拓新事業,看淡過往榮譽。“爭其自然,順其自然。”他的微信簽名如是說。

《 人民日報 》( 2022年07月10日 0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