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聲響起 健保費率要破5%

健保安全準備金明年將低於1個月,調漲費率已成定局。相關人士指出,考量民衆接受度,此次費率不會漲足,有機會落在5.26%左右。圖爲民衆在新光醫院內繳費領藥。(本報資料照片

健保改革可能方向

健保安全準備金明年將低於1個月,調漲費率已成定局。據估算,明年費率須調到5.79%才能達到財務平衡,相關人士指出,考量民衆接受度,此次費率不會漲足,有機會落在5.26%左右,也可能同時搭配部分負擔,或將總額成長率往下壓,只漲一點費率,讓財務問題多拖1年,待疫情結束再討論。

調漲後 每年恐多付864元

目前健保亦針對藥費檢驗檢查及慢箋加收部分負擔進行討論,但在疫情期間是否能推成,還是未知數,衛福部政院態度會是關鍵

全民健保1995年開辦,一般保險費費率兩度調漲,從4.25%調至5.17%。二代健保實施後,因加收補充保費,健保費二度調降至4.69%。明年費率若落在5.26%,以月薪4.2萬上班族爲例,每月保費從591元增至663元,等於每月要多付約72元保費,相當1個便當的價格,1年下來要多付的保費約有864元。

相關人士指出,考量民衆接受度,明年費率有機會落在5.26%左右。另一項可能的方案,則是調費率的同時,將總額成長率往下壓,藉由控制支出來減少財務衝擊。此外,現亦傳出,政府也可能只漲一點費率,把財務問題往後拖,到疫苗問世、疫情結束,各界壓力趨緩再討論。

壓低總額成長率 減支出

陽明大學衛所教授周穎政表示,醫療費用成長是因科技進展人口老化,政府必須據此來調費率,若這次幅度小,2、3年後還要再調,幅度高,那可能就5、6年後再調。

淡江大學會計系副教授韓幸紋表示,若說現在有疫情不是好時機,再過幾年又要選舉,恐怕也不是好時機。

韓幸紋表示,費率漲幅不高,部分負擔勢必要搭配進行調整。不管藥費或是其他如慢箋的部分負擔,都須設定上限,纔不會對民衆造成太大沖擊。若部分負擔收的多,對經濟弱勢的保護就必須有配套。她認爲,調費率比推部分負擔重要,只是負擔60%的僱主會是大阻力,長遠來看,將僱主保費的計算方式與一般人脫鉤值得嘗試

設定上限 降低民衆衝擊

周穎政則認爲,部分負擔必須討論,但應和總額綁在一起,而不是總額協商完,才討論要不要推。部分負擔的重點不是改善財務,而是引導民衆做有價值的醫療,總額先訂了再推,那減少的醫療行爲算在哪?部分負擔值得做,有空間做,但某方面也會減少風險保障,影響弱勢民衆的照顧,這些問題都需考量。